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笙秦萧(阮笙秦萧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独家小说《20036》由晚乔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阮笙秦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章开始第一章 喜事 昭国将军府,寒风瑟瑟。 府医把完脉,退下,道喜:“夫人脉象往来流利,如珠走盘,胎象已稳。” 阮笙轻轻抚摸着稍显怀的小腹,满心欢喜。 婢女小桃拿了钱财递给府医,将其送出门后,回头...

    阮笙秦萧(阮笙秦萧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喜事

    昭国将军府,寒风瑟瑟。

    府医把完脉,退下,道喜:“夫人脉象往来流利,如珠走盘,胎象已稳。”

    阮笙轻轻抚摸着稍显怀的小腹,满心欢喜。

    婢女小桃拿了钱财递给府医,将其送出门后,回头对阮笙道。

    “夫人,您如今可以告知将军这好消息了吧。”

    说着话,小桃不明白的问,“也不知您为何非要等孩子三月稳固,将军喜欢您,若早知晓,定对您倍加珍惜。”

    “傻丫头,民间都是需过三月之后才能说,再者……”

    阮笙没有继续说,她看着窗外落雪不由失落。

    自己跟在将军身边已有十六年,前些日子才成为他的女人。

    说他喜欢自己,阮笙自己都觉得有些勉强。

    这时,外面一阵嘈杂声音传来。

    小桃也听见了,忙跑出去看。

    回来的时,满脸喜意:“夫人,外面再放炮仗,还有好多喜桌,定是将军知道了您怀孕的事,要宴请宾客呢。”

    阮笙听罢,也慢慢起身走出去看,果然如小桃所说。

    外面一片艳红,喜字、红灯笼、红色筹幔,无一不透露着喜气。

    难道将军真早就知晓自己怀孕,却一直装作不知,等胎象稳了才表露出来?

    阮笙心底满是暖意:“快将我之前给将军做的战靴拿来,我想去见他。”

    她已两月未见过秦萧了,不知他近日都在作何。

    ……

    从冷月阁一路到书房,阮笙身上落满了白雪,但却不觉一丝寒冷。

    她紧紧地握着手中战靴,忐忑叩门。

    “进来!”殿内传来男人冷冽的声音。

    阮笙将门推开,就看书房中秦萧一身玄色长袍,坐在案桌前,剑眉朗目。

    她一时呆在原地,久久不曾收回视线。

    秦萧冷漠的抬眸看了她一眼,“你来干什么?”

    阮笙走上前,拿起战靴,小心递到秦萧面前,“我给你做了一双鞋。”

    哪知秦萧看也没看一眼,冷声问,“你是下人吗?”

    阮笙的手一下僵在了半空,下意识捏紧战靴,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从小被父母抛弃,五岁乞讨时被还是秦家小公子的秦萧看重,买回了府邸。

    从此以后,她跟着秦萧左右,转眼便过了十六年。

    如今,她已经是个老姑娘了,就算两人有了关系,可在这府邸,她没有任何身份。

    她也不知自己是下人,还是主子,怕都不是吧。

    秦萧看着她这副软弱的样子,不耐烦正要赶其离开。

    这时,管家匆匆过来:“将军,府里宾客都来的差不多了。”

    秦萧起身,准备走出去。

    阮笙再傻也知府里如此喜庆,不是因为自己了。

    然她还是忍不住问:“将军今日宴请宾客,可是有什么喜事?”

    秦萧身形一顿,语气生疏。

    “本将要娶将军夫人了。”

    第二章 无处可去

    娶将军夫人?

    阮笙一瞬间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原本拿在手上的战靴也掉在了地上。

    她看着秦萧离去的背影,好半晌都没能回过神。

    自己跟在秦萧身边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媒人来给他说亲,但他每次都是草草打发了事。

    从未表露出这方面的意向,也从未听说他有喜欢之人。

    为何会在这时突然要娶亲,是早有打算,还是临时起意?

    如若是临时起意,不知谁能进入他法眼。

    如若是早有打算,那为何……

    为何又要了自己?

    阮笙失魂落魄的从书房走出,她看着外面满目喜意,只觉眼底酸涩。

    恍恍惚惚回到冷月阁,她独坐窗台,望着红幔白雪。

    一坐就是一下午。

    ……

    夜色来临。

    房门被人推开。

    秦萧一身玄衣走进,看着周围的黑暗和沉浸在黑暗中的阮笙,不耐烦。

    “为何不点灯?”

