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我的情深不悔完整版-周子暮陈渔免费在线阅读

    周子暮陈渔是著名作者子暮渔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下面看精彩试读!第1章开始内容简介老婆,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如果老天爷再赐给我们一个孩子,我愿用十年寿命换。昨日温情历历在目,手中仿佛还有余温,可给她永世承诺的周子暮,却突然翻脸!这是他曾发誓用命去爱的女人,...

    你是我的情深不悔完整版-周子暮陈渔免费在线阅读

    内容简介

    老婆,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如果老天爷再赐给我们一个孩子,我愿用十年寿命换。昨日温情历历在目,手中仿佛还有余温,可给她永世承诺的周子暮,却突然翻脸!

    这是他曾发誓用命去爱的女人,可到头来,他发现自己就是个笑话。被这个心机深重的女人玩得团团转,还辜负了那个为了他差点连命都没了的女孩。他恨!恨不得拉着她一起下地狱!

     

    第一章 余温

    深夜。

    柔和的灯光闪烁,倒映出一对痴缠的浮动剪影。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伸手将女人揽进怀里,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老婆,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如果老天爷再赐给我们一个孩子,我愿用十年寿命换。”

    女人心里一痛,转身抱住男人。

    “别瞎说,孩子要看缘分,会有的。”

    安慰了男人,可她的心却如刀割。

    她知道,孩子不会有!

    当年他们一起去冰城游玩,周子暮掉进冰窟,她当时正好月事,却不管不顾跳进冰冷的河里将他救出,从而导致宫寒,每到月事都疼得几乎丢掉半条命。

    好在,周子暮对她一往情深,对孩子也抱着期待但不强求的心态,不能生就不要。

    但她知道,他内心深处想要自己的孩子。

    她也想啊,拼了命都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泪打湿枕巾。

    陈渔摸了摸眼角,醒来。

    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泪如雨下。

    又做梦了!

    昨日温情历历在目,手中仿佛还有余温,可给她永世承诺的周子暮,却突然翻脸!

    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她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撕了个粉碎,纸屑纷纷扬扬,她的哭声传得很远……

    一周后,周子暮推开家门,看到满地的凌乱,眼底迅速染上一层寒气,直接穿过客厅,去往二楼卧室。

    “陈渔?”

    门推开的那一刻,一股浓烈的酒味混杂着烟味袭来,周子暮被呛得连连后退。

    里面一点动静没有,他急切地走进去,开灯、开窗帘、开窗,看到醉在床边的陈渔时,眼中划过一抹痛苦,但很快,便被冷意取代。

    这是他曾发誓用命去爱的女人,可到头来,他发现自己就是个笑话。

    被这个心机深重的女人玩得团团转,还辜负了那个为了他差点连命都没了的女孩。

    他恨!

    恨不得拉着她一起下地狱!

    可终究,他还是没忍心。

    因为他爱她,很爱很爱!

    所以决定让她离开。

    余生,他会用来照顾白雪,也为陈渔赎罪。

    可她呢?

    非但不认错,还反咬白雪心机恶毒,并表示死都不会离婚,不会成全白雪。

    想到她疯狂的样子,他心里的疼惜少了几分。

    一把将地上的人拽起来扔到床上,冷冷地说道:“恶有恶报,现在把自己弄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有意义吗?陈渔,离婚协议书呢?你今天痛痛快快签了,这栋房子还有卡里的一百万都归你,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

    陈渔醉了,但是脑子格外清醒。

    说什么喝醉了就不会痛,都是骗子!

    喝醉了,心只会更疼!

    她听着从周子暮嘴里出来的恶有恶报四个字,心痛的想死去。

    “恶有恶报?真希望报应早点来!如果报应来的时候我已经死了,记得——去我坟前告诉我一声,让我也高兴高兴。”

    陈渔看向周子暮,他还是那么帅,还是她最爱的那个样子,他的领带,是她亲手选的。

    四目相对,周子暮看到的是一双满是血丝眼泪的眼睛,就像一把匕首,扎进他的胸口,扎得他喘不过气。

    他烦躁地起身,怒声质问:“陈渔,事到如今,你到底还想做什么?”

    陈渔惨笑,“我想要你。”

    第二章 可真贱!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周子暮咒骂了一句,突然上前,狠狠地按住了陈渔。

    “你一直都这么贱吗?离了男人过不下去?”

    周子暮双目赤红。

    陈渔惨笑,心狠狠地疼起来,说出口的话,却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

    “对,我现在就想,你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有很多男人喜欢我,我随便勾勾手指头,就有无数人愿意——睡我。”

    轻飘飘的声音,忽远忽近,周子暮几近窒息。

    “陈渔,既然你犯贱,那我就成全你,这是你自找的。”周子暮咬牙切齿。

    他要弄死这个该死的女人。

    夜,很漫长。

    加注在身上的痛,很痛。

    却比不上周子暮给的耻辱,耳鬓厮磨间,他掐着她的脖子,恨不得掐死她。

    “陈渔,这是你想要的,是不是不管在你身上的男人是谁,你都能欢快迎合?你可真贱!”

    那些话,就像匕首,扎得陈渔的心,千疮百孔。

    痛得她说不出话。

    她怕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哭出来了。

    周子暮仿佛不知疲倦一般,陈渔咬着牙,直到把唇咬破也没有吭一声。

    她不反驳,那副无所谓的态度落在周子暮眼中,是默认。

    是无声的嘲讽。

    嘲讽他这些年来痴心错付,有眼无珠!

    “说话啊,解释啊!喜欢吗?”周子暮心中怒意翻滚,下手更重。

    陈渔终于承受不住哭起来,她用力推着周子暮,捶打着他,指甲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滚开,滚开!你给我滚!我不要你了,我不要你了!”

