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认定我们天生一对》(烷白烯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

    国家认定我们天生一对主人公叫烷白烯涯,是燕尾夹最新创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一个一见钟情见色起意,一个慢慢喜欢暗中诱钓,面对你时我不受信息素影响,所以我明确地知道我爱你。

    《国家认定我们天生一对》(烷白烯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融化又凝固的露珠,呯哐一声掉到青石砖板上,像是珍珠白玉偶然相扣,在四季转化里独留回忆,一轮皎洁的明月徐徐升起,

    今天,明天,数着三天就够了,他该走了。

    烷白站在书架下边的落地窗前两手插着袋子,头斜靠在书架一角,眸光寒气逼人,轮廓分明,根根有痕迹的眉毛被纠在一起了,

    他眼中放空的望着小雪之下的远空,白尖的天梯小角在浓烟雾气惨淡无关,只是圣洁的朝拜大地,像是救赎与希望,正如同他所遇到的光,每一分每一秒,时间流动,他的存在意义非凡。

    她很是乖巧,都有好好吃药。

    她好像跟他越来越熟络,她说话时候很喜欢思考,也总是很在意他是否看透她,

    她说话的时候很多小动作,有时候有些笨拙,但又很是搭配她的可爱。想着想着,那张脸上肌肤纹理就清晰的浮现在他脑海,让他觉得无所适从,心跳加快,这显然不是什么好的反应。

    他不该自动输入这么多的无关记忆,只会扰乱他的思考。

    他是异常坚定的人。

    还有董木兮昨天吃饭的时候,小声说了句脚冷,他多事记下了。

    就此事后,他觉得自己愈发的多管闲事,得反思原因,不能迷失自己。他最擅长就是分析预判,在最险恶的境地杀出血光,而这一切必须建立在自己理智,把自己如同机器一般不受外界影响,但.....

    烷白叹下一口气,抽出手来摸了摸两颊的滚烫,心底一把烈火浇得他心疼,他有点揪心难受,又不知道源头在哪?

    他为什么回来这里?

    为什么?

    就在他陷入连环问题拷问的时候,门被人敲响了,就在他打算走过去的时候,董木兮从房间里箭一样冲了出来,妖风席卷而来,他额前的碎发换了换方向,“我来开!”

    门外那人还在死命的敲,好像没有停下来等的礼貌意思。烷白看向那边不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门一打开,冷风凛冽的横冲直撞进来,两边的窗帘好像喝了几百斤白开水,鼓着肚子摇摆不定。

    “姐,你要冷死我吗?都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叫你给我开门?”少年埋怨的声音很重,调子倒也还是轻松成分多些,这会儿他才稍稍放下心。

    “不是来了吗?你是多娇生惯养啊,就晚了一秒钟就在这逼逼,再不进来我关了啊?听没听到?”

    董木兮不耐烦朝他做鬼脸,反正这货找她绝逼没有好事,她是认栽了,从小到大就爱闯祸,干了一档子破事还不让李女士知道,干等着她替他擦屁股,神了神了,好事做尽了,还得被这货坑的粪池都被挖掘机带走。

    董木兮从玄关处丢下一对新的毛绒拖鞋,叫他快换鞋,董天群弯腰换鞋,在抬头的那一瞬间正好和不远处的某人对上了目光,这男人着黑色休闲裤,白衬衫,眉眼拉长处缱绻生出紫蔷薇,紧闭的唇瓣更是性感至极,还有卓越的腿长,滚烫的胸膛,靠!这周身的荷尔蒙气息熏地人头皮发痒。

    待他从美色中脱离,他暗自在心底赏了自己一个巴掌,后边脑子一热就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拷问某人,“你,你谁啊?怎么在我姐家里?”

    烷白甩开董天群欲伸过来的双手,完全没有把他看在眼里的样子,嗤笑一身,声调滚过芝士牛奶一般的清朗,“既然你说这是你姐的家,那不该问问你姐我为什么在这?”

    董木兮走近她弟,把人从烷白的身前给拖回来,真是丢死人了,“你着什么急,我这不还没说吗?”

    “对人有礼貌一点,像什么样?”

    董天群装作没听到,眼神怪异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有种在照镜子的感觉,

    但自己和镜子那边的男人又差了一大截,那是成熟男人独特的魅力,想到这,他是觉得他姐完蛋了!就他姐那副好色样,十个董木兮死八个败在这男的石榴裙下,不过为着他姐的脸面,他还是得撒泼闹气几下,树立一下董木兮纯真少女的人设,

    不给这男的下马威,还真当他姐虚的。

    这货一通电话打来,神了都,人直接就在门口敲了门,这是什么流氓操作,她这是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真是丢死人了,搞得像是抓奸,可怜的当事人却什么清清白白,小手都没拉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啊——

    “那位是烷白先生,我的房东,这件房子是他的,我在这租了三个月的”董木兮瞥见她弟那不可置信的嘴脸,突然觉得好笑,但她视线转移到烷白身上的时候,又被无声的寒刀给划痛,他在生什么气,好像。

    “是吗?房东?我该喊你姐夫了吧!该干的我看一件也没少?王八蛋!”董天群对着烷白那是要打的手势,这可把一旁的董木兮给吓着了,她这弟弟今天太火爆了,简直不像平日,平日就算发火也都是脸臭臭且笑哈哈着的。

    董木兮扮着笑脸对烷白说“我这弟弟,说话很冲动的,你别跟他计较哈。”

    烷白说:“小毛孩的话有什么好计较?”