    阮笙听见声音,转过身看着秦萧,忙起身点灯。

    “将军怎么来了?”

    烛火点燃,秦萧看着烛光中面色消瘦的女人,沉默了片刻,方道:“明日你搬出府去。”

    阮笙剪着灯芯的手一顿,烛火差点便灭了。

    她重新用火折子点好,而后才看向秦萧,“为何?将军不是曾言我永远不必离开将军府吗?再说……”

    ‘我怀孕了’几个字还没说出口。

    秦萧冷淡打断了她的话:“将军府要迎女主人,你住在这不合适。”

    阮笙只觉喉咙一涩,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曾经带自己回将军府的是他,如今要自己离开的也是他。

    是不是随着时间消逝,所有人都会忘了曾经许诺?

    阮笙低下头,不想秦萧看到自己酸楚的神色。

    “那我该去哪儿?”

    她卑微的样子仿佛一根刺扎进秦萧的心里,让他莫名不舒服。

    “明日会有人带你出府。”

    说完最后一句话,他转身离开。

    次日一早。

    下人便催促着阮笙出府。

    小桃哭着送她:“夫人,你可告知将军你怀了孕?”

    阮笙不忍她担心,含笑摸了摸她的头:“说了,将军特意给我找了一处清幽之地,养胎。”

    小桃却不相信,想再问问阮笙,可身旁小厮却将主仆两人直接拉开了。

    阮笙前脚从偏门走出,下一步,身后的大门便被关上了。

    她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将军府,转身从未有过的沉重。

    一路被小厮带着走。

    就听周围民众议论。

    “听闻镇国大将军即将要和羌国长公主成婚,真是两国大喜呀!”

    “我还听说那羌国公主绝世无双,无数才子倾阮,可一年前两国交战,她就心仪上了咱们大将军……”

    一年前?

    阮笙抬头望着飘雪的天空,忽然想起那次大战,她不由苦笑。

    她恍恍惚惚到了秦萧安排的偏僻院子,只没曾想这一住便是三个月。

    她扁平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

    这天夜里。

    她躺在床上准备就寝,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响。

    下一秒,院子的门就被人强行踹开。

    阮笙扶着笨重的身子,慌忙起身,抓起以前秦萧亲手给自己打造的长剑。

    就看屋外人群晃动,叫嚣着:“大人,就是她,才来我们这里三月,肚子就六七个月大了,真是不要脸!”

    “依我大昭国历法,此不知羞耻女子,当沉塘!”

    第三章 沉塘

    阮笙听见此话,心不由下沉。

    外面的人脚步声越来越近,阮笙握着手中长剑,手心都是细汗。

    她自己倒不怕外面的人,只是腹中孩子不能有事!

    想罢,阮笙只得去到后门,先离开。

    出去后,她躲在不远处角落,看着自己院子方向不敢走远。

    万一,秦萧过来,她怕他找不到自己。

    此时,已经是早春,外面飘着细雨。

    阮笙淋着雨,小心护着肚子,蹲在墙角。

    一晚过去,天光将亮。

    阮笙浑身湿透,起身想回,然而这时眼前却忽然一黑。

    她昏倒之际就看到男人穿着黑色毡靴朝着自己走来……

    再次醒来。

    阮笙发现自己正躺在卧榻之上,扭头见一白衣男子坐在身旁,俊朗不凡。

    “感觉如何?”男人温声道。

    “多谢公子相救。”阮笙回过神,忙起身道谢。

    男子扶住她:“你可是镇国将军秦萧身边人?”

    阮笙点头,她虽不识此人,但自己这十多年时常跟在秦萧身边,被人识出并不奇怪。

    秦谨行见此,没有追问她为何会在外昏倒。

    “大夫说你身怀有孕,昨夜感染风寒,需多加休息。如不嫌弃,可先在此住下,我派人通知秦萧将军。”

    阮笙听闻此话,想到腹中孩子,点头答应:“那就劳烦了。”

    ……

    转眼一月过去,阮笙得知当天救自己的人竟是羌国摄政王的世子秦谨行。

    另外,秦谨行派人去将军府,发现秦萧已经去往羌国接亲。

    羌国距离大昭国千里之遥,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

    这日,侍女端来风寒药后退下,阮笙坐着没有起身,就这么看着汤药逐渐变凉。

    喉中还时不时传来几声咳嗽。

    秦谨行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看着她咳的脸色苍白,略带担忧:“为何不喝药?”

