• 《云泥之别》沈妧穆时霆小说全集-经典小说云泥之别续集

    热门好书《云泥之别》由著名作者秦暖阳唐泽宸著作的言情小说,文中主角是沈妧穆时霆,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即使是第1章开始第一章 云泥之别 北城的夏格外酷热,连绵不断的雨却平添了丝寒意。 医院里。 闻歌穿着一件长袖T恤,却掩不住她的瘦骨嶙峋:“宋医生,我放弃了。” 很久之前,她的胃就一抽一抽的疼,但手里没钱,所...

    《云泥之别》沈妧穆时霆小说全集-经典小说云泥之别续集

    第一章 云泥之别

    北城的夏格外酷热,连绵不断的雨却平添了丝寒意。

    医院里。

    闻歌穿着一件长袖T恤,却掩不住她的瘦骨嶙峋:“宋医生,我放弃了。”

    很久之前,她的胃就一抽一抽的疼,但手里没钱,所以拖到了现在才攒够钱来做检查,却没想到会是胃癌晚期。

    宋诺看着闻歌,视线落在她胳膊上明显被掐出来的青紫,不由多问了嘴:“你想清楚了,确定要放弃治疗?”

    闻歌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整个人往衣服里缩着,试图避开他的视线:“嗯,辛苦你了。”

    就这么死去,对大家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说完,闻歌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宋诺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当夜。

    温家别墅一片欢腾。

    今天是温家继承人温少远的生日,也是他正式接手温家的宣告会。

    闻歌缩在院内一角,嘴唇早已经冻得发紫,可她却只是抻着脖子往外张望。

    一辆又一辆的车驶进来,但都不是她在等的那人。

    这时,白色宾利车里下来一人。

    闻歌看着,眼中亮起一道光,忙朝着那人跑过去:“少远!”

    温少远看着她身上洗到发白的破旧衣物,眉心紧皱:“今天宴会,北城富商云集,你身为闻家小姐,穿着打扮还是要体面一些。”

    闻歌笑容僵了瞬,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他干净整洁的西服,强撑着笑说:“除了你,谁知道闻家还有我这么个人。”

    说完,她将一直藏在怀里的蛋糕献宝一样递到了温少远的面前:“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生日蛋糕,你快尝尝。”

    这是她第一次做蛋糕,虽然失败了无数次,甚至还因为偷用了闻家厨房挨了佣人的骂,但只要温少远喜欢,她就觉得值得。

    可他却只是冷淡的看着,丝毫没有接过的意思。

    闻歌见状忙解释:“我知道你不吃奶油,这上面我都是用白巧涂的层,你放心吃。”

    她又把蛋糕往前递了递。

    温少远听言却只觉烦躁:“不需要。”

    说完,他便越过她往客厅内走去。

    闻歌看了眼手中的蛋糕,忙追上去将蛋糕盒塞在他手里:“你尝尝吧,我做的很好吃的。”

    像是怕被拒绝,她连忙转身跑开了。

    温家别墅外。

    闻菀听着里面时不时传出的狂欢声,低声祝福着:“生日快乐啊,少远。”

    而后转身刚要离去,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仓促叫喊。

    “让开让开!”

    闻菀下意识的回头,就看见两个温家佣人拖着两大袋垃圾越过自己,走向一旁的垃圾堆。

    “哗!”垃圾袋倒下来,里面的垃圾倾泻而出。

    而那最上面熟悉不已的蛋糕盒令闻歌不能忽视,她一步一步走上去。

    那还未开封的蛋糕盒被垃圾压扁,里面的蛋糕也被压成泥,不成样子。

    垃圾的酸臭味不断往鼻间涌着。

    闻菀胃里不住的反着酸水,可她只是怔怔的看着那蛋糕。

    身后,温家佣人的谈论声不绝于耳。

    她本来没在意,却突然听到了‘温少远’的名字。

    闻菀转头看去,就听她们接着说:“刚刚温老爷子宣布了温少远少爷的婚讯,他就要和闻念露小姐结婚了!”

    第二章 不堪

    结婚!

    闻歌震了瞬,脑海之中霎时一片空白。

    远处灯火如昼,她置身黑暗之中,手脚冰凉。

    闻歌不知道是怎么走回的闻家,她站在门厅,听着客厅内的闻家人谈论着刚刚听闻的婚事。

    时间点点过去,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闻歌一直知道闻家人厌恶她。

    只因为弟弟出生后,他们的父母出了车祸双双身死,所以闻家人将他们姐弟俩当做扫把星,就连佣人都可以随意苛责。

    闻歌悄声绕过她们走向角落里的下人房,那是她和弟弟在闻家的住所。

    可这时,下楼的闻老太太看见了她。

    她手中的拐杖“砰砰”拄了两下地,厉声呵斥:“你身为闻家人,穿成这幅模样像什么样子?去你爸妈遗像前跪着认错去!”

