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十八世的轮回全集小说(若怜玹华莺月)完整章节免费品评

    (作者:乐舞冥晖)(分类:言情)(主角:若怜玹华莺月)《九十八世的轮回》小说简介主角是若怜玹华莺月的小说内容摘要:第1章开始第一章九十八世的轮回 “死丫头,看老娘不打死你!今天不把这些衣服洗完,你就别想吃饭!” 霖风找到苏予的时候,她正被那肥硕的女人拿着藤条毒打。 往日天界最骄傲的苏予仙君,如今却成了凡间最卑微的...

    九十八世的轮回全集小说(若怜玹华莺月)完整章节免费品评

    第一章九十八世的轮回

    “死丫头,看老娘不打死你!今天不把这些衣服洗完,你就别想吃饭!”

    霖风找到苏予的时候,她正被那肥硕的女人拿着藤条毒打。

    往日天界最骄傲的苏予仙君,如今却成了凡间最卑微的一个凡人。

    苏予缩在墙角,不敢还手,否则只会被打得更惨。

    这是她转世轮回的第九十八世,世世轮回,都要饱尝人间至苦,一顿打,已经是最轻巧的了。

    落在身上的鞭打突然停下,苏予小心翼翼的抬头,看清眼前之人时,忽然就红了眼。

    这是怎么了,忍了两百年了,怎么就突然要忍不住了呢。

    “苏予,我来接你回去。”

    霖风神情不忍,伸手想要扶起她。

    苏予身上的伤还火辣辣的疼着,差点站不起身。

    终于,终于有人能来救她了吗?

    她不敢置信地拉住霖风的衣角,触感真实,她才沙哑着喉咙开口:“是师傅……让你来接我的吗?”

    霖风正是她师傅无妄天君坐下红莲修成的精怪。

    看着苏予眼中的期盼,霖风不忍道:“天君闭入死关,如今下落不明。”

    苏予身形一晃,本就饥黄的脸霎时惨白。

    死关乃是真仙渡神之大劫,渡成则封神,不成,则仙身殒灭,不入轮回。

    仙界。

    两百年过去,还是一成未变,气势磅礴,宫殿巍峨。

    苏予跟着霖风去云霄殿拜见天帝天后。

    走在熟悉的宫道上,四周繁花常开不败,她却头一次觉得如此陌生。

    路过的小仙娥们见到她,眼中有惊异,亦有鄙夷轻笑。

    “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苏予仙君,如今怎成这副模样了?”

    立马就有仙娥讥笑:“什么苏予仙君,那是有无妄天君护着她,不然以她的德行,怎配称一句仙君?”

    仙娥们如今是半点不避讳在她身后私语:“如今无妄天君已闭死关,凤族就她一人,如今又不过一凡人之身,看她还如何嚣张!”

    原来,天界众仙对她都已经厌恶到如此地步了。

    她只低头往前走着,恍若未闻。

    “参见太子殿下!”身后的议论嘎止,仙娥们忽然噤声。

    乍然听见太子殿下四字,苏予身形一滞,如遇雷击,呆怔在地。

    这四海九州,仙界的太子殿下,除了霍燃——她死缠烂打了千年的人,又岂会有别人?

    她后背僵直,心底猛然泛起难以压抑的酸涩,让她几乎站立不稳。

    本以为再次相遇,她心中一定能放下这人,却不想仍旧一击即溃。

    苏予强忍住内心翻涌,转身低头行礼不敢看他一眼:“见过太子殿下。”

    礼数周全,态度恭谨,是她从前从不曾有过的。

    霍燃盯着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两字:“苏予!”