    董天群揽住董木兮的肩膀,很是很生气的骂对面的:右手手指都快指到人家鼻孔了,在董木兮看来就像是中年大妈同人家干架的常用招式,“你他妈侮辱我......姐,跟我回家!”

    “不走!我都交钱了,这是我租的房。”董木兮都无语了,这矛盾因什么缘故啊,

    完全没有追究的地方啊,但董天群丝毫没有松懈的样子,让她觉得很懊恼,“唉,你冷静点,多大事,你对烷白敌意太重了,人家真没做什么。”

    听到董木兮话时,烷白的耳根子有些涨红,不自觉的攥紧了的拳头在黑色西装侧边裤线处徘徊摩擦,

    “那多谢你的叫姐夫这个爱称,虽说我可什么都没做,君子祸从口出,你说我跟你姐发生了什么,要是真发生了,你也不至于现在才发现你姐在我家这边住,我自会登门求娶,大张典礼。”

    “虽说你长得人模人样,这房子在这地段也算有点小钱,但你配得上我姐吗?还求娶,你是什么老古董”董天群猛地抓住董木兮的手腕,一字一顿的宣告,“我姐是我的,一辈子都是。”

    董木兮的指甲戳了戳董天群的皮肤,使了个眼色给他,“说屁话呢?还一辈子?”

    “白日梦好作,做了二十多年也是足够了。”烷白眉心拧成一点,额头黑线,

    他预备离开了,和一个小孩闹腾什么也没个意思,不过心底的话不说完倒是难受,烷白收回抬出的右脚,“董木兮是董木兮,她是独立的客体,她有灵魂有思想,她不属于任何人,你只是她弟弟,

    仅仅是可怜虚弱的基因牵连,希望先生您的自知之明能在智商红线之上,及时纠正偏差,或者不会,我也可以教你,毕竟在教书育人这方面,我还是有经验的。”

    董木兮:“.......”

    独立客体?自知之明能在智商红线之上?纠正偏差?还牵扯到教书育人这个人类伟大的事业,她是感觉董天群要扑街了。

    没有一个字是骂人的?但整合在一起意思就变了,这......

    烷白走的时候是撞了董天群的半边肩膀,绕过沙发,走了一个大圈才返回自己房间的,这......

    烷白,他这是干嘛,这么,两个字,幼稚,完全和他不搭边两个字。

    “什么人,这是!”董天群扭头弹掉左边的肩膀,脸都臭成绿豆饼了,后边直接就赌气摔门跑了出去,

    只是弟弟?可怜虚弱的基因相连,董天群的胸前沸腾的怒火不断的灼烧这区区的,那男人嘴里轻而易举的毫无意义的一句话

    “凭什么,凭什么要说,为什么,她是我姐,只能是我的姐姐,不,不是的,董木兮是我姐,我是董天群,我爱惹我姐生气,我又喜欢看她开心,”

    别人指责,谩骂他,他都能用理智埋没感情,唯独他跟董木兮的关系......

    那是的独一无二,无可猜忌的!

    董木兮追到门口看着那双白色的球鞋子,还没叫出声,就听到一阵轰鸣的发动机启动的声音,

    她挨在玄光把鞋子给放进鞋柜里,真不知道董天群到底发生神经,之前不是恨她嫁吗?

    恨她没个男人吗?好不容易,有个可以争议的性别男的,即使还真没什么关系的男的,他就像只鸡公一样,把全身的毛像刀一样竖起来,冲过来见谁都几刀,

    但好像董天群变鸡公还有一回,那是她上初中那时候,董天群和她同在一所初中,那个初中和小学是合在同一个校区,这也方便了上下学,李女士派人来接,有一回,不知怎的,

    还在五年级的董天群在学校期中颁奖典礼的环节把她班班长给揍了一顿,下手丝毫没有个度,直接就把人的一颗门牙给打爆,那时候她在台下,清清楚楚,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那猩红的,发狂奋进的眼眸隐藏在帷幕的一角,

    而这,和他刚暴走时的目光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少年眼里的光加多了思考,那是时间的细磨,加之打亮,他知道董天群,她的弟弟,似乎真的有在长高,他每年新年都会把换下的旧鞋洗好,完整的,干净且陈旧的递到她面前,说着类似的话,“姐,这是今年的,收好!”

    三年级的董天群:“姐,这是今年的,唉,我真有在长大,

    你和妈都喜欢摸我的头,我讨厌,我班女孩子说,男孩子经常被摸头,那是一辈子长不大的,从今天开始我要以男子汉的身份警告董家最高贵的女人,不!准!摸!头!”

    初一的董天群:“姐,我加入校足球队了,呐”,

    “姐,我得变一下规则,我把破的足球做多一个分类给你,让你看看你弟弟董天群,每天都在变厉害!”

    高三的董天群:“姐,读大学会不会很无趣啊,我想偷偷去欧洲旅行,我没钱,借我点,好姐姐,以后我十倍还。”

    .....

    .....姐姐....姐.....姐!

    .......

    姐,跟我回家!

    标签:

    国家认定我们天生一对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