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熠宸白若离小说阅读器哪个好

    主人公叫楚熠宸白若离的小说是《230046》完结,是作者风少涵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1章开始第1章 被逼顶罪 楚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 穿着大红嫁裳的白若离,满身疲惫仰望着不远处冰冷的男人。 直至此刻,她都不敢相信今晚便与自己成亲的楚熠宸,亲手把她送进景族最骇人的牢狱。 白若离极力...

    楚熠宸白若离小说阅读器哪个好

    第1章 被逼顶罪

    楚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

    穿着大红嫁裳的白若离,满身疲惫仰望着不远处冰冷的男人。

    直至此刻,她都不敢相信今晚便与自己成亲的楚熠宸,亲手把她送进景族最骇人的牢狱。

    白若离极力压抑内心的煎熬,强装镇定问:“阿宸,为什么?”

    楚熠宸朝白若离走近,桃花眼带笑睨着白若离,竟是难得的缱绻。

    仅这一丝柔情,便勾得白若离又复欢喜,重怀希冀。

    却听他说:“雪茹胆小又纯洁,她不能背负屠景骂名,你和她的身形最像,你替她最合适。”

    霎时,白若离血色尽失,心口仿佛被划破,疼的她难以呼吸。

    半响,她才艰难挤出话问:“萧雪茹,就如此重要?”

    萧雪茹不能背上骂名,那她呢?

    可楚熠宸却似笑非笑睨着她,极致嘲讽。

    白若离连看第二眼的勇气都没有。

    可她还是不肯死心。

    他都答应和她成亲了,难道对她就没有半分情意?

    她低头,颤抖扯住他的衣袍,哽咽哀求:“阿宸,别对我这么狠心……”

    楚熠宸低头望着脚边卑微的白若离,她哪里还有半点白景族大小姐的傲气清贵?

    他微微俯身,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用从未有过的温情语调问她,“白若离,你不是很爱我?”

    白若离怔怔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她爱慕他一事,在景族早已不是隐秘。

    但她还是近乎虔诚回答:“是,我爱你。”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便沦陷。

    可下一刻,楚熠宸却突然甩开她,还冷沉说:“你既如此爱慕我,难道不该为我做任何事?”

    白若离摔倒在地,痛呼还未出口,却又听他残忍说:“只不过是顶罪这种小事,你都不愿,你的爱慕不过如此!”

    这一字一句仿佛冰凌,刺得白若离每一寸肌肤都是冷的。

    他怎能这般践踏她的心意?

    为了萧雪茹,他已经是非不分了吗?

    白若离红着眼,忍着委屈倔强说:“阿宸,你可别忘了我是白景族的大小姐,让堂堂景族为区区黑蛟顶罪,祖父绝不会同意!”

    楚熠宸眸光一狠,他最厌恶的就是白若离从骨子里带来的清高。

    他故意恶劣说:“白景族已应允了。”

    白若离满眼不可置信,可楚熠宸却还意味深长说,“白若离,我到要看看,到了刑堂上你是否还能保持这该死的骨气!”

    留下此话,他便离开了。

    楚熠宸走后,没有谁再来见白若离。

    她越来越不安,而直到被拖到刑堂,她才明白楚熠宸话里的真切含义。

    她的好叔叔,竟然在刑堂上帮着楚熠宸做伪证,而疼惜她的祖父,却始终没有出现。

    白若离跪下刑堂之中,只觉得刺骨的冷,这四海八荒,她仿佛只剩一个人。

    这时,却听楚熠宸冷情质问:“白若离,如今证据确凿,你还不认罪!”

    心,好像又被狠狠捅了一刀!

    白若离仰望着高堂上的楚熠宸,这个她爱了三百年的男人,哪怕说着弥天大谎,可他却是一派理所当然。

    他分明知道,一旦定罪,她会被刑雷碎骨,彻底沦落成废物。

    但他,就是如此迫不及待逼她。

    白若离苦笑,她现在才知道,这场爱恋,原来不过是一场劫难。

    她没有辩解的余地,只凝视着楚熠宸,轻问:“楚熠宸,这三百年来,你可曾有一刻爱我?”