    阮笙等气息稳定后,才开口,“我如今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是药三分毒,若因喝药,孩子出了事,我无颜面对将军。”

    秦谨行还是第一次见这般痴傻之人。

    他没忍心告诉阮笙,秦珝前日已经接回羌国公主,如今正在大肆筹办婚礼。

    这时,门外小厮匆匆来报:“启禀世子,昭国大将军秦萧在外求见。”

    阮笙一怔,好半晌回过神来,看向秦谨行。

    秦谨行温柔一笑,“你心心念念的人终于来了,你可要现在出去见他?”

    阮笙心生喜悦,起身朝着秦谨行作揖,“多谢世子连日来招待,阮笙铭记在心,日后若有需要的地方,定不容辞。”

    说罢,她迫不及待向门外走去。

    此时她腰间一块沉色半圆形的游鱼玉佩随走路晃动,一下闪过秦谨行眼帘。

    秦谨行眸色一怔!

    ……

    阮笙就出了世子府,一眼便看到门外骑在马上的秦萧,雄姿英发。

    她心中五味杂陈,话到嘴边一下说不出来,只欢喜开口,“将军。”

    秦萧下马朝她走来,狭眸落在她隆起的小腹上,不觉皱眉:“你何时怀的孕?为何在羌国摄政王世子府中?”

    阮笙看着秦萧此时的神情,不由得一慌,开口解释:“我离府之前已有三月身孕,出现在世子府中也是意外,一个月前,若不是世子相救,我们母子早就……”

    阮笙话还没说完,就被秦萧冷声打断。

    “羌国公主即将过府,她不会喜欢你生下这孩子!”

    阮笙整个人愣在原地,薄唇微颤,“将军这是何意?”

    秦萧一步步走至她身前,将她揽在怀里,温声道。

    “你一直很听话,这孩子不要也罢!”

    第四章 不要也罢

    阮笙靠在他的怀里,只觉寒凉刺骨。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等了四个月,竟等来了这话!

    这孩子与她骨肉相连,再过不久便可出生,她不能舍弃。

    “将军,阮笙敬重您,可唯独这件事不能答应。”

    阮笙退出秦萧的怀抱,正要离开,还没走几步,只觉颈后一痛,便再无意识。

    再次醒来,阮笙只觉痛如刀绞,腹部有下坠感,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她身体中离去。

    孩子!!!

    是她的孩子!

    阮笙肝胆俱裂,双手用力想要起来查看。

    很快又被七手八脚的按倒,往旁边一看。

    床边两三个婆子,其中一个手里端了一个空碗,秦萧就在床边静静站定。

    阮笙一时不知哪来的力气,爬到床边,紧紧拽着秦萧的衣服,哀求。

    “将军,求你,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然而秦萧只是一把推开她的手,满脸冷漠:“本将军说过,此子不能留。”

    随即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阮笙双手紧抓着床沿,看着秦萧的背影,指甲都要陷进去。

    随后她只觉得下身有什么东西离体,整个人变得空荡,视线在眼前模糊……

    翌日。

    阮笙清醒过来,下一瞬手摸在肚子上,腹部扁平。

    她心如死灰,拖着满是鲜血的身体爬起来,朝房里看去。

    除了自己空无一人,就好像昨天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但是扁平的肚子无时无刻不再提醒她,孩子没了!

    打开房门,就看到小桃坐在阶梯前哭泣。

    她满待希冀的问:“小桃,你可有看到我的孩子?”

    小桃听罢,直接哭跪在阮笙面前:“夫人,是小桃没用。”

    阮笙顿时眼神空荡,拖着一身血衣朝外面走。

    此时,将军府比她离开之前显得更为喜庆,周围人端着东西来来往往。

    毕竟是两国和亲,自然是要盛大异常。

    阮笙看着这一幕,只觉嘲讽。


    她拉住一个小厮便问:“可有见过我的孩儿?”