    闻歌不敢反抗,只怕惹她生气牵扯到弟弟。

    不知道跪了多久,直到一个佣人眼含鄙夷走过来:“念露小姐回来了,老夫人说你可以滚回去了。”

    闻念露是大伯家的女儿,比她早出生几个小时,也是闻老太太最疼爱的孙女儿。

    闻歌垂眸掩去眼里的情绪,起身一瘸一拐的回到下人房。

    她只庆幸弟弟现在面临高考,在学校住宿,不会回来看到自己这样狼狈的一面。

    夜深,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闻歌躺在床上只觉得脑袋烧的滚烫,手脚却冷的发抖。

    她扯过薄薄的被子胡乱将自己裹紧,却仍挡不住潮湿的冷气。

    昏昏沉沉中,闻菀恍惚间仿佛看见了五年前的那天。

    温少远随着父亲一起来参加闻念露的生日宴。

    没人记得,那天也是她的生日。

    她站在角落里,看着闻念露对着蛋糕许愿,也跟着闭上眼祝福自己生日快乐。

    睁眼时,却看到温少远站在面前说:“今天也是你生日?生日快乐。”

    那一瞬,他就如同一缕阳光一样照耀在自己的世界里,带给她为数不多的温暖。

    这一点温暖,闻歌记了五年。

    可现在,他终究要属于别人了。

    一直忍着的眼泪终究落了下来,洇湿了枕头……

    不过两天,温少远和闻念露一月后结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北城。

    闻歌听着客厅里闻家人议论着婚事安排,再想到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突然想要放肆一回。

    她要去找温少远!

    想到他之前说的话,闻歌翻箱倒柜终于翻出了一件看上去崭新的衣裙。

    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闻念露淘汰了的衣裙。

    她想着喉间酸涩一片,可还是换上了这件唯一的‘新衣’。

    雨滴答滴答的下着。

    之前她来过几次温家,佣人都知道她是谁,见她过来也不知道该不该拦。

    就这样,闻歌畅通无阻的走了进去。

    大厅里,温少远正在看财经新闻,听到脚步声,转头看过来。

    闻歌的发丝沾在脸上,有些狼狈,可还是迎着他的目光问:“你喜欢闻念露吗?”

    温少远皱眉,目光如刀上上下下将她扫视了一遍。

    闻歌本就瘦弱,如今患病更是皮包骨般。

    这衣裙在她身上,格外不合身,再配上她此刻发白的脸,怪异至极。

    “我的事和你无关,闻小姐请回。”

    温少远语气疏离,说完就让佣人把她强行带出了温家。

    温家门外。

    闻歌带来的伞落在了温家门厅,她呆呆的站着,倾盆的雨霎时浇透了身上单薄的裙子。

    可她只是看着温家半敞的窗中露出来的半边身影。

    除了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亲弟弟,她最在乎的人只有温少远。

    可如今他却说他的事情和自己无关。

    雨水清凉,可此刻却如像一杯冰刀割着她的胃。

    闻歌眼前一片昏花,唯有喉间弥漫的血腥味,提醒着她此刻有多不堪……

    第三章 深情不悔

    雨下了整日。

    入夜,温少远刚出别墅准备去参见一个晚宴。

    却见闻歌竟还站在门外,没有离开。

    而闻歌瞧见他出来,刚要上前,可眼前却一阵发黑,整个人朝地上栽倒。

    这时,温少远伸手扶住了她,让她免于摔倒。

    闻歌堪堪站稳,等到眼前重新恢复了清明,她忙退后了两步。

    可身上脏污的雨水还是沾湿了他干洁的西装:“对不起,我……”

    温少远冷着一张脸:“不必。”

    他甚至没有听完她的话,就径直越过她朝车上走去。

    闻歌心中刚刚升腾起的温暖迅速凉了下去,喉间一片酸涩。

    望着他的背影,闻歌再度执拗的问:“你是真心想要娶她吗?”