    话落,却听他嗤笑一声,道:“从未。”

    分明只是轻飘飘的两个字,却彻底压垮了白若离。

    两行清泪滑落,她失魂落魄眼望他,凄哀低喃:“白若离,认罪……”

    认罪之后,白若离便被拖倒了刑台。

    九九八十一道刑雷,将她劈的劈开肉绽,景骨俱毁。

    纵然恍惚,可她分明见到,楚熠宸就在邢台不远处,居高临下,满目冰冷。

    白若离闭眼,留下两行血泪。

    错付深情,这代价太狠了。

    可白若离没有想到,楚熠宸还能更绝情!

    碎骨之后,她被扔到了深渊之狱最低层,一群真正穷凶极恶之徒,像争夺天材地宝般朝她扑来!

    “你们别过来!”她刚逃到牢狱口,却又被拖了进去。

    奋力挣扎间,却听他们说:“三皇子吩咐,只要能剥下这女人一寸景脉,便可减刑百年!”

    “不要!不——!”白若离绝望喊道。

    没了景脉她还怎么活?

    楚熠宸,就一定要对她如此干净杀绝吗?!

    最后,惨叫声响彻整座渊狱。

    却没有谁来阻止。

    第2章 敲断傲骨

    转眼已是一年后。

    一年的时间,对景族而言,不过是修炼一息的时辰,可对白若离来说,却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这日,她刚经历一场厮打,好不容易能够休息片刻,可却被强行拖到了渊狱门口。

    “白若离,不过一年不见,你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独属楚熠宸的嘲讽,狠狠刺进白若离心间。

    她满眼冷漠望着不远处的男人,身上的每一寸痛都提醒着她,他有多残忍绝情!

    楚熠宸也打量着她,蹙眉震惊她的伤痕。

    却听白若离说:“三皇子,这不都是拜你所杀生丸&铃赐?”

    “如你所见,我如今卑贱如蝼蚁,三皇子可满意?”她盯着他,恨到咬破了嘴唇。

    楚熠宸神色突然阴沉,都这副样子了,她竟还敢同他傲?

    他不甘上前,扔出一句杀手锏,“白若离,你祖父病的快死了,你不想去见他最后一面吗?”

    白若离果然慌乱。

    她抓紧他的手臂,急切问:“你再说一遍!祖父他怎么了?”

    楚熠宸勾唇笑着,故意慢悠悠说:“你祖父病的快死了,可怜景族堂堂战神,临死之际,身边竟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白若离深呼吸着,强装镇定,“不会的,白景族受祖父庇佑多年,他们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可楚熠宸却冷笑一声,说:“白若离,你怎么还是这么蠢,你以为你叔叔为什么能出堂做伪证?”

    白若离的心一点点凉了下来,又听楚熠宸说:“不妨告诉你,早在你上刑堂之前,你祖父已经重伤不愈,连人形都维持不住了。”

    “不……怎么会这样……”白若离悲痛跌倒,原来不是祖父不要她,而是有心无力。

    “白若离,只要你肯跪下求我,我可以考虑带你去见你祖父,要是……”

    楚熠宸话未说完,白若离已然跪下磕头!

    还极尽卑微说:“三皇子!是我错了!求你带我去见我祖父……”

    是她错了。

    守着几分傲气,救得了祖父吗?

    这厢,分明如愿以偿了,楚熠宸的神色反而越来越难看。

    还甩袖冷言:“早这么听话多好。”

    最终,楚熠宸将白若离带到了一个腥臭肮脏的洞穴面前。

    白若离不敢置信,她的祖父,堂堂景族战神,竟被扔到一个连巴蛇都不愿意呆的地方!

    她跌跌撞撞跑进,见到却是已经奄奄一息的白景!

