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冥媒正娶小说by道门小九-孙小九李婉儿小说

    《冥媒正娶》小说的主角是孙小九李婉儿,带您赏读孙小九李婉儿小说阅读,孙小九李婉儿小说精彩节选:第3章 绝色鬼妻冥婚请来喝喜酒都是鬼,再说我爷爷也告诉了村长,家里办冥婚是不允许请活人进门的。我爷爷感觉村长有些不对劲,而且他也没有让村长找刘木匠要棺材。村长走进院内,走路的姿势尤为的奇怪,左摇右摆。我爷爷知道不好,本想把屋门关上

    冥媒正娶小说by道门小九-孙小九李婉儿小说

    第17章 引魂

    我退后几步转身就带着程刚到门外,让刘大凤抓紧的把卷帘门给关上,看着刘大凤把关上门,我从兜里拿出苗先生给我的灵符贴在门上,当我走到街道上准备回去,只见那道灵符突然起火烧成了灰烬,我见势不妙又对着程刚说:“赶紧回去,看看刘叔怎么样了。”

    刘大凤看见明明贴在门上的灵符,自然起火,吓的差点晕了过去,还好有程刚接住她,不然就倒在地上,程刚给刘大凤捏了下人中,这才缓过来。

    能够把刘长水的命魂压在饭店里,就连灵符都镇不住,看来饭店里的脏东西绝非等闲之辈,起初我认为只是一个怨鬼,可这么一看,饭店里的脏东西比怨鬼还要厉害。

    我回到刘长水的院子里,他发完疯睡在了纸扎的东西中间,睡意都是那么的享受,嘴里嘀咕的梦话,舒服,舒服。

    刘长水的媳妇都不敢出去叫他,还和刘二凤躲在屋子里,看见程刚扶着刘大凤回来,刘长水的媳妇跑了出来,哭泣的说:“大凤这是咋了。

    ”程刚就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

    我又补充说道:“婶子,我看你们家饭店里有脏东西,我还一时不清楚那个脏东西是什么,等着明天,我把叔的魂给引回来,再看看叔的反应。”

    刘长水的媳妇哭泣的说:“那就麻烦大兄弟了,真的,长水除了爱面子之外,其实人不坏,也没有得罪过什么大仙,大兄弟,你一定把长水找回来。”

    程刚当晚留在了大凤家里,我独自一人回到程刚的录像厅那里。

    以我的阴阳眼应该能够看到刘长水的命魂被什么脏东西带走,可却只看到刘长水的命魂,尤其进入饭店里,饭店里有一股煞气,特别是刘长水端出菜的时候,那煞气越来越重。

    我回去已经半夜,苗先生已经睡的满床打滚,呼噜声震天,我没有打搅他,也安然睡下了。

    早晨起来,我就叫醒了苗先生,他起初还想睡个懒觉,我就把事情说了一遍,他不耐烦的说:“这点小事,你都处理不了,我给你的阴阳秘术白看了。”

    “师父,没有白看呀!”

    苗先生穿着衣服,还专门扣下脚在鼻孔闻闻,恶心的我不敢直视。

    他很不情愿的说:“先把刘长水的魂引回来。

    咱们这趟出门,总是接一些不给钱的活。

    对了,弄完了,让程刚把钱收回来啊!”

    引魂在阴阳秘术中提及过,人有三魂六魄,刘长水的命魂被脏东西压在饭店里,唯有引魂才能够让刘长水的命魂回来,简单的引魂其实就拿着魂魄穿过的衣服去饭店里把刘长水的命魂引回来。

    如果压住的刘长水命魂的脏东西道行高,只能够做法引魂。

    人的天魂和地魂非常的好引回来,可是命魂要是引不回来,刘长水可就命悬一线了。

    我来到刘长水家里,折腾了大半夜的刘长水,醒了一会儿,又在发疯,他站在纸扎的东西中间,对着屋里刘长水媳妇说:“快点火呀!我要去给老祖宗们送东西,咱们家现在富的没有人敢比,这都是祖上冒青烟所来的,我去老祖宗送东西。

    快点火。”

    刘长水尖笑起来,他的笑声,别说天黑,这大早晨就够瘆人的了。

    好在程刚让刘长水老婆把家里能够点火的火柴都藏起来,这才没有把自己点了地灯,刘长水发了疯就向屋里冲去要找火柴,被程刚拦住,让刘大凤赶紧拿绳子将他捆在椅子上,他大叫着怕被邻居听见不好,又将嘴给堵上,折腾一会儿,他低着头迷迷糊糊的傻笑。

    我一看他身上那股黑色煞气越来越重,赶忙对着刘长水的媳妇说:“婶子,咱们家有没有叔喜欢穿的衣服,拿出一件来,我要替叔引魂。”

    刘长水的媳妇嗓子哭得已经沙哑起来,去里屋找出一件皮夹克,我把皮夹克放到桌子上给刘长水披上,拿出灵符口念道法,将灵符贴在衣服,又让程刚找一根木根。

    我挑着刘长水的皮夹克,程刚带着路来到刘长水的这家饭店。

    刘大凤打开门,那股浓郁的菜香气扑面而来,看着里面昏暗的桌椅摆设,吧台的尘土,柜台凌乱的酒水和香烟。

    刚刚停业的饭店,好像已经停业很长时间,尤其还有香喷喷菜味,诡异的让我喘不上气来。

    我拿着刘长水的衣服举了起来,告诉刘大凤说:“你嘴里念着爸快来吧!”我走到厨房这里,刘大凤喊着刘长水的命魂回来,隐约中我看到刘长水的命魂死气沉沉向他的衣服走来,把刘长水的命魂引到饭店的门口。