    温少远只是自顾坐上车,偏头瞥了她一眼:“是我求婚。”

    “嘭!”车门关上,遮挡了视线。

    闻歌怔在原地,看着车疾驰而去。

    原来这是他的意思,那自己也就放心了。

    她该笑着祝福,可不知为何,眼眶却是一片滚烫,笑不出来……

    闻歌浑浑噩噩的回到闻家,走进了灵堂。

    屋内一片昏暗。

    她跪在地上,看着台上父母的遗像,满目悲伤。

    “时间过得快,转眼你们就走了十七年了,弟弟也马上要高考了。我知道,这些年他是为了我才留在闻家,不过很快,属于他的噩梦就要结束了。女儿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病,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病拖累他了……”

    闻歌低诉着,胃里突然一阵刺痛,她握拳的手紧抵着胃试图平复,却毫无用处。

    许久,她才缓了过来。

    “还有一件事女儿一直没有和你们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喜欢了很多年,只是他很快就要和闻念露结婚了。”

    闻歌的声音轻不可闻,却承载了五年来的深情。

    寂静侵袭着灵堂。

    很久,闻歌撑着麻木的腿站起身。

    “爸,妈,等他和闻念露结婚,等弟弟高考结束能离开闻家,女儿便能安心的去陪你们。”

    只是希望,她还能坚持到那一天……

    三天后。

    闻歌正坐在房内发呆。

    突然,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被推开。

    她转头看去,却看见自己的亲弟弟闻亦舟走了进来:“姐,我回来了!”

    少年高大的身影几乎挤不进这破败狭小的下人房,闻歌看着,心中一片酸涩。

    如果没有自己的话,他根本不用再回来闻家,他也可以过得更好!

    但很快,他就可以自由了……

    闻歌垂下眸想掩住自己的情绪,突然,她看见闻亦舟锁骨上明显是被人殴打出来的青紫陡然怔住。

    她心尖一颤,怕自己错看,忙将人拉住细细检查着。

    闻亦舟忙要挣脱她的手,却又怕伤到她,只能不自在的任她看。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闻歌一连几问,难掩心中的焦急担忧。

    她这辈子努力的活着,拼命挣钱,为的就是闻亦舟能好好的,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竟然受了这么些的伤。

    所以他这么多天不回来,不是因为要冲刺高考,而是不想让自己发现他满身的伤……

    闻歌看着闻亦舟小心翼翼的将伤痕掩盖的动作,眼眶通红一片:“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说着,她拉着人往外走。

    闻亦舟发现了她通红的眼,慌乱的伸出手擦拭着:“你哭什么,我是男子汉了,一点小伤又不疼,真的,你看!”

    说着,他还伸手往那青紫上重重的捶了一下。

    闻歌很明显的看见闻亦舟脸色白了瞬,可他还是笑着忍着,不让她担忧。

    那一瞬,闻歌一颗心像是被人捏紧,直至窒息!

    第四章 曾答应的事

    夏日炽热,连吹进来的风都带着燥。

    闻亦舟看着不说话的闻歌,有些慌的伸手扯了扯她手腕:“姐,我真的不疼。”

    闻言,闻歌鼻尖又一阵酸涩,可她忍了下来,紧紧抱住了弟弟:“舟舟,答应姐姐,不管有什么事,你都要和姐姐说好不好?”

    闻歌心里清楚,闻亦舟身上这些伤怕都是闻家那些小辈动的手。

    要是换了旁人,他定然不会受伤。

    而他之所以忍受闻家人,也是为了不让闻家人迁怒自己,报复到她身上……

    如果没有她,闻亦舟根本无需忍受这些,他可以脱离闻家,而不是现在这样。


    她再也不想做他的累赘了。

    闻亦舟不知道闻歌的心思,只当她还在担心自己,只能沉默的抱着她让她安心。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小心翼翼的措辞:“我听说6月12日,温少远要和闻念露结婚了?”

    闻歌身子一僵,缓慢松开了手,装作平静回:“是啊,少远喜欢她,他们两个很配。”

    闻亦舟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戳破她的伪装:“那姐姐呢?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他吗?”