    “祖父!”白若离哽咽喊着,颤抖着抚着景首,压下酸楚轻说:“祖父,小白来看你了……”

    “是小白的错,我来晚了。”

    可白景却没有半丝反应,气息也越来越弱,景腹的伤口甚至还在不断渗着鲜血。

    白若离越来越慌,最后泣不成声,只紧紧抱着景首哭求:“祖父,求您睁眼看小白一眼啊……”

    “你祖父被神器所伤,普天之下只有冰灵芝能续命。”一旁的楚熠宸突然发话。

    白若离立即明白他的意思。

    她连忙奔到他面前,跪下恳求:“求三皇子赐药!求您救救我祖父……”

    楚熠宸没有表态,却用一种令人倍感屈辱的姿态,挑起白若离的下颚。

    还别有深意说:“我和雪茹缺一个典妾,你说谁来做合适?”

    所谓典妾,便是借腹生子的一具孕体,主人家用秘法培出胎儿打入其体内,待瓜熟蒂落,孩子与典妾没有半丝血缘。

    所以,典妾是最为屈辱下贱的一类人,连人间花街女子都不如!

    白若离恨到指甲都嵌入了肉里,却又万分无力,楚熠宸让她看到祖父的惨状,不就是在告诉她,她没得选!

    她抹掉眼角的泪,宛如抹掉最后的尊严,强颜欢笑说:“我最合适,求三皇子让我做您的典妾。”

    第3章 杀她

    转眼一月过去。

    整整一月,白若离亦过得生不如死。

    为成为完美的孕体,她必须服下大量毁坏根基的药物,而她新婚夜的美好,也屈辱交代给胎儿移体之时……

    种种耻辱,唯有见到祖父伤势好转时,才有些减轻。

    只是,他却仍未醒来。

    “祖父,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样?还狠心伤到了你的神魂……”白若离抚着白景的鳞片,心痛无法制止。

    神魂之损,不可挽回,遑论有多痛?

    可她如今灵力尽失,连屏蔽痛感都做不到。

    “祖父,都是小白的错,若是我当初听您的话,没有招惹楚熠宸就好了……”白若离呜咽着,懊悔像巨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

    倘若没有招惹楚熠宸,白景族就不会轻易被分崩,祖父堂堂战神又怎会沦落到连伤药都求不到。

    如今,她除了觍着脸求楚熠宸,完全没有其他办法。

    无助如浪潮般涌来。

    白若离忍不住像从前一样握住祖父的手寻求安全,哽咽问着,“祖父,小白该怎么办?”

    这时,白景的景爪微弱颤动了一下,白若离瞬间坐直,激动到语无伦次,“祖父,你听得到对不对!”

    眼泪流的更凶,可白若离却笑得灿烂,还说:“祖父!小白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

    她抹了一把泪,认真说:“祖父,小白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

    话音刚落,殿门处却传来尖锐的嘲讽,“白若离,你如今不过是自身难保的阶下囚,还想着救这老头,做梦呢?”

    来人正是萧雪茹,而她穿着的正是金色的王妃正装。

    白若离认得,那裙摆处流光溢彩的珍珠,分明原是自己那凤冠上的宝珠,是祖父曾不远万里为自己寻来的百岁生辰贺礼!

    可如今!!!

    好一个楚熠宸!

    白若离盯着珍珠,恨得唇都被她咬出血痕。

    萧雪茹欣赏这白若离的屈辱,只觉得快意。

    她瞥了一眼白景,又故作姿态说:“啧啧,真是可怜呐!白若离,要是这死老头知道你靠卖身才给他吊着命,你说他会不会气得魂飞魄散?”

    白若离心中一寒,警惕挡在白景面前,怒道:“萧雪茹,你要干什么!

    可萧雪茹却突然变脸,一巴掌甩了过来——

    “放肆!区区卑贱典妾也配直呼本王妃名讳!”