    她以为忍忍就过去了,却没想过换来的,竟然是撕心裂肺的报复!

    不要你了!

    这四个字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扎进周子暮的心,也彻底让他失去了理智。

    “这就受不住了,我看你跟四五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挺开心的!这会跟老子装清高!我是你男人,伺候我是你的义务,你就好好受着吧!”

    痛苦的时间总是很漫长。

    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陈渔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而那个漫长的过程,将她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碾碎。

    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心,被碾压成了碎末。

    她放弃了反抗,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到她的样子,周子暮的心狠狠疼起来,他恨不得拉着她一起下地狱。

    “别装了,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满足你了,一会儿把离婚协议签了,以后我跟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周子暮狠下心说着,收拾了一下东西便要离开。

    “等等。”陈渔开口,声音沙哑,每说一个字嗓子都剧烈的疼着。

    “你还有什么事儿?”

    周子暮声音陡然拔高,刚刚升起的那点同情,再听到陈渔开口后,消失殆尽。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善罢甘休。

    陈渔挪动着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将一张纸扔给周子暮。

    “拿走,以后我跟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周子暮满脸不耐,但还是捡了起来,脸色渐渐变了。

    薄薄的纸片上,除了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只有一行小小的字:自愿放弃所有财产,净身出户。

    陈渔两个字,苍劲有力、干净洒脱。

    周子暮捏着纸片的手,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渔望着窗外的蓝天,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再给他,“你想要的,我成全你。”

    “陈渔,你可真恶毒,净身出户?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瞧不起我?”周子暮难以置信,他不相信陈渔会这么轻易放手。

    陈渔笑了,笑声中满是自嘲。

    不要财产,都变成了恶毒!

    原来她在周子暮的心目中,已经不堪到了这样的地步。

    第三章 勾搭

    笑声戛然而止。

    陈渔看着周子暮,缓缓说道:“随你吧,你要是觉得心里不安,折算成人民币打到我的卡里。”

    那些身外物,她真的不在乎。

    “陈渔,我警告你不要耍花招。”周子暮听着她的笑声,心里很难受。

    他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这是陈渔的花招。

    陈渔的心,密密麻麻地疼起来。

    周子暮离开后,她洗了个澡躺在床上。

    就开始做梦,梦里全是她跟周子暮在一起的画面。

    他把她抱在怀中,他的全世界都是她。

    可画面一转,周子暮就彻底变了脸,冷漠绝情,不顾她的死活。

    她感觉自己跌进了冰冷的水里,窒息的感觉淹没了她。

    “子暮!”

    陈渔从睡梦惊醒,已经是大汗淋漓。

    她难受的捂住胸口,不知过了多久,那种窒息的感觉总算消失,而她已几乎虚脱。

    直到这时,她这才发觉不对劲,睁开眼,就看到一张让她痛恨至极的脸。

    白雪,这个恶毒心机的女人,也是她曾经最信任、最依赖的人。

    “陈渔,你没事吧?”

    白雪坐在轮椅上,语气关切,可眼神中却满是得逞。

    陈渔看了眼她身后,没见周子暮,冷笑道:“这里没有外人,何必演戏?”

    白雪笑了笑,“是啊,有什么好演的,你已经输了。”

    “咳咳咳——呕——”陈渔猛地咳嗽起来,头朝着白雪。

    白雪嫌弃地撇开脸捂住嘴。

    陈渔趁机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躺回去的时候顺便调了下角度。

    “我承认我输了,离婚书我也已经签字了,你不去当舔狗跪舔周子暮,还特意跑来羞辱我,真是难为你。”

    陈渔声音里满是嘲讽,顺手拉了下睡衣。

    露出白皙的皮肤上,一道道鲜红的痕迹。

    白雪的脸色瞬间变了,“贱人,都离婚了还勾搭子暮!你活该被抛弃。”

    “不过是个男人,凭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你要想要跟我说一声我送你,何必费尽心机抢?

    白雪,抢去的一定香吗?就算你抢去又如何?就你残废着两条腿,也只能躺着当条死鱼。

    我很怀疑,男人会对死鱼感兴趣吗?”

    陈渔毫不客气地嘲讽。

    白雪气得脸都扭曲了,“陈渔,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能不能站起来只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说起来我也要这把轮椅,不然我怎么能顺利抢走子暮呢?”

    陈渔笑了,“人在做,天在看,一个贱人一个瞎子,你们俩早晚会遭报应。”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的废物,活着有什么意义?当年还不如直接淹死,子暮还能记住你的好,年年给你烧点纸钱。”

    白雪冷哼一声。

    陈渔脸色煞白,无法怀孕是她一生的痛。

    她看着白雪,善良让她无法说出诅咒生不出孩子的话。

    “你今天来,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吗?那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可以滚了。”

    白雪笑起来,摆弄了一下手上的戒指。

    “我是来告诉你,子暮跟我求婚了,下个月我们就会结婚。我说想用这个房子做婚房,子暮说一切都依我,所以,你什么时候搬出去?我要找人重新装修,新人新气象嘛。”

    白雪的笑容有多得意,陈渔的心就有多痛。

    “我收拾一下就走,但在我离开之前,你先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这张肮脏的脸,我会吐!”

    陈渔挣扎着坐起来,顺势将手机关上。

    白雪听到她的话脸色微变,但想到马上就能让她消失,便忍住了。

    “子暮说了,虽然你说净身出户,但看在过往的份上,你把你的私人物品带走吧。”

    白雪缓缓开口,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标签:

    你是我的情深不悔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