    “……”

    闻歌沉默了瞬,才低声开口:“喜欢,可也只是喜欢。他那样的人,只有闻念露才配的上。我不行的。”

    她的话让闻亦舟再无话可说,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姐姐很好,是温少远不配你。”

    闻歌听着,心里滚烫,却没再说话。

    只是拿过一旁的药酒,熟练的给闻亦舟按摩着。

    等到闻亦舟回学校之后,闻歌心中盘算着她剩下的天数,第二天天一亮便过去了医院。

    医院。

    闻歌看着宋诺,哑声问:“宋医生,如果我买些药吃的话,能不能多活一阵子?哪怕让我过完6月12也行。”

    那天是温少远和闻念露的结婚日。

    宋诺摇了摇头:“太晚了,你现在的病情就算是住院治疗也改变不了什么。”

    这样的结果闻歌不意外,只是有些难过。

    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她始终要带着遗憾离开。

    不过幸好,她还能挨过闻亦舟高考。

    温氏集团楼下。

    闻歌在地下停车场等了很久,才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她伸手拦住了要离开的温少远。

    男人脸上染了一丝薄怒,他以为那天回答完她的话就算结束了。

    没想到,她竟然还跑到这儿来纠缠。

    温少远冷着脸不愿意理会她,拉开车门就要上车。

    闻歌一急,连忙扯住了他西服一角,却在看见男人眼中的嫌弃和厌烦之后,立刻松了手。

    嫌弃的目光自己在闻家见得许多,却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尖锐刺骨。

    她不愿再看,张了张唇:“如果一切都能回到最初该多好……”

    至少那时候,他还能笑着对她说一句祝愿,而不是现在这样冷眼相待。

    温少远莫名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她目光复杂:“你说什么?”

    闻歌却没有回答,将所有的情绪压下,然后将一直带着的项链取下。

    “你当初给我这项链的时候,曾经说过你会答应我一件事,现在还算数么?”

    温少远脸色骤然冷了下来:“你想要什么?”

    闻歌见他的反应,心中发苦,却还是开口提了要求:

    “你和闻念露的婚礼,我要当唯一的伴娘。”

    第五章 回不到初见

    温少远微微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唇角勾起一个带着寒意的笑容。

    “伴娘?你是真的想当伴娘还是想借此破坏我的婚礼?”

    他的质问来的突然,闻歌愕然失声。

    她没想到,温少远会这么想自己。

    闻歌连声解释:“你误会了,我真的只是想当一个伴娘。”

    她只是想要看着他得到幸福。

    像小时候借着闻念露生日祝福自己一样,她也只是想站在那个台上,在他对闻念露说出那句‘我愿意’的时候,在心里默默的跟一句‘我愿意’。

    闻歌清楚,自己这样隐秘的心思不能宣之于口,她只能是将项链塞进了温少远的手中。

    “就当我求你!”

    项链微凉,落在掌心驱走夏日的躁。

    温少远眼底氤氲着莫名的情绪:“你想好了?只用这项链换这个要求?钱也好,房车也罢,你换一个我也会答应你。”

    他的话如刀刺着闻歌早就千疮百孔的心。

    她扯动着唇角,重重的点了点头:“想好了,所以你答应吗?”

    温少远眸光一沉:“婚礼那天,我会让人带你过去。闻小姐请记住自己的话,如果婚礼因你出了意外……”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闻歌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威胁。

    她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温少远已经上车离去。

    而那条沾染了他温度的项链就这么“啪嗒”一声,摔落在地。

    那一声很轻,可落在闻歌心中犹如雷鸣。

    她连忙蹲下身将项链拾起,再抬眼,却只能看到温少远驱车离去的尾灯。

    不过几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闻歌不知道,不明白,却无人可问。

    地下停车场冷气十足,冻的人发抖。

    她慢慢站起身,眼前又是一阵发昏,手脚一阵脱力。

    许久,闻歌缓过来,慢慢走出了停车场。

    外面阳光刺眼,她抬头看着,恍然明白,她和温少远,再也回不到初见的时候了。

    闻家。

    下午没课的闻亦舟在下人房等了很久,才等回了闻歌。

    他看着她灰败的脸,眼底闪过心疼:“姐,你是去找他了?”

    闻歌没有回答,沉默的坐在一旁出神。

    闻亦舟见状轻叹一口气,蹲在她身前仰头看着她,整个人看上去乖巧可爱:“姐……”

    闻歌看着他眼中的担忧,勉强扯动唇角,露出一个笑容:“我去找了他,说要当他们婚礼唯一的伴娘。”

    闻亦舟闻言,倏然站起身想要说些什么,可看着她眼角的泪痕,他还是忍了回去,抬手盖住她的眼。

    “我知道你很难受,要是想哭就哭吧,我帮你挡着,谁也不会知道。”

    闻言,闻歌鼻尖一酸,却深吸了一口气忍住:“没什么哭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闻亦舟看着,慢慢撤下了手:“不去了好不好?我不想你难过。”

    他的姐姐那么好,凭什么要为了温少远悲伤难过?