    短短两字,是满溢的痛恨与厌恶。

    苏予肩头一颤,将头垂得更低,低入尘埃。

    当年,她仗着与霍燃一纸婚约,对他日日痴缠,全然不顾他心中另有所爱,惹了不知多少事。

    “抬起头来。”霍燃语气冷得像要淬出冰来。

    苏予不自觉攥紧了掌心,抬头才重新又见到了他。

    他一如以往风姿无双,眸若星河,灼灼辉光。

    眼里的厌弃也是。

    是了,苏予恍然想起。

    两百年的时间,于她已是九十八世的痛苦轮回,而对霍燃来说,却不过弹指之间。

    她还是那个最令他仇恨的苏予仙君。

    只一瞬,她眼前闪过一道银光。

    “你害凝月被囚莽荒天牢两百年,竟还敢出现在本君面前!”霍燃脸上现出戾气,提剑便向她心口袭来。

    两百年炼狱一般的折磨,苏予以为她终于要解脱了。

    不曾想,终究是她想的太多了。

    寒芒锥心,她一时怔在原地,连躲开的力气都没有了,只眼看着剑锋逼近,闭上了眼。

    第二章真要杀了她

    剑锋逼近苏予颈间,一阵劲风在身侧拂过。

    只听“噌——”一声,剑被人挡开。

    她睁眼,看见霖风挡在她跟前沉声道:“苏予如今受命接下无妄宫,太子殿下可想清楚真要杀了她?”

    闻言,霍燃眸色一暗,这才收了剑。

    而后他冷声开口:“心性恶毒,死性不改之人,也配接手无妄宫?”

    明明早该习惯这些羞辱与误解的,可霍燃的话仍旧刺痛苏予的心。

    她张口,所有的辩解在最后只化成一句:“苏予谨记太子殿下教诲。”

    霍燃冷哼一声,再不看她一眼,拂袖离去。

    到底,这千年是她强求了一场。

    云霄殿。

    殿中景致一如当年,天帝天后亦是从前的样貌。

    只有她,什么都变了。

    天后说话一向温和:“如今无妄天君不见仙踪,恐怕凶多吉少,你既已重回天界继承无妄宫,切记日后稳重行事,莫要再任性了。”

    只是这话落在苏予耳畔,却感沉重不适,师傅还未殒身,他们却都当师傅再也回不来了。

    她微微欠身,忍住心头难过:“是。”

    许是意外她变得如此谨小慎微,一向不喜她的天帝脸色也和缓几分,嘱咐几句便让她离开。

    出了云霄殿,苏予心中倍感沉重。

    霖风等在云霄殿外,一见她出来,急忙迎上来。

    素来老成持重的脸上,是止不住的担忧。

    苏予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口,最终只是说:“我们回去吧。”

    霖风驾云带她回去无妄宫,一路上,他体贴的站在她身前,替她挡去所有罡风。

    远远便可见无妄宫内梧桐树顶天的枝丫,那是她还未化为人形时,师傅特地为她打造的摇篮。

    只因凤凰只栖梧桐。

    下了云,她开始时走,后来终于忍不住跑了起来,心里忍不住的委屈和痛苦。

    两百年,她终于回到了家,可家里却没了最疼她的人……

    师傅,你在哪?徒儿回来了……

    她心底含着泪无声痛哭。

    突然,她脚步一顿。

    黑底金漆的无妄宫大门前站着一个人,一身玄衣,眉目冷傲,正是霍燃。

    他没带任何侍从,眼神直直看向她。

    苏予却是止不住的一慌,心狂跳不止,竟有些胆怯的不敢上前。

    “蛮荒之门的钥匙,交出来!”霍燃走到她面前,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苏予一愣,明白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了,他想要从蛮荒天牢放出凝月。

    袖中铁钥冰凉,硌得她心底生寒。

    “没有。”苏予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拒绝他。

    可下一刻,她的脖子就被他狠狠扼住!想要上前阻拦的霖风也被他一指定在了原地。

    “当初若不是你玩忽职守,逼凝月去守神魔之井,她又怎会受你牵连被关两百年!”霍燃手上越发用力。

    苏予艰难的挣扎着,一滴清泪猝不及防地掉下来,打在霍燃手上:“不是……”

    当年分明是凝月偷了她的神器,妄图抢功去封印神魔井,却因掌控不了神器反而打开神魔通道,酿成大祸。

    手上传来冰凉的触感,霍燃却根本不为所动。

    “哐——”一枚浑圆仙铁从苏予袖口掉了出来,却正是蛮荒天牢的钥匙。

    霍燃这才收了手,拿着那钥匙转身便走。

    苏予无力地跌坐在地,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是真的想要的杀了她。

    为了凝月,他伤了她千年,现在更不惜要亲手杀了她。

    你心疼她两百年的牢狱之灾,却忘了我生生受的两百年轮回之苦。

    原来,动了情的那个人,是注定要从头输到尾的。

    第三章斩断红线

    苏予独自往神魔之井的方向走,霖风本想陪着,但被她拒绝了。

    沿路的小仙娥像是没有看见她一样,在一旁说笑。

    “太子殿下亲自去蛮荒接回凝月仙子了,他可真是痴心。”

    “也算她苏予识相,主动放出凝月仙子。”

    “呵,凝月仙子本就是受了无妄之灾,叫我说,那凡人也该受受这滋味!”