    吧台上有一个招财进宝的古木黑蟾蜍,一般饭店开业都放着一个金蟾蜍,怎么会放一个古木黑蟾蜍,古木黑蟾蜍的眼睛好像在注视刘长水的命魂。

    我没有在意拿着引魂的衣服向外面走,刚刚走到门口,引魂的灵符突然起火,衣服也随之着了火,呼呼的烧了起来。

    我怕烧到自己,把引魂的衣服扔在大街上,此时程刚和刘大凤看见引魂的衣服突然起火,程刚拉着刘大凤就跑到街道那边去了。

    我向饭店里面一看,只见放到吧台的古木黑色蟾蜍竟然对我说:“小道士,不要多管闲事。”

    我问程刚和刘大凤刚刚听到什么了,他们两个摇摇头,我有些紧张起来,难道我听错了。

    当我再想进饭店里看个究竟,饭店的玻璃门和卷帘门同时关上,我倒退几步。

    “不好应付啊!”

    程刚听到我说不好应付也紧张起来,“小九,怎么了,是不是鬼什么的。”

    我为难的说:“这哪里是鬼呀!比怨鬼还要厉害呢!鬼可以应付得了,这个东西,也是罕见呀!我现在手中没有什么法器,不能够轻易对付它,等着回去问问我师父看看怎么办。”

    来到刘长水的院子外面,就看见苗先生背着背包在外面磕着瓜子,向院子里看去,看见我搞的灰头土脸回来,他说:“小子,完事没有,咱们还要回去呢!”

    我来到苗先生的近前,小声嘀咕着说:“师父,不好弄,那个东西非常的难弄,刚把魂引到门口,衣服就着火了,在门口我看见一个古木黑蟾蜍,那个东西是啥玩意。”

    苗先生磕着瓜子突然停下,又慢悠悠磕着好像在想着什么,“不行,咱们就回去,别管这档子事儿了,来这里咱们的事还不够多吗,再说每次干活都不收钱,还乐此不疲的去帮忙,咱们赶上救济别人了。”

    我十分不满苗先生这样的做事风格,除了眼里要钱和敷衍就没有其他的了,我埋怨的说道:“你怕了。”

    “我怕了,我怕什么。

    我就是干这行我怕那些。

    我可告诉你,我在咱们县城价钱很高的,有的时候请我都不去,再说,我不是把师门的真传都交给你了,你要不花钱管闲事,你来就行了。”

    其实我知道苗先生在说给刘大凤家里人听,看见人家有钱就想捞一笔。

    刘长水家里现在还哪里有钱了呀!到处欠着饥荒,顾忌面子才会丢了命魂。

    可现在人命关天,如果刘长水的命魂招不回来命就没有了。

    刘大凤也很会来事,家里没有钱,唯一值钱就是她脖子上手机,她从脖子上摘下来递给程刚,推了推程刚意思把这个当做事的钱,程刚毕竟还是刘长水家里的外人。

    他拿着手机递给苗先生,“叔,大凤家里也没有啥钱了,都是她爸爱面子,别看他们家在外面很风光,其实欠了很多外债。

    这个是给你的,你收下就行。”

    苗先生看都不看一眼,“你给小九就行了,这次是小九帮忙做事情的。”

    我连忙在苗先生耳边嘀咕着,“给你就行了,我又治不了那个东西。”

    “治不了,你看那本书白看了吗,你是看过阴阳秘术全本的人,你都治不了,我管那么多干什么,不如回去得了。”

    我在脑海里翻云覆雨的又想着阴阳秘术里的内容,“我知道了。

    ”随后我让苗先生把背包给我,苗先生把背包拿下来,把手机从程刚的手里拿回来说:“这个我替小九保管着。”

    能够把刘长水的命魂压在饭店里的是财煞,财煞既不是鬼也是不妖,它是人心生出来的煞气,这种煞气都根据人心中对财的理解形成的。

    财煞有六格,刘长水心生财煞为弃命从财格,弃命从财格又分很多种,他这种是虚财煞,虚荣心作祟导致财煞压魂。

    苗先生拿着刘大凤的手机竟然离开了,说回去等着我。

    我无奈的看着他的背影,走进院子里,又问起刘长水是怎么得到那个黑蟾蜍的。

    刘长水的媳妇沙哑嗓音说:“就刚开饭店的时候,长水想买个招财进宝的金蟾蜍。

    买了好几个都不满意,也不知道他从哪里买回来一个黑色蟾蜍。

    后来才知道那个黑蟾蜍是从路上捡的。

    做买卖的放个黑蟾蜍多不吉利,可他执意要放,我也没有办法。

    就让他放到饭店的吧台那里,他跟供奉他爹一样,每天还专门烧三炷香,还说这是祖宗显灵了。”

    标签:

    冥媒正娶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