    “啪”的一声,白若离被打的摔倒在地,疼的半边脸都麻了,内心更是翻江倒海般难受。

    可她再恨,在怨,却只能忍耐。

    她爬起来,倔强护在白景面前,一字一句说:“三皇妃,这也是你祖父,你诅咒他就不怕遭天谴吗?”

    萧雪茹却嗤笑说:“他算我哪门子祖父!这老头眼里只有你白若离!我同样有白景血脉,可无论是功法,宝物,我哪点比得了你!”

    白若离被这番无耻的话气得浑身发抖。

    但她还是忍着愤怒,为祖父辩解说:“三皇妃,你是蛟,蛟和景所用之物本就不同!”

    蛟的承受能力远逊于景,稍有不慎甚至会爆体而亡!

    可祖父的苦心竟然被萧雪茹曲解至此!

    萧雪茹显然不信,还凶狠扣住白若离的伤口,怨毒说:“白若离,你自以为血统纯正,可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

    白若离痛的满脸惨白,却又见萧雪茹恶毒笑说:“痛吧?可这还没够呢,白若离,我要你彻底陷进沼泽里,永远都别想出来!”

    说完,她猛然朝殿门撞去,“嘭”的一声巨响,还伴随着她惊慌的呼救:“冥哥哥,救命……姐姐要杀我!”


    第4章 上刑

    白若离还没反应过来,却就被一道力量击中,猛然撞在柱子上,又狠狠砸落在地。

    五脏六腑似乎都移了位,她疼的吐出一口淤血,刚一抬头,却正好撞见楚熠宸要撕碎她的冷眼。

    而他怀里的萧雪茹却得意一笑,还无声说:“你死定了。”

    白若离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惊恐。

    而楚熠宸阴沉扫了她一眼,目光定格在祖父身上,还说:“白若离,我果然对你们太仁慈了。”

    凉意子脚底升起,她还未来得及辩解,却又听楚熠宸冷酷说:“来人!上刑!”

    马上,有人拿着刑具进来,可他们竟然是朝着白景走去!

    “不要!”白若离跌撞着朝白景跑去,惶恐解释着:“楚熠宸,是萧雪茹自己跌倒的!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可楚熠宸却只上前拖住她,捏着她的下颚逼她看行刑。

    她眼睁睁看着他们靠近白景,她拼命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开禁锢。

    她悲切哀求着:“楚熠宸,求求你!求你放过祖父……他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可最终,一阵阵电光还是击下!

    白景瞬间鲜血淋漓,哪怕在昏迷,它也发出悲痛的嘶鸣!

    白若离哭得声音都哑了,却只能一遍又一遍求着,“楚熠宸,我错了,是我不分尊卑,不识好歹,你罚我吧,怎么罚都没关系,可祖父是无辜的……”

    这时,楚熠宸终于挥手停下来刑罚。

    他冷着脸说:“白若离,记住你祖父的惨状,你若是再作妖,我会让他比现在悲惨千倍万倍!”

    白若离心碎到极致,也恨到发狂,可无能为力却比恨更让她绝望,她根本不敢露出半点不满。

    她逼自己露出屈服的姿态,扯着他的衣袍跪求,“三皇子,我一定好好听话,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向西,只求你别伤害祖父。”

    楚熠宸低头望着白若离哭得红肿的眼,心中倏尔起了些波澜,他的神色不自觉缓和了些。

    一直盯着他们的萧雪茹突然快步上前,虚弱倒向楚熠宸,蹙眉说:“冥哥哥,刚才不知伤到哪里,我的灵力好似有些不稳,现在好难受。”

    楚熠宸神色一变,立即甩开白若离,转而抱起萧雪茹。

    带人离去之前,他还吩咐:“把白若离关起来,胎儿未坐稳之前不许她出门!”

    白若离神情一慌,她若被关起来,谁来照顾祖父?

    “不要!”她奋力追出去,哀求着:“三皇子!我保证一定好好怀胎!求求你别关着我!”