    什么叫她主动放出凝月?苏予愣在原地。

    细细思量,她一下寒到心底。

    蛮荒之门的钥匙素来是无妄宫掌管,天帝才将钥匙给了她,霍燃便知道了。

    现在想来,只因凝月是他师傅亲手关入蛮荒天牢,由她这个罪人放出,才显得凝月更加无辜。

    真是好手段。

    苏予忍不住回看仙宫云霄殿,一颗心坠到了底,从未感觉到有如此凄寒。

    到了神魔之井,她如从前一样坐在井边,却觉得恍然。

    从前这里玉树琼花,还有仙鸟陪她作伴。

    可如今,只有一棵半老枯树,黄叶凋零。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苏予回头一看,猝然一惊。

    竟是凝月!

    两百年前,苏予是凤女,准太子妃,仙界除天后外最尊贵的女人;而凝月,不过是万千普通鸟仙中的一个。

    纵然知道霍燃喜欢她,可以苏予的骄傲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两百年后,苏予沦为凡人,几乎失去一切,而凝月分毫未损,现在可能还会成为真正的太子妃。

    如今想来,世事无常,犹为可笑。

    “你一个凡人,现在还能镇守神魔之井吗?”凝月走到她面前得意一笑,语气嘲讽。

    苏予收回眼神,并不理会,像是没听到一般。

    如此态度让凝月怒火升腾:“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苏予仙君吗?你如今不过是个凡人,我看你拿什么和我争,太子殿下迟早会娶我!”

    最后那一句话到底还是触痛了苏予心底痛处,她站起来冷冷看向凝月:“纵使我为凡人,婚约亦在,我不死,怕难有你出头之日!”

    凝月气得不轻,苏予也并没觉得有多痛快。

    这时,天边一朵祥云飞来,一仙使站立其上。

    “苏予,天帝有旨,请你前往大殿议事。”

    苏予心头一跳,有了不好的预感。

    到了云霄殿,看见霍燃和月老都出现在大殿之时,她一下明白过来。

    天后开口:“霍燃往后是要继天帝大位的,你现在凡人之身,镇守无妄宫尚且力不从心,恐难以胜任太子妃之位……”

    天后语气还是那么温柔可亲,好似真的在为她考虑。

    苏予微微一愣,这些话,她听得懂。

    师傅无妄天君乃是仙界万古第一人,离飞升真神只一步之遥,在仙界和天帝平起平坐。

    作为凤族唯一的后裔,她还是颗蛋时便被师傅收为徒弟。

    当年她刚一破壳,八方祥云满天,万鸟齐鸣高贺,这红线那时便牵在了她与霍燃手上。

    天后急不可待前来定下婚约,更连说自己就是天定的太子妃。

    可现在师傅不在了,她也便难以胜任太子妃之位。

    她心头泛苦,却只是再一欠身:“苏予明白。”

    场面话已经说得如此漂亮,她若是再没有一点自知之明,那可真是愚蠢至极。

    苏予眼神落在霍燃身上,他仍是一脸淡漠,眉目间清晰是对她的厌恶。

    过去千年,她曾为霍燃取尾羽炼神器,以凤凰心血助他渡劫继太子位……桩桩件件倾尽所有,却仍换不来他片刻的目光停留。

    她深吸一口气,似要用尽最后一丝余勇问道:“这千年,你可曾有一刻为我所动?”