    眼睁睁看着他娶了别人,那该是怎样的心痛。

    闻歌知道闻亦舟为什么这样,她伸出手握住他,将自己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舟舟,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同意,可这是姐姐的心愿,我和他没有可能,能站在婚礼台上看着他结婚,我很高兴。还有你,你要好好的,就算有一天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闻亦舟闻言心莫名一慌,反驳说:“你在胡说些什么,你一定会一直陪着我的,你答应过我的,我们姐弟两个人一辈子不分开!”

    “人总是要长大的,娶妻生子,我也要嫁人,怎么可能一辈子不分开。”

    闻歌攥着他的手,描述永远不可能出现的画面:“等你考上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有了养活自己的能力,你就该去过你想过的生活,我也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

    她这几句话,在闻亦舟心底划过涟漪。

    一种心疼感排山倒海得从心底蔓延,闻亦舟一瞬不瞬的看着闻歌,喉间发涩:“我会努力赚钱的。”

    第六章 积压的委屈

    傍晚的风吹过,柳蔓飘飘。

    闻歌目送着闻亦舟进了学校,转身往闻家回去。

    她知道自己刚刚的话,可能会伤害到弟弟。

    可有些话总是要说的,现在说,最起码让他有个准备,总好过自己真的濒死才说这些,让他无法承受。

    翌日。

    闻歌从床上爬起,浑身无力。

    胃癌的病症越来越严重,她甚至吃不下饭。

    可她还是强逼着自己吃些东西。

    刚开门走出下人房,闻歌就看到一个佣人堵在了面前:“老太太在客厅等你,有话跟你说。”

    闻歌愣了下,跟在她身后过去,眼中满是疑惑。

    闻老太太向来不喜她,又怎么会有话和自己说。

    客厅。

    闻歌刚走过去,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那抹熟悉的身影——温少远。

    他怎么会在这儿?

    带着更深的疑惑,闻歌走到闻老太太身边,恭敬喊了声:“奶奶。”

    闻老太太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对温少远说:“她什么都不懂,你确定要她当念露伴娘团中的一个?”

    “我确定。”

    温少远的回答响在耳畔,闻歌倏然转头望去,眼中满是震惊。

    不是说好是唯一的伴娘么?为什么现在变成了其中的一个?

    他不是已经答应她了吗?为什么要变卦!

    闻歌手紧攥着拳,指甲扣进肉里。

    这时,闻老太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连玻璃和钻石都分不清,根本不配给念露当伴娘,还是算了吧。”

    闻老太太的语气里全是对她不遗余力的贬低和厌恶。

    闻歌本来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她的态度,可如今却当着温少远的面,竟还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不知道温少远听到闻老太太这样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就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心底那微不可见的希冀。

    可温少远恍若未闻,只是说:“念露曾说希望她能当伴娘,奶奶就当圆了念露的一个梦。”

    “那好,既然是念露说的,那就听她的。”

    听到闻念露的意思,闻老太太马上就同意了。

    然后和温少远商量起了婚礼的事情,全然忘了站在一旁的闻歌。

    两人的话落在她的耳边,闻歌死死咬住下唇,却还是难以忽视心口处传来的钝痛。

    没有吃早饭的胃忽然泛起恶心。

    闻歌怕自己的病被发现,来不及说一句匆忙离开。

    闻老太太瞧见皱起了眉:“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比不上我们念露一根头发丝!”

    闻歌听着,脚步一顿,最终还是快步离开。

    却错过了温少远眼底的深沉。

    洗手间。

    水流声淙淙,遮掩了干呕声。

    闻歌撑着洗手池,看着池底还未被水冲刷干净的红,唇齿间满是血腥味。

    她连捧了几次冰凉的水才压下那股腥甜。

    抬头看着镜中面无血色的自己,闻菀抬头在脸上拍了又拍,直到上面泛起丝丝健康的红晕,她才出了门。

    闻家别墅外。

    初夏的烈日正盛,热浪席卷了全身。

    不知过了多久,闻歌几乎摇摇欲坠,才终于看见温少远出来。

    她强撑着眼前的清明,上前拦住了他:“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解释的吗?”

    为什么答应了她,却又变卦?

    温少远一言不发的绕过了她。

    闻歌忍着晒得几乎昏眩的身子,追了上去站在他面前:“你明明答应了我!我不会破坏你的婚礼,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呢?”

    他怎么能反悔呢?