    小厮们看着阮笙狼狈疯魔的样子,纷纷摇头就走。

    这些人皆以秦萧为尊,纵使知道什么也不会告诉她。

    阮笙只得继续往秦萧的渺风院走去。

    刚至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男一女说话声。

    “将军,我们何时成婚?”

    就听到秦萧熟悉地嗓音传来:“本将已找人选定良辰吉日,待时辰一到,定娶你进门。”

    阮笙心底一疼,正欲推门进去,又听见房里女子说:“昨日听闻,府中有一女子怀了你的孩子,已经快要生产了,可有此事?”

    “不过是个下人,怎么有资格怀本将军之子,我早已让人把孩子打下,扔到荒郊野外,自生自灭。”

    秦萧的话在阮笙脑中“轰”得一声炸开。

    她郁结难解,一口鲜血喷在门上。

    随即双手奋力推开房门,眼尾发红,看向殿内两人!

    只见秦萧一身盔甲与一个头戴白色垂纱斗笠,身穿羌国服饰之人相对而坐。

    两人听见动静看过来,就见阮笙面色青白,满嘴鲜血站在门外,被鲜血侵染的白衣随风飘动。隐隐透露出死气。

    秦萧看她此时模样,不知为何好像被一根针刺了一下。

    “不好好躺着修养,来这里干什么?”他掩去心底异样,冷漠问。

    阮笙一步一步朝他走进,吞下嘴里鲜血开口:“你说的可是真的?”

    秦萧垂下眼眸,不带任何感情,“自然。”

    阮笙的心像是被撕裂,一步步朝着两人走近。

    此时房中羌国公主这才看清她的样子,下意识撩起白纱。

    阮笙不经意也看向她,两人目光相对,皆是震惊!

    第五章 满目疮痍

    房中一时安静地可怕!

    阮笙不敢置信地看着羌国公主那张脸,竟和自己十分神似!

    羌国公主秦尧一下反映过来,迅速落下白纱,掩盖了样貌,躲进秦萧怀里。

    “秦萧,她就是你说的那个下人吗?为何长相与我如此相似?”

    羌国女人未嫁人之前,不得已真面目示人!

    秦萧一年前受伤被秦尧所救,也未见过其样貌。

    如今看到,眼底亦是闪过异样,他将其深藏,把秦尧抱在怀中,轻声安抚,“不过巧合,不必害怕。”

    阮笙看着眼前这一幕,还有何不明白。

    原一年前,秦萧忽然宠幸自己,是因为自己这张脸。

    她眼底夹着泪,“将军,阮笙从未有负于你,你为何要如此对我和我的孩儿?”

    她好恨,恨自己无用,连自己的孩子都救不了……

    现在连孩子在哪,是生是死都不知。

    “大胆,你不过是一个下人,胆敢质问将军!”

    这时,秦萧身边秦尧站起身,凤眸微眯,怒道。

    阮笙看向秦尧,满眼悲楚,身上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

    “公主,同为女人,若日后你的孩儿被这般对待,你待如何?”

    秦尧挥袖,纱帐之下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你怎可与本公主相提并论?!”

    阮笙听此,心慢慢沉了下去,苦笑一声,“原来如此……”

    她拖着残破的身躯慢慢朝着门外走去,一地鲜血划过秦萧的眼帘,他眸色怔住,久久不曾回过神。

    ……

    阮笙徒步去到城外荒郊野地,在此找了几个时辰,天空都已昏暗。

    “我的孩子,你在哪里?”她一边走一边喊,声音已经嘶哑。

    乱葬岗,野坟堆,她一路走进深秦深处。

    沿途也停下来细细听,没有孩子的哭声。

    阮笙曾经跟随秦萧在此树秦深处打猎,深知里面有一些大型猛兽。

    若自己的孩子真的被丢到了这里,她不敢往下去想。

    此时已到深夜,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落在地上毫无声响。

    阮笙周身雨水,血水混杂在一起,脚步沉重。

    周围突然寂静下来,她抬眼往望去。

    四周的丛秦里闪过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狼群!

    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匹匹狼朝着她逼近,很快将其包围。

    ……

    将军府里,已是深夜。

    秦萧狭长的双眸看着坐在一旁抚琴的秦尧。

    琴声宛转悠扬,绵绵不绝。

    他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她从羌国千里迢迢过来嫁给他,本该高兴。

    可不知为何,他却高兴不起来,脑海里尽是阮笙离去时浑身是血的模样。

    下一瞬,秦萧突觉心中一痛,好像有什么东西离他远去。

    手中酒杯掉在地上,秦尧听见动静,抚琴的动作停下,看过来。

    “秦萧,你怎么了?”