    她那哀切绝望的眼神让霍燃眉头紧皱,心中忍不住的烦躁。


    可他此刻只想快点结束这绑了他千年的绳索,于是冷冷吐出两字:“从未。”

    心中最后一丝火光,在嘴角化作一抹苦笑。

    苏予强撑着看向他眼底,声音轻得像一声叹息:“这些年,为你多添烦扰,对不起,从今往后便再不会了。婚约……就此解除吧。”

    从前年少轻狂恣意,自以为姻缘天定,她爱他所以他也必须爱她。

    如今历经两百年人间轮回之苦,她才懂得,勉强感情有多荒唐。

    月老见此情景,心下喟叹,拿出破缘刃。

    苏予与霍燃同时伸出手,腕上便显现出一根红线,幽幽泛着光,若隐若现。

    无人看得到,可是她知道,现出红线的那一刻,她心中在丝丝渗血。

    月老挥刃斩向那根红线。

    “住手!”殿外忽然响起一声厉喝。

    可破缘刃仍应声挥下。

    第四章终究求不得

    “筝——”一声。

    却见破缘刃被红线震开,可那根红线却丝毫未损。

    月老一惊,他这破缘刃乃是专断姻缘的,怎会没用?!

    殿外之人一身白袍,满披星光,神情肃整,踏进殿来。

    天帝见到他,眉头微皱,却还是微微颔首:“司命星君如何也来了?”

    司命正色道:“陛下,太子殿下与苏予仙君乃是姻缘天定,天命姻缘不可摧。”

    天帝闻言只是沉思,而霍燃却难以接受。

    他攥紧了手,痛恨的看着那手上的红线,以及——红线连着的苏予。

    那双瞳仁里燃烧的熊熊怒火,几乎要把苏予焚烧殆尽。

    她无力垂下手,想要用袖子藏住那罪魁祸首的红线,可下一秒,便被霍燃攥住了手腕。

    他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你如今可满意了?”

    苏予心底一凉,睁大了眼,说不出话。

    又来了,这种好似无辜的眼神。

    霍燃厌恶涌上心头,一把甩开她的手,跟着天帝天后离开。

    苏予看着手腕上那刺目的红痕,一声苦笑,上次被他掐住脖颈的痕迹尚未消除,如今又添一道。

    忽然,苏予跑出大殿,跟上了司命星君:“星君,这天命姻缘当真是解不开的吗?”

    司命黑沉的眼眸定定看着她,良久,只说了一句:“天命有道,世间八苦尽在其中,若改天命,必以命殒之。”

    也就是说,除非她与霍燃有一方死掉,不然,便是注定不死不休。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姻缘?

    她强求千年仍爱而不得,霍燃厌她至此,却又摆脱不得。

    求不得,怨憎会,仙人亦如此。

    一番话将苏予离去的背影压得格外沉重,而在殿门柱后凝月听到那话,不由死死握拳,眼中晦暗闪过一抹算计。

    神魔之井,空寂无人。

    苏予惯例检查完封印,疲累坐在树下石桌。

    以凡人之躯查验封印,实在过于勉强,幸好过往千年她对这封印了如指掌。

    她拾起茶壶,本想喝口茶,却突然全身一僵,再也动弹不得。

    苏予一惊,她这是中了定身术。

    茶壶跌在桌上,茶水洒了一桌,苏予眼前划过一道华光,地面开始轻微晃动。

    苏予便见本来被镇压在神魔之井上的神器玄音扇被灵力催动,封印神魔之井的阵法正被缓缓打开。

    而凝月便站在不远处,一边给玄音扇灌输灵力,一边狞笑着看她。

    苏予大惊,却发现定身术已经解除。

    “凝月,你疯了吗?再放出魔军,你我都得死在这!”苏予大吼一声,急急去拉枯树旁的示警钟。

    钟声轰鸣,凝月闪身而下,一掌将她打到神魔之井旁,冷笑:“不,死的只会是你!苏予,你不该回来的,死才是你的归宿。”

    苏予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神魔井的井口愈张愈大,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要将她拉进去。

    她扑上去,拉住凝月想要阻止她。

    这时,凝月忽然惊叫了一声:“容哥哥,快救我!苏予要把我推下去!”

    霍燃来了?苏予一转身,一阵劲风袭面而来。

    她身子往后一倾,往井中坠去!

    以凡人之身若入魔界,岂能有命活着?