    这是她这么多年提出的唯一要求,他答应了,却又反悔……

    闻歌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仿佛积压了无数的委屈,甚至比上次温少远说他的事和她无关的时候还要委屈。

    过了很久,温少远才开口:“你这又是何必,不过一场婚礼。”

    迎着他的目光,闻歌一字一句说:“可这是你的婚礼!”

    第七章 知足

    夏日热浪翻涌,可闻歌的心却寒凉彻骨。

    温少远走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了自己一眼。

    目送着他背影离去,闻歌想追上前,却再没了力气……

    她想,虽不是唯一的伴娘,但能和他站在同一个婚台上,已经很好了。

    她……该知足了!

    时间越来越临近温少远的婚礼,闻歌去温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6月2日,距离婚礼只有十天了。

    温家。

    温少远看着手中平板上“温氏继承人完婚在即,未婚妻堂妹却频繁出入……”这种赫然是外界新闻记者乱起的标题,眼底神色晦暗不明。

    自从那天他从闻家别墅回来以后,闻歌虽然常来温家,但几乎没有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温少远不知道她怎么了,但心里却莫名的升起些烦闷。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堂妹,看来你真的经常来温家,佣人似乎都认识你啦。”

    温少远抬头看去,就瞧见闻歌和身边的闻念露相携走进来。

    一旁的闻歌苍白着脸,她过来本来是想找温少远,却不曾想遇到了过来的闻念露。

    温少远看着两人,眼底掠过了莫名的情绪。

    闻念露也看见了温少远,上前坐在他身边亲近说:“我想见你,又进不来温家,幸好有闻歌儿在,佣人都没拦着。”

    闻歌没说话,目光只是落在沙发上两人挽在一起的手臂上。

    温少远看了闻歌一眼,突然开口:“婚礼的事情差不多安排好了,你之后不用过来了。”

    闻歌倏然抬头,怔愣过后有些无措。

    四目相对,没人说话。

    一旁的闻念露却开口埋怨:“少远!闻歌儿是我堂妹!你怎么能这么凶她!”

    说完她还朝闻歌招了招手:“闻歌儿过来坐,你也别怪少远,他肯定是因为外界那些谣言才这么说的!”

    闻歌没有动,目光落在沉默的温少远身上,心中苦涩蔓延。

    网上那些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谣言,将她小时候那些事都扒了出来,还有那些她珍而重之的与温少远的记忆,每一件都变成了记者口诛笔伐的利刃,刀刀刺着她的心。

    可她心里清楚,那些往事,除了自己没有人在意,包括温少远。

    闻歌手指纠的更紧。

    这时,温少远吐出了一句话:“婚礼在即,我不想那些莫须有的谣言影响我的婚礼。”

    闻歌垂在一边的手紧紧攥着,连指甲陷入了肉里都恍若未知。

    闻歌竭力稳住自己濒临崩溃的情绪,哑声回:“对不起,是我……”

    她猛然间剧烈的咳嗽起来,连话都再也说不出来了。

    温少远眉头轻皱。

    闻念露却焦急起身上前扶着闻歌几乎摇摇欲坠的身子:“你脸色好差,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没有关系的,只是感冒。”

    闻歌忍着喉间的腥甜拒绝着,目光触及到一言不发的温少远,眼神终于黯淡下去:“我还有些东西要交给佣人,给完我就走。”

    说完,她转身朝站在外面的佣人走去。

    小声随便交代了两句,闻歌就出了温家。

    阳光炽热,打在树梢投下一片斑驳树影。

    她回头看着熟悉的温家,突然而至的眼泪蔓延着眼眶,抬手不断擦拭,眼泪却更加汹涌的往下掉。

    闻歌紧掐着掌心,不断地斥责着自己:“哭什么,他得到了幸福,你该高兴,该知足!”

    眼泪却始终无法阻拦地落下来。

    闻家。

    假休回家的闻亦舟拎着包装精美的礼盒高兴的走进下人房,却没见闻歌的身影,他刚想往外走去寻。

    这时,隔壁房间嘲讽的话传了进来:

    “一个扫把星而已,还真当自己是闻家的小姐了!那温少远可是念露小姐的未婚夫,她还动不动就往温家去,真枉费念露小姐对她那样好。”

    “谁说不是呢,真是可惜念露小姐还对她掏心掏肺。”