    “楚熠宸!求求你了……”

    可他的背影却原来越远,始终没有回头。

    ……

    白若离苦苦熬着,三月之后,胎儿终于稳了。

    白若离终于有了一次出门的机会,她迫不及待朝祖父的洞府走去。可进了洞府一看,她却喜悦瞬间凝滞。

    洞里空荡荡的,只剩地上湿漉漉的一大汪血迹。

    她蹲下身,颤抖伸手触摸这汪暗红,触碰的瞬间,熟悉的血脉之力便传递过来!

    这血!是祖父的!

    祖父怎么会流这么多血?他又被带去哪里了?

    楚熠宸是不是说话不算数了?!

    她要去找楚熠宸!

    可白若离刚站起来,后颈却突然传来一阵钝痛,倒下昏迷的最后一瞬间,她隐约瞥见一截金色裙摆……

    第5章 他如恶鬼

    昏昏沉沉间,白若离感觉自己被人挪动。

    可她努力想睁眼,意识却越来越涣散。

    似梦非梦间,她仿佛听见了阴冷的一句:“赶紧动手,不要留下痕迹。”

    剧痛传来,白若离仿佛感觉有什么东西离自己而去,她痛吟着,拼尽力气想醒来。

    可哪怕她能清晰感受到每一处的疼痛,但她就是醒不过来,恍然间,她想着,自己会不会就这样疼死?

    恍惚间,她仿佛来到了云间,祖父穿着雪白的战袍朝着她伸手,微笑喊着:“小白……”

    白若离欣喜伸手递上前,谁知,手腕却突然传来传来剧痛!

    再看之时,慈爱的祖父突然变成了一脸煞气的楚熠宸!

    白若离神色瞬间僵硬,惶恐挣扎着喊:“怎么是你?!我祖父呢?!”

    却见楚熠宸猛然压过来,掐着她的脖子冷戾道:“白若离,谁给你的狗胆拿掉我的孩子!”

    他的力道越来越狠,白若离都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只下意识辩解,“我没有……”

    窒息实在痛苦,就在白若离放弃之际,楚熠宸反而放开了她,还不顾她身下淌血,一把将她拖到了水幕面前。

    他还残忍笑说:“白若离,接下来请你看一出好戏。”

    白若离被迫仰头,喉咙的刺痛还没有缓解,却见到水幕中突然飞现出一条白景!

    是祖父!

    祖父没有死,还醒了过来!

    可她刚想凑近细看,却见白景被困住,几人拿着锋利的刀朝白景走去!

    难以言喻的惶恐席卷了白若离,她抓紧楚熠宸,急切问:“你们要做什么?!”

    却见楚熠宸低沉一笑,却又无比凶狠说:“你杀了孩子,雪茹悲痛过度伤了身体,景族的景骨历来大补,战神的景骨想必更加有用!”

    “轰然”一下,白若离的天仿佛塌了。

    她不可置信望向楚熠宸,却见他的眼里只有绝情,狠戾……恐怕连地狱里最毒的恶鬼都比不上他半分!!

    “吼——”

    一阵凄惨的景吟响起,白若离扭头一看,却见一把利刃深深没入了白景的景脊!

    “不要——”

    白若离嘶喊着,疯了似的扑向水幕,心痛快要死掉却也阻止不了那残忍的一幕继续。

    这是,楚熠宸俯身擒住她,阴鹜说:“心疼吗?痛就对了,你杀掉我的孩子时,有没有想过我有多痛?”

    白若离挣扎着,十指掰扯得鲜血淋漓,却还是挣脱不了桎梏,“楚熠宸,你为什么不冲我来,祖父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啊……”

    可水幕中,凄惨的景吟一直没停过。

    白若离痛苦到现了景鳞,维持不住人形,她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痛恨自己的无力。

    她匍匐在他脚下,卑微至极仰头,“楚熠宸,求你罚我吧,饶了祖父,求你了……”

    可楚熠宸却笑着,满眼阴冷嘲讽,“白若离,你不是傲的很,不屑给我这不详的黑景生孩子?怎么就求饶了?”

