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医生是醋缸(免费阅读在线全文)主角季桑小说

    傅医生是醋缸(作者:肆媚)由主人公季桑的奇遇开始。在本站您可以免费阅读傅医生是醋缸全文内容。这是她第一次单独与人接触,当初闺蜜苏格还没有火的时候,一般都是她陪着,现在苏格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她得学会自己一个人。当然,这样的喜悦也要和她分享。

    傅医生是醋缸(免费阅读在线全文)主角季桑小说

    五楼左数第四间是傅以斯的办公室。门口的铭牌写着:外科傅以斯。

    季桑知道傅以斯正在手术室忙着,刚才的那一番慌乱,看上去病人的状况并不是很简单。

    门口虚掩着,想来是刚才走得急没有来得及关上。

    季桑站在门口,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的确说过等她结束便让她来找他,可是现在,他并没有在里面,想了想,季桑还在坐在了外面的长椅上等待。

    现在已经将近晚上七点,因为在孤儿院时饿久了,胃有些脆弱,所以季桑饮食一向很规律。可现在只不过才晚了半个小时,胃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医院的走廊有着独特的阴冷,季桑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休闲衬衫,有些抵挡不住,再加上胃痛,意识在某一段时间是迷糊的。

    傅以斯到底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季桑正胡乱响着,耳边传来格外明显的脚步声。

    助理小张几乎是小跑着才能够追上傅以斯稳健的脚步,一边努力跟在身后,一边叙述着

    “患者之前在b市做了手术,我已经联系了她的主治医生,正在手术,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够结束,他的助理已经将所有资料都传过来了”

    傅以斯顺手接过递过来的资料,快速地看了几眼,就已经将关键信息记在了脑海里

    “一个小时后,b市医院能够安排手术”

    傅以斯点头

    “那就安排车将患者送过去,联系了家属吗?”

    “联系了,正在赶来的路上”

    小张看着傅以斯眉眼的疲惫感,才想起他今天已经连轴做了三台手术,连饭都没有来得及吃上

    “傅医生,你要不要回去休息?”

    话刚说完,就见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小张立马刹车绷住身子,这才没有撞上去。

    傅以斯看着坐在长椅上的女人,眉头下意识地皱紧,捏了捏发酸的额角,这才想起自己在花园说过的话。

    察觉到正钉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季桑警觉地睁开眼,瞬间撞入一双如夜色深海般冷邃的黑眸,加上他嘴角那薄凉的弧度,让她身心微颤,立马坐起身。

    面前的男人颀长挺拔,外面穿着白大褂,内搭的浅灰色衬衫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他那好看的锁骨,从她这个角度可以将他完美的下颌线尽收眼底。

    “你….忙完了”

    季桑意识瞬间回归,直接站了起来,身体却因为胃痛而微微摇晃了一下。

    傅以斯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手,眉头蹙得更紧,像是在责怪季桑的愚蠢

    “怎么没在办公室等?”

    季桑手下意识地捂住隐隐作疼的胃,或许是因为一天内傅以斯两次扶住她没让她摔倒,她不自觉地变得稍微熟稔了一些

    “怕你不喜欢”

    她从家里的格局以及这两天少得可怜的对傅以斯的观察来看,他应该是一个对自己的领地极具占有欲的人,不会容许别人的侵犯。

    本来两人的婚姻就是在毫不熟悉的情况下建立的,她不会去做这种惹人生烦的事。

    傅以斯听到她这句话,眉头微挑,不拒否认。但同时也很敏锐地察觉到她捂在胃部的手

    “还没吃饭?”

    季桑抿着发白的嘴,轻轻点头。

    见这模样,傅以斯大概知道他这位妻子有一颗娇弱的胃了。看着自己手臂上她雪白的素手,他难得没有移开自己的手,嗓音有着刚忙完的嘶哑

    “先进去”

    说着抓着她的手往自己办公室走去,这一个动作,让季桑一愣,站在一旁的小张更是睁大了双眼。

    他看到了什么?

    对女人向来避之如讳的被他们戏称性冷淡的傅医生竟然主动拉着女人的手!小张夸张的眼神从傅以斯的身上移到季桑身上,打量着这个身着简洁却依旧难掩一身气质的美人,心中暗叹:

    原来傅医生喜欢清冷这一挂的。

    傅以斯转头见季桑愣在原地,顺着她的视线落在抓着她手腕的自己的手上,嘴角一勾,冷笑着松开她的手

    “怎么,嫌弃?”

    季桑连忙回过神,摇头。

    她只是感叹,傅以斯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不近人情。

    傅以斯眸光幽沉,笑意清冷,不再看她,直接走进办公室,也不管后面的人,自顾自地往自带的换衣间走去。

    门却没有关上。

    小张有些神奇地看着傅以斯这一番行为,咽了几下喉咙,上前

    “小姐?呃……你要不要进去等?外面挺冷的”

    季桑朝着他微微点头,便也走进了办公室。

    外面的确冷,加上胃痛,她的确有些承受不住。

    只不过她也没有关上门,反而是小张跟着进来,笑眯眯地问道

    “请问小姐如何称呼?”