    秦萧看向她,温声道:“无事,夜已深了,你早些休息。”

    语罢他起身离开。

    秦尧看着他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阴冷。

    秦萧并未回自己寝屋,直接骑马直奔城外荒郊野地。

    到时天色将亮。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四周,秦萧莫名慌乱。

    他往丛秦深处过去,忽然勒住缰绳,就看满地的狼尸和一些沾满血迹的白色碎布。

    秦萧认出,那些碎布正是阮笙所穿!

    他整个人在马背上踉跄了一下

    第六章 冲心者,十死无生

    三日后。

    世子府中。

    阮笙被救,浑身是伤躺在卧榻上。

    就听屏风外,府医对秦谨行说:“这位夫人刚经历小产,体内气血亏虚,本应好生将养才是,然而却被狼群所围,多处外伤,体内血亏更加明显。”

    府医停顿一下,暗带可惜道:“据臣观察来看,已是妇人产后败血冲心之症……”

    “如何治?”秦谨行的声音通过屏风传进来。

    “大抵冲心者,十死无生。”

    府医迟疑一下还是据实相告。

    一时屏风外安静了下来。

    不一会儿,阮笙看见秦谨行一身白衣走了进来。

    她双手抵住卧榻,强行起身:“多谢世子几次相救。”

    秦谨行看着阮笙行动困难,前行一步扶她坐好。

    看着阮笙腰间的游鱼玉佩,温声道,“无妨,这反而说明我们有缘。”

    阮笙没有细想秦谨行的话,看着他,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世子,阮笙无能,斗胆请求世子相助,救救我的孩子。”

    想到自己下落不明的孩子,阮笙眼中朦胧。

    秦谨行不忍她伤心,安抚:“放心,孩子的事我会尽力而为。如今,你最该做的是养好身体!”

    养好身体……

    阮笙心底苦笑,良久,才点头。

    秦谨行见此正要离开,这时,只听“嘭!”得一声巨响。

    秦家侍卫被人一脚踢至房内,房门撞破,侍卫一口鲜血喷洒出来。

    “世子……昭国大将军秦萧……”

    话还没说完,秦萧就率兵将此处团团包围,一身盔甲闯进,戾气逼人!

    他看着里面坐着的阮笙和秦谨行,莫名刺眼。

    “没想到羌国堂堂摄政王世子,竟会惦记本将军玩腻的婢女!”

    阮笙听闻此话,整个愣在原地,久久不敢置信。

    一旁秦谨行眉宇微促:“秦萧,这里可不是你的将军府!”

    秦萧狭眸尽是冷意,抬手一掌朝秦谨行身上打去。

    秦谨行没有防备,直接被大力冲击撞上墙壁,一口鲜血吐出。

    “不过一个世子,真当本将军惧你?今日我就灭了你这世子府!”

    秦萧虽是昭国大将军,但势力早已凌驾皇帝之上。

    阮笙看着他拔出佩剑,要朝着秦谨行刺去,忙拖着伤重的身子挡在秦谨行面前。

    她虽不是什么有身份之人,但也懂知恩图报。

    若不是秦谨行两次相救,她早已死了无数次。

    “呲——”

    秦萧眸色一怔,及时收了力道,剑尖只是刺破了阮笙的衣服。

    阮笙面色苍白,看着他一字一句道:“将军,若杀世子,可是想再挑起两国战乱?”

    十六年来,这是阮笙第一次站在秦萧的对立面。

    秦萧心中早已怒火中烧,三日前,他命人火烧城郊,杀了不少猛兽,就为寻阮笙,而她竟跑来私会情郎了!

    此刻再看她护着秦谨行的样子,他愤怒更甚。

    “跟我出去!”他强忍愤怒,一把掐住阮笙的手腕,往外走。

    秦谨行看着两人离去,被赶来的侍卫扶着起身,“可有送信去羌国?”

    “暗卫已回羌国,不日就会传来消息。”侍卫回道。

    秦谨行听罢,擦去嘴角鲜血,目光幽暗。

    ……

    世子府外。

    秦萧看着阮笙,冷声:“本将军说过的话,你都忘了?”