    “霍燃,救我……”苏予止不住身子下坠,用尽全力呼喊了那个名字。

    霍燃的身影出现在井口,她朝他无助地伸手,却只看见霍燃负手而立,冷眼看着她往下掉。

    第五章颠倒黑白

    心底似刀割般剧痛,苏予清晰的认识到,霍燃痛恨她,痛恨到袖手旁观她去死。

    手慢慢垂了下去,眼瞳里只能看见那张无情冷漠的脸渐渐变小。

    自下往上吹的魔风,打着旋吞没了她。

    魔气打在身上,苏予只觉浑身筋骨,寸寸如烈火灼烧,她终于承受不住,痛昏过去。

    忽然,一道流光闪过,有人死死将她护在怀中,一同坠入魔界。

    魔界,黑云漫天,遍地枯黄,魔兽横行。

    苏予睁眼,发现自己趴在一个透着莲香的背上。

    她眼前晃啊晃,意识尚且朦胧,突然,一滴腥臭的血液溅在她脸上,把她一下惊醒。

    苏予睁大眼,便见数只魔兽如潮水般涌上,而霖风一手托着她,一手执剑厮杀。

    他身上衣衫早已被血染红,不知拼杀了多久。

    苏予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霖风居然会为了救她跳下神魔之井。

    她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她最爱的人要置她于死地,而有人为了救她不惜主动跳进神魔之井。

    眼见魔兽越来越多,霖风也开始伤痕越来越多。

    苏予不忍道:“霖风,你放下我吧,这样下去,你也会死的。”

    扶着她的手紧了紧,霖风喘着粗气,语气却是坚定:“我是天君座下的红莲,天君不在,我本就该护你平安。”

    有一瞬,苏予是恨的,若不是她被陷害下界变成凡人,这些魔兽又岂是她的对手。

    可如今,她只能任人护在身后,看着霖风遍体鳞伤却无能为力。

    苏予咬了咬牙,最终想到一个办法:“霖风,你将法力输给我,我试着召唤玄音扇。”

    玄音扇毕竟是她用了千年的神器,或许她可以再次打开神魔之井。

    法力灌输凡人之体,她只觉筋脉寸寸发出呻吟,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终于,天降一道白光,苏予如释重负:“真的可以,霖风,我们快走!”

    云霄殿。

    殿中肃穆非常,苏予和霖风跪在下首。

    天帝天后端坐其上,大殿众仙噤声不语,而凝月哭红了眼站在霍燃身边。

    天帝面色不虞,语气严厉:“苏予,今日你重启神魔之井,戕害凝月仙子,你可知罪!”

    苏予脸色惨白,浑身是伤,唯有依靠霖风才能勉强不倒地。

    她用尽全身力气质问道:“禀天帝,苏予一介凡人之身,如何能重启神魔之井?”

    凝月见此哭着开口:“苏予,是你叫我去神魔之井,说要与我尽弃前嫌,重归于好,骗我去后,你用玄音扇开了神魔之井,又想要推我下去。”

    她又哭:“两百年前如此,两百年后你还要再一次冤枉我吗?”

    真是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

    苏予心气上涌,咳出一口血来。

    还未待她开口,霍燃冰冷声音响起,沉沉打在心头。

    “是本君亲眼看到你要推凝月下去,竟还要在此胡说八道,颠倒黑白!”霍燃怒气勃发,满脸阴霾。

    他本以为下凡一趟她能长些记性,没想到劣根难改,心肠恶毒更甚从前。

    苏予诸多解释,都被他这一句生生堵在了喉头。

    她说得再多,也抵不过他仙界太子这一句。

    纵有千般冤屈,如今师傅不在,又有谁来替她做主?

    “禀天帝,苏予如若打开仙魔之井,为何自己还会坠入井中?还望天帝明察!”一个声音从她身旁响起。

    霖风的手坚定的支撑着她,苏予眼眶猝然一红。

    还是有人,还有人在她身后。

    霍燃脸色微变,一时没有说话。

    见霍燃如此,天帝心知有异,随即一言定音。

    “够了!苏予残害凝月,鞭刑三十以儆效尤!”