    白若离拼命摇头,哑了嗓子哭求,“是我错了,我不傲了,我一定听话乖乖生孩子,求求你被剥走祖父景骨。”

    可楚熠宸却冷漠踢开她,徒留残忍的决断——

    “晚了。”

    第6章 最后的清白

    第6章 最后的清白

    景骨,终究还是被剥走。

    可楚熠宸没有收走水幕,白若离眼睁睁看着祖父被扔进肮脏的洞穴,满身伤痕,奄奄一息。

    她用通音镜和楚熠宸认错了千百次,也求饶过无数次,可哪怕她喊道喉咙沙哑渗血,楚熠宸却一直宛若未闻。

    整整一月,白若离都已绝望到疯乱。

    楚熠宸终于来了。

    白若离立即爬向他,抱着他的腿求着:“三皇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一定好好做您的典妾,求求您帮我祖父治治伤好吗?”

    楚熠宸却一脚踢开她,居高临下嘲讽:“真该让大家好好欣赏你这难看下贱的模样!”

    白若离眼中闪过屈辱,她没了景骨景脉,如今人不人,景不景,就算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有多难看。

    可当她抬头时神情没有半点怨恨,微笑的样子,仿佛把他说的下贱当做了夸赞。

    她甚至还能讨好说:“三皇子,卑妾现在的样子您还满意吗?”

    若是他不满意,她还可以更下贱一些。

    这样……他是不是就会答应救祖父?

    楚熠宸冷冷盯着她,眼眸内暗芒奔涌。

    他俯下身,挑起她的下颚,声音却如同淬了毒的冷:“满意?白若离,你杀死我孩子的账算的清吗?”

    白若离却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满怀希冀说:“我赔!我可以在给你们怀一个孩子,马上——”

    话未说完,却被楚熠宸暴怒打断,“雪茹身体已不堪重负,无法承受秘法,白若离,你拿什么赔?!”

    白若离被他狠狠甩开,恰好摔落在水幕边,只一抬眼,她便看见白景伤口上那不断溢出的鲜血。

    整整一个月没有任何治疗,祖父该是有多疼?

    白若离忍痛,撑着身体一点点爬回楚熠宸的身边,小心央求:“都是我的错,是我该死,我愿意把这条命赔给萧雪茹,只求你放过祖父……”

    可楚熠宸却冷嗤,“白若离,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

    白若离的眸光瞬间灰败,她只剩这条命了,如果这都不可以,那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她空洞着眼,绝望流泪,“楚熠宸,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祖父?”

    这时,楚熠宸却缓缓蹲下,伸手拨弄她的的衣襟,意味深长说:“白若离,你都成了卑贱典妾,取悦男人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白若离瞬间白了脸,下意识远离楚熠宸,她一动,楚熠宸当即沉下脸,冷说:“看来,你还是学不乖。”

    白若离不可置信望着他,不明白他怎么能提如此荒唐的要求?!

    做典妾,她只是一具容器罢了,可取悦他,生下的孩子分明是有自己血脉!到时候,她怎么忍心把孩子交给别人?

    这时水幕里突然传来一阵悲痛的景吟!

    白若离迅速扭头,却发现白景在洞里翻滚着,竟然有一头蛟在撕咬它!

    “不要……”白若离抱着楚熠宸,碎心哭求,“我做——我什么都做,求求让它停下来!”

    楚熠宸却挥袖坐在上凳子,不耐烦说:“那就表现给我看,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出了顺从,她别无他法。

    白若离努力忍着泪,颤抖攀上他,动作生涩,满心荒芜……

    第7章 别扔下她

    第7章 别扔下她

    自从承欢,白若离便没再出过殿门一步。

    日夜的耻辱将她的尊严践踏得一干二净,救治祖父是她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

    好在,她终于怀上了孩子,只是,楚熠宸却不允许她去见祖父,只偶尔肯施法让她看一看水幕那头的祖父。

    而如今,她的肚子已经显怀,而她也已经有一月未见到祖父,她每天最常做的,就是呆坐在凳子上,静静为祖父祈福。

    恍然间,她又出现了幻听,“小白……”

    是祖父的声音!