    阮笙眼中没有丝毫波动,淡淡开口:“我跟了将军十六年,将军说了太多话,不知您所指何事?”

    十六年,多么漫长的日子,回想起来却又是短短瞬间。

    见她话中有话,秦萧不耐烦,“不要闹了,跟我回去,本将军可既往不咎。”

    好一个既往不咎,阮笙满心悲凉。

    “可我与将军却早已形同陌路,如今只想找我的孩儿……”

    说完,阮笙一步步往城外的方向默默走去。

    秦萧看着阮笙单薄的背影,只觉从前一直追随自己身旁的小丫头变了。

    第七章 外表不过皮囊

    秦萧强压下心中不适,上前两步,用力抓住阮笙的手腕,讥讽:“你是想要去找孩子,还是想要去找秦谨行?!”

    阮笙愣住,她跟在秦萧身边十六年,从没想到他竟是这么看自己。

    秦萧见她不解释,只觉她做贼心虚,暗自发力,毫不怜惜的直接把阮笙带回府中。

    一回到冷月阁,秦萧一把将阮笙甩到卧榻上,倾身而上。

    阮笙根本无力拒绝,细看秦萧,仿佛从没认识过他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秦萧的理智渐渐回笼。

    他低头看着阮笙满身淤青,仿佛一只破碎的泥娃娃,闪过些许愧疚。

    “自己去请刘嬷嬷过来。”

    说罢,他随后出门对着手下吩咐:“去调些人过来守在院外,阮笙不得出府!”

    待秦萧走后,小桃才轻身过来。

    她看到阮笙周身的外伤,青紫,泪水直从眼眶中掉落。

    “夫人,我这就去请刘嬷嬷过来!”

    “不用了。”阮笙有气无力的开口,“你去了她也不会来的。”

    刘嬷嬷是秦萧小时候的奶妈,因为会些医术,便一直留在府中。

    她平时只把秦萧的话听在心中,其他下人根本不会管。

    自己以前跟在秦萧身边也曾多次受伤,每次都是硬抗过来。

    小桃听阮笙如此说,无法,只得拿了一些府中常备的膏药。

    帮阮笙打水来清洗伤口,擦干水之后擦拭上药。

    手上动作轻重不一,阮笙却强忍着,纹丝未动。

    “夫人,如果重了您就给小桃说。”

    “无碍。”阮笙淡淡回答。

    小桃听着却无声落泪,看着阮笙身上布满新伤旧痕,哪里像个姑娘家。

    她擦完之后给阮笙换了衣物,随后默默退了出去。

    此时夜已深,阮笙却毫无睡意。

    直到天亮,她呆呆看着窗外飞鸟……

    一阵风吹过,门被打开,一个身穿锦衣华服之人走了进来。

    是秦尧。

    门外之人俱都被支开。

    秦尧慢慢揭开斗笠面纱,凤眸轻蔑地看着她,红唇亲启:“你这张脸与本公主如此相似,真是令人生厌!”

    阮笙不懂她为何这么说,随口一问:“外表不过皮囊,公主如此介怀,可是内有缘由?!”

    她本没多想,哪知秦尧听到她这句话,脸瞬间变得扭曲,上前一步掐住她的下颚。
    抽出头上的玉簪,朝着阮笙的脸就要刺下。

    阮笙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她下意识闭上眼,然疼痛没有袭来。

    睁眼,只见秦尧落下玉簪,换了一副温婉姿态。

    “我知你对秦萧是真心,但他根本就不喜欢你,我也不愿意为难你,你的孩子其实没有死,我这来这里,就是为了把他还给你。”

    听到这里,阮笙死寂的双眸涌现希望,一把抓住秦尧的手:“你说的是真的?”

    “自然,不过你要答应我,今夜就带着孩子离开。”

    “好。”阮笙根本没有思索,直接答应。

    秦尧轻笑,随即吩咐手下把孩子抱过来。

    阮笙看着侍女手中抱着一个襁褓过来,不知哪来的一股力气从床上下来。

    一把抱过孩子,看着那粉粉的一团,心底满是温暖。

    ……

    一炷香后,秦尧目送阮笙带着孩子从后门离开。

    回房之时,随口吩咐手下,“杀了她们!”

    标签:

    20036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