    第六章救救她

    司刑宫,整个仙宫最黑暗的地方。

    苏予跪在刑台上,默然无语。

    霍燃就站在她身后,他本以为她会像从前一样,再向他解释,哀求。

    可直到鞭刑落下,她仍然半句话都没和他说,这种无视,比起她以前嚣张跋扈都更让他生气。

    鞭声实实落下。

    每一鞭,苏予都能感觉到那铁鞭划破她的肌肤,打断她的骨头,带走她身上的血肉。

    但她始终一声不吭,纵然痛不欲生,她也不愿求饶,不愿认错。

    一鞭,又一鞭。

    她死死撑着,意识已经模糊,好似又回到了凡间那怎么也逃不出的痛苦轮回。

    每一世,都是不得善终,纵然她如何挣扎,想与宿命一争,还是活不过三十。

    被鞭笞致死,大概已经是第五次了吧,只是这次,尤其凄惨。

    耳边又似乎听到霖风磕头的声音:“太子殿下,苏予已是凡人,怎受得住仙界鞭刑,这三十鞭让我替她受下吧!”

    也听到霍燃冰冷的怒斥:“你算什么东西,来人,拉下去!”

    又一鞭落下,苏予终于倒地,她还是没撑下去。

    可她不想死啊,师傅,霖风……

    谁都好,救救她吧……

    一滴浊泪冰凉,苏予已然气若游丝。

    耳畔传来一声回响,仿佛是霍燃的声音:“住手!”

    霍燃冷冷盯着霖风被仙侍拖走,脸若寒霜。

    不过一朵红莲成精,竟敢在大殿上质疑于他!又想起他和苏予先前亲密姿态,便愈发看他刺眼!

    霍燃又返回司刑宫,可他没想到,不过离开半刻,苏予就已经如此凄惨。

    她从未在他面前如此虚弱,好像下一刻就会死去!

    他一时止不住的心慌,看着刑台上那被鲜血染就的人,想也不想便抬手阻止。

    司药宫。

    霍燃抱着苏予冲进司药星君殿内,司药星君人却不在,侍药弟子立时放下手中事务上前:“拜见太子殿下。”

    霍燃小心翼翼的放下苏予,冷声命令:“治好她!”

    侍药弟子上前审查,才发现不过是个凡人。

    他想到近来在仙界沸沸扬扬的传闻,心中不免对苏予轻慢下来:“殿下不必担心,只是看起来凄惨些罢了,只需一颗金丹便能治好。”

    霍燃不觉松了口气,接过金丹喂苏予吃了下去。

    金丹喂下,骇人的伤势立即好转。

    见霍燃随即一言不发,侍药弟子眼睛转了转,讨好道:“只是还有一事禀告太子。”

    霍燃眉头皱了皱:“说。”

    “凝月仙子先前在蛮荒待得久了,仙魂有损,只得万年莲心才可治愈啊。”

    霍燃又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只道:“知道了。”

    又定定注视了苏予片刻,霍燃心头那股沉闷却始终没有消散。

    从前她总是一刻不停追在他身后,笑容灿烂,说个不停,如附骨之疽,叫人厌恶至极。现在下凡一趟,竟变得沉静淡漠,叫他觉得陌生。

    只是,即便换了性格,心性之恶毒却完全没变。想到因她受伤的凝月,霍燃便干脆的拂袖离去。

    ……

    房间内盈斥着一股浓重的药香,苏予撑开沉重的眼帘,只觉恍然。

    原来她还没死,那一鞭,终是霍燃心软了?还是她的错觉?

    大抵是她糊涂了,霍燃明明早就想让她死的,不是吗?

    她床边,司药星君对霖风沉沉叹气道:“她一介凡人,如今魔气入体,伤及神魂,恐怕至于今生,再无来世啊……”


    苏予怔住了,心底酸涩蔓延。

    这第九十八世,她终究还是逃不过一个死字。

    霖风又问:“可有方法救治?”

    司药星君迟疑着道:“也有一法,太子殿下那儿收藏的敛神果或可一救。”

    敛神果?

    传说中十万年才得一颗的仙药,整个仙界恐怕都只有那一颗。

    若她还是苏予仙君,得到它也不过一句话的事,可如今她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况且霍燃恨她致死,怎么可能会愿意救她?