    ……

    听着这些尖酸刻薄的话,闻亦舟的眼眶赤红一片。

    不知道站了多久,隔壁的声音早就没了。

    他垂眸看着手中精心挑选给姐姐的衣裙,环顾了一遍房间,只觉得自己没用。

    听着那些人对姐姐的讥讽鄙夷,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闻亦舟深吸了一口气,生生将眼泪逼回,然后将手中的礼盒放进了衣柜深处。

    等他高考结束考上大学,就有时间挣更多的钱,就能带姐姐搬出闻家。

    那样,就再也没有人能欺负她了。

    天色渐晚。

    闻歌回到闻家的时候,却没有看见应该今天回来的闻亦舟,只有床头柜上多了张信纸……

    第八章 相配

    信上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等了好久姐姐也没回来,我先回学校复习了,等高考结束再回来陪姐姐。

    闻歌看着上面漂亮的字迹,眼里满是复杂。

    高考之后啊,看来自己未必能见到弟弟最后一面了……

    不过这样也好。

    闻歌摩挲着信纸,轻声呢喃:“没有我,你应该能活的更好吧……”

    转眼又过了两天。

    到了拍婚纱照的日子。

    闻歌按着闻念露的意思跟着她一起过去外景拍摄地。

    明媚阳光洒在海岸线上,波光粼粼。

    她看着搂在一起的两人,视线落在那抹挺拔的身影,眸光微暗。

    自从上次以后,自己再没有去过温家,也再没有见过温少远。

    而现在这样的他也是闻歌没有见过的。

    剪裁得体的燕尾服衬得他身材极好,被精心打理过的头发随意散落,白色的领结和穿着一袭婚纱的闻念露很是相配。

    闻歌出神的看着,甚至连摄影师喊了休息都没听到。

    而结束拍摄的温少远看着怔愣站在那儿脸色微白的她,眉不自觉皱起。

    他鬼使神差的想朝闻歌走去,可身边的闻念露却挽住了他手腕:“少远?”

    温少远回过神来,忽略掉心底莫名的情绪:“她怎么会来?”

    风带着他的话吹进了闻歌耳边,她心中一阵钝痛传来,他就这么不想看见自己吗?

    她以为自己没有再过来见他,谣言不再,他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待见她。

    可现在看来,只是自己想多了……

    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遥不可及。

    闻念露将闻歌的神色变化都看在眼里,嘲讽的笑一闪即逝。

    拍摄再继续。

    闻歌走到了摄影师的旁边,一张张的看着他们的婚纱照,一如她想象的一样好看。

    许久,拍摄彻底结束。

    闻念露拉着温少远走过来。

    闻歌无比真诚的说:“你们的婚纱照,真好看。”

    温少远闻言,目光落在了闻歌身上,总觉得现在的她有些不对劲。

    可他还是强压下心中有些烦闷的情绪,移开了目光。

    见状,闻歌也别开了视线,后退了两步,将这里让给他们。

    她忍住喉咙里反上来的血,一个人转身慢慢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温少远只觉得心口再次涌起奇异的情绪。

    而他身边的闻念露眼底眸色深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一切结束之后,闻歌目送着闻念露跟着温少远离开。

    她则是蹭着摄影师的车回了闻家。

    闻歌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灵堂。

    她看着台上父母的遗像,低诉说:“爸妈,他和闻念露的婚纱照很好看,虽然我不能成为新娘,但能在第一时间见到他穿着燕尾服的模样,我已经很高兴了。”

    闻歌一边说着,眼眶有些湿润。

    “我真的好希望我能坚持到他们的婚礼,做完他婚礼的伴娘,那样我就没有遗憾了……”

    可现在的自己已经吃不下饭了,每吃一口胃里就是刀剐的痛。

    但为了能活下去,她每天仍逼着自己喝一些粥。

    她想努力的活下去,坚持活到弟弟高考完,再见他一面。

    说完这些,闻歌待了一阵儿,才往下人房回去。

    可这时,大门口却传来阵阵交谈声。

    闻歌本没在意,可从身边路过的佣人奇异的神色让她有些不安,她脚尖一转朝门口走去。

    刚走近,就听闻老太太说:“闻亦舟可不是我闻家人,他死了也和我们闻家没关系!”

    她的话像一块大石猛地砸穿了闻歌的心。

    大步跑上前,她挥开正要让佣人关门的闻老太太,看着站在门外的警察,嗓中一片干涸。

    “你们刚刚说亦舟……怎么了?!”