    季桑一愣,想到他和傅以斯的关系,便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打听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小张的眼睛笑得都成缝了

    “那我就不打扰了,季小姐”

    说完麻溜地离开了办公室,还特意替他们关上了门。

    季桑:…….

    她总觉得傅以斯这位助理的表情有些意味不明。

    坐在办公室等待的季桑不知道,正在里间的傅以斯也不知道,就在这一刻,市一院性冷淡的高岭之花有女朋友的事情一下子传遍了医院的各个角落。

    那可是,真的多亏了小张的那一张大嘴巴。

    在等待地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季桑没有忍住趴在办公桌上睡了过去,可没有多久,季桑一张小脸变得惨白,眉头不安分地紧皱着,嘴里开始小声的嘟囔:

    “不要打,不要打小枫”

    “啊,不要打我们,我们没有偷吃”

    “我们没有偷吃,不要再打了”

    “小枫,我们不怕,那位记者阿姨说过会帮助我们的”

    …….

    傅以斯从里面收拾好自己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

    季桑穿着单薄的衬衫趴在桌上,闭着眼,眉头紧蹙,嘴里在说着什么,一张脸在办公室的灯光线更显惨白。

    眉眼微动,待傅以斯走进一看,就发现她额上的冷汗。

    “季桑?”

    傅以斯抿着嘴伸手在女人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

    季桑瞬间从噩梦中惊醒,瞳孔微缩,震惊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只见傅以斯眉头一皱,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过来

    “怎么了?”

    见她醒过来,一直盯着自己,傅以斯便直起身,将刚才拍过女人肩膀的手插进口袋。

    季桑的动作没有经过大脑考虑,下意识坐直身子,上前拉住他的衣袖。

    这么一个动作,不仅让傅以斯身形一顿,就连季桑自己也瞬间从刚才的梦魇的醒过来。

    季桑立马抽出了自己的手。

    脸上有着无措,甚至懊恼地咬了下自己的唇

    “你…好了吗?”

    傅以斯头发微湿,身上消毒水的味道也轻了不少,想到睡着前听到的水声,季桑讶然。

    市一院的设施这么好吗?医生的办公室里面自带淋浴间。

    傅以斯松了松衬衫领口,将自己的外套递给季桑

    “走吧”

    季桑呆愣地接过他的衣服,看向已经走到门口等着的傅以斯,察觉到他眉眼间的不耐,连忙跟了上去。

    一路上,两人碰上了不少人,而且都是用一种打量的目光落在季桑的身上。

    傅以斯面色无异,倒是季桑有些疑惑

    刚才医院都没有这么多人,怎么现在这个时候人突然多了这么多?

    季桑不知道的是,在知道傅以斯有女朋友的消息后,医院上上下下,男男女女都不约而同地装作工作到五楼外科诊室来溜达一圈,想要看一下能够摘下傅医生这朵高岭之花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一路,季桑走得格外地艰难。

    她不像傅以斯,可以忽略那些人的目光,这样的关注是最令她头疼的。

    小时候在孤儿院,因为被关注吃了苦,所以,她一直惧怕,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所谓社交恐惧症。

    坐到车上的那一刻,季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车内有些昏暗,掩盖掉了很多东西,却无法掩盖季桑眼底潜藏着的恐惧。

    傅以斯坐在驾驶座,盯着她,看了半晌。

    季桑察觉到,转过头来

    “怎么了?”

    傅以斯没有说话,开动了车子。

    又回到了沉默安静的气氛之中。

    季桑有些累了,软着身子坐着,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窗户,偶尔转过头看着窗外s市的夜景。

    也是这样才发现,这根本不是回家的路线。

    想到早上傅以斯说的话,季桑以为他这是要带自己去他在医院附近的公寓取车。

    手指无意识地按在腹部。

    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没吃饭,到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

    傅以斯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不动声色地将油门又踩下去了几分。十分钟后,车子在一家餐厅前停下。

    季桑眨了眨眼,转头看着傅以斯

    “不是去你公寓拿车吗?”

    傅以斯解开安全带,下车,转而走到季桑这边,替她打开车门

    “先吃饭”

    听到这话,季桑忽而抬头看了傅以斯一眼,一时没有下车,傅以斯也不急,站在车门口,一直等着。

    旁边的人看了过来,季桑脸色微烫,突然觉得这样绅士的傅以斯一点也不是冷冰冰的。

    垂眸下车,季桑一直跟着傅以斯进了店里。

    显然,傅以斯对这家店很熟悉,不用服务员的引领,就走到了里头的包厢。

    季桑微微扬眉,他们从医院过来到这边不过十几分钟,中途傅以斯打了个电话。

    今天晚上两人回到外面吃饭是偶然·的,一个电话就能够订到这家高档饭店的包厢,季桑这个时候才深刻的了解到。

    傅家在s市的底蕴到底有多厚。

    坐下后,傅以斯熟练地点单,全是清淡的菜系,甚至还点了一个粥。向来嗜辣的季桑想要点一个辣菜,却被他深沉的眼神无声打断。

    等服务员走后,傅以斯向后微微将背靠在椅子上,淡淡地说了一句

    标签:

    傅医生是醋缸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