    苏予无声苦笑,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霖风忙上前扶住她。

    “霖风,罢了。”她轻轻摇头,任由自己靠在他身上,汲取着一丝来之不易的温暖。

    天命待她终是从未仁慈,千年的求不得,两百年轮回折磨,只能换来魄散魂飞,再无来世。

    也许这样也好,没有来世,她便永远不会这样苦了。

    霖风任由她靠着,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像是小时候师傅哄她入眠。

    她听见霖风声音低沉却又坚定:“不怕,师兄会保护你。”

    第七章世间最残忍

    苏予只觉眼眶泛酸,活了千万年,除了师傅,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会保护她。

    她又是哭又是笑:“你从前总说师傅未收你做弟子,你都从不承认是我师兄的。”

    霖风摸摸她的头,眼神深沉而悠远。

    他本是凡间普通莲妖,是苏予年幼时下凡玩耍,将他带入仙界。

    小姑娘已经忘记他的由来,可他始终牢牢记在心里。

    那个在莲池边傻傻对着一朵红莲许愿的小姑娘好似一下就已长大,可她不仅没有得到幸福,反而受尽世间至苦。

    看着苏予,他最终却只说了一句:“你放心,师兄无论如何都会救你。”

    苏予太累了,靠着那一点暖意,寻到一丝安心,她又闭眼,沉沉睡去。后来霖风说了什么,她没有听到。

    翌日天明,一直守在她身边的霖风便没了踪影。

    苏予踉跄着爬起来去找他,她如今受伤,按说霖风绝对不会在这时候丢下她不管。

    她心头隐隐不安,在无妄宫都寻不到人便找了出去。

    苏予半道拉住一个小仙娥:“请问可有见到霖风?”

    “霖风啊,好像昨晚去了一趟太子殿下的栖梧宫。”小仙娥歪头想了想才道。

    听到栖梧宫,苏予不由心头一跳,隐隐不安。

    霖风一定是为她去去求取敛神果了!

    顾不得周身疼痛,她跌跌撞撞跑到栖梧宫,殿门一开,她便看见了凝月。

    凝月一身月白睡袍,长发迤地,显然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苏予浑身一震,心底迟缓的痛了一下。

    原来这两人已经这般堂而皇之的同塌而眠了。

    想来她与霍燃的那一纸婚约实在是可笑,感情之中,不被爱的那个才是多余的。

    凝月见苏予脸色不好,心中得意:“苏予仙君,你来找容哥哥吗?”

    她故意将仙君二字咬得极重,又唤霍燃如此亲热。

    苏予的脸色便更是难看,她已经感受不到屈辱,可心里堵得生疼。

    千年付出,还不及眼前这女人耍弄的那一点点手段,她痛不能当,却又苦不能言。

    苏予攥紧双手,强忍住心头战栗,才问她:“我师兄在哪里?”

    凝月眉头一挑,冷笑一声:“你是说那红莲小仙?”

    苏予心头一颤:“你把我师兄怎么了!”

    凝月信手变出一颗万年莲心,脸上笑得得意张狂:“你师兄啊,他在这呢!”

    苏予看着那颗万年莲心脸色大变,如雷灌顶:“不,不会的……”

    她怎么也不愿相信,昨日还哄她入眠的师兄,今日便已身死道消。

    可那颗莲心上的气息,又明明是霖风!

    身后薄凉嗓音响起:“本君的敛神果岂是那么好得,他既想要,便只能用它自己换。”

    苏予回头,便看见霍燃信步走来。

    他顿了顿,又接着道:“可是,本君方才去看,最后一颗敛神果昨日我已经给了月儿。”

    苏予呆愣在原地,心中的情绪太过,反被瞬间压抑成一片空白。

    只能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说着世上最残忍的话:“不过本君是守诺之人,这颗万年玄丹本君便便宜你了,如此,我也不欠他什么了。”

    一颗散发着红光的丹药落在苏予脚边,她的心顿如千刀万剐,痛入骨髓。

    她红了眼,指甲陷入肉里渗出了鲜血也浑然不觉:“霍燃,你年少时,我师兄亦出手救过你,你怎能下得了手?!”

    见她终于撕掉了那层守礼恭敬的面具,却是为了另一个男人,霍燃心里燃起一把莫名的火。

    他薄唇微抿,凉薄道:“他本就不过一株红莲,入药救人乃是物尽其用!”

    苏予看着眼前痴恋了千年的人,头一次觉得如此陌生。

    “苏予,该给的也给你了,莫再踏入我栖梧宫,滚!”霍燃被她透着恨意的眼神一惊,语气不耐。

    她霎时间红了眼,疯了一般扑上前想要抢回那颗万年莲心:“把师兄还给我!”

    标签:

    九十八世的轮回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