    “闻亦舟打民工,下班途中遭人抢劫,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

    听着他的话,闻歌瞬间摔坐在地上。

    第九章 拒绝

    太平间里泛着冷气,即使在盛夏也让人感到寒凉。

    闻歌看着孤零零躺在那里却已经没了声息的闻亦舟。

    他身上白色的T恤浸满了鲜红的血,如今凝结干涸成一片褐红。

    她双腿发颤的一步步挪上前,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弟弟,你醒醒……”她紧攥着床沿,颤声唤着。

    可惜再没有人能回应她了。

    闻歌颤抖的手缓缓抚上闻亦舟早已冰冷的脸,她轻轻抱紧了闻亦舟,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下。

    她不懂,明明她弟弟就要结束多年的噩梦,就要奔赴新的生活了。

    为什么老天要在这个时候夺走他的生命?

    她已经用自己的命来偿还了,难道还不够么?

    这时,警察拿着一箱东西走过来。

    “这是他身上所有的东西,我们核实过,这些日子他在一家工厂打工,说是要攒钱给姐姐买东西,也是他去打工那天被这伙人盯上的。”

    闻歌心被揪了下,喉咙像被哽住什么都说不出。

    紧接着,警察又递过来一手机:“还有这个是我们从周围监控截下来的视频,你看一下吧。”

    发颤的手接过手机,闻歌看着上面活生生的弟弟,眼中一片湿润。

    画面里闻亦舟被几个人堵在了小路上,话没说了两句就动起了手。

    闻亦舟一个人,很快就被打倒在地。

    他蜷在地上,承受着那些人的拳打脚踢,却在他们伸手去抠手中的钱时,死死的攥着不肯松手。

    “这是给我姐的,不能抢……”

    闻歌听着,眼泪霎时涌了上来。

    “给他们好不好?舟舟,你给他们,姐姐不要钱,姐姐只想要你!”

    她捧着手机一遍一遍重复着,希望画面里的人能听到,希望身边无声无息的人能活过来,叫自己一声姐姐。

    可那把刀还是插进了闻亦舟的身体里,带出鲜红的血。

    “不能……给……”

    他无力低喃的声音顺着画面传进闻歌耳中,像是钝刀不断嗟磨着她的心。

    她再绷不住,痛哭出来:“舟舟——!”

    又是为了自己!

    他明明能早早的离开闻家,为了自己他忍气留下。

    他明明很快就能迎接新生,可又是为了自己,他付出了命……

    自己真的是个祸害!

    闻歌想着,胃里突然一阵翻涌,一股腥甜不断上涌。

    但她死死地咽了下去。

    闻歌抚着闻亦舟苍白的脸,替他整理着衣服,目光空洞:“你安心的走吧,不要担心姐姐了……”

    这时,手却突然碰到一个异物,她取出,才发觉那是一个玉观音像。

    是自己为了哄年幼的他而买的不值钱的东西,他竟然一直戴在身边这么多年。

    闻歌心如刀绞,才压下去的血再次翻涌着。

    她顺了好几口气之后,才跟着医生去处理闻亦舟的后事。

    可刚走出太平间,闻歌的脚步就停下了。

    来来远远的医院过道上,穿着西装的温少远站在那里。

    听说闻亦舟出事以后,他不知为何就来到了闻家所说的医院。

    而如今他看着消瘦无比的女人,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良久他喉头滚了滚,吐出两个字:“闻歌……”

    听闻这声轻唤的闻歌,几乎刹那间就红了眼,可她还是忍住了。

    她不想他看见自己这样狼狈的一幕。

    “我先去处理弟弟的后事……”

    话落,闻歌继续跟着医生走着。

    女人沙哑无力的声音让温少远心一颤,他忽然伸出手,却只能抓住一片衣角。

    闻歌停下来,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说的却是:“姐夫很快就要和堂姐完婚了,我弟弟的事我自己能处理,谢谢你能来看他。”

    说完,她将衣服扯回来,继续向前走,这条过道仿佛没有终点……

    而温少远怔站在原地,闻歌的话一字一句砸在心里。

    五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拒绝自己。

    回过神时,早已看不见闻歌瘦弱娇小的身影。

    温少远再回头看着‘太平间’三个字,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接下来两天,闻歌一直在料理闻亦舟的后事。

    她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给他买了一块墓。

    那本来是她积攒着给他上大学用的,可是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墓地。

    原本艳阳高照的天际忽然闪过了几道雷光。

    “舟舟,一路走好。”

    闻歌看着墓上那抹闻亦舟熟悉的笑颜,努力的稳住情绪:“过不了多久,姐姐……就能去陪你和爸妈了。”

    标签:

    云泥之别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