    猛然一阵泪意上涌,白若离更加用力闭眼,只盼能幻听久一点。

    “小白,怎么不理祖父了,是怪祖父现在才来看你吗?”熟悉的声音刚落,又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拉住了她。

    有温度?

    白若离猛然睁开眼睛,眼泪瞬间决堤!

    是真的!祖父真的站在她的面前!

    她猛地扑过去,抱住老人,委屈哭着:“祖父,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好想你……”

    “傻孩子,我怎么不会要我的宝贝孙女!”老人拍着白若离的背,假装生气说:“小白不哭,告诉祖父是谁欺负你了,祖父去揍他!”

    听见这熟悉的维护,白若离破涕而笑,心中更是五味翻杂。

    却又听他说:“小白,你瘦了这么多,是不是孩子闹你了?说起来你娘当时怀你也特别辛苦……”

    白若离咬唇忍住哽咽,默默听着。

    祖父越是关心,她越是悔恨。

    她根本不敢深想,祖父现在知道了多少?

    缓了许久。

    她能说出口话却只有,“祖父,是我错了,我当初不该不听你的话,我对不起你……”

    她引狼入室害了自己,更连累祖父至此!

    “小白,祖父从来没有怪过你。”老人轻声安慰,白若离泪眼婆娑抬头,却只望见一双担忧的眼眸。

    “祖父……”她哽咽着,不敢正视他的眼。

    老人默默为她擦泪,只笑说:“等此间事了,我们祖孙俩就找个世外桃源,避世隐居。”

    就在这时,却见殿门突然“哐”得被人推开!

    “还世外桃源?想的倒是到美,只是你们有那个命走么?”活落,萧雪茹已经到了跟前。
    老人率先挡带白若离面前,冷说:“你这不知羞耻,败坏人伦的黑蛟,竟还敢出现!”

    萧雪茹眼眸骤暗,转瞬却讽笑起来,“老头,论不知羞耻谁比得上你亲手教导出来的白若离?”

    说着,萧雪茹恶毒瞟向白若离,白若离顿时一慌,阻止道:“萧雪茹,你住口!”

    萧雪茹得意一笑,当即大声说:“老头,你还不知道吧?白若离为了救你不但不要脸去爬床,还做了人尽可夫的典妾呢。”

    “就连她肚子里的这块肉,将来喂狗还是喂鱼都是我说了算,你们还有什么资格高高在上?”

    “你这毒妇!滚!”老人被气得发抖,暴怒之下,提起仅剩不多的灵力要把萧雪茹打出去。

    可萧雪茹却得逞一笑,毫不畏惧迎掌上前!

    她扭身极快闪到白若离身侧,阴沉沉盯着白若离的肚子低说:“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同时,那带着汹涌灵力的掌风毫不留情朝着隆起的肚子拍去!

    白若离根本避闪不及,眼睁睁见着祖父奋力护在自己身前,见着他不断口吐鲜血。

    “祖父!!”

    两人摔倒在地,白若离顾不得身下疼痛,颤抖着扶起已经现出快原形的祖父,慌得牙关都在打颤。

    萧雪茹瞟了一眼白若离裙底的鲜血,得意一笑,不再上前。

    “祖父……你不要睡,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白若离慌乱求着,把身体里仅剩的灵力往他身上输送。

    可老人微弱的呼吸却让她惶恐的连呼吸都艰难。

    老人却缓缓摇头,抬手握住她的手臂阻止她,费力挤出一句,“小白,被白费力气了……”

    白若离只疯了似的加大灵力输送,“祖父!我能救你的,一定能就你的!”

    只是,老人的脸色却越来越灰暗。

    “不!不能这样!”白若离拼命阻止,哭喊:“祖父,你别生气,别扔下我,别离开我……”

    可老人伤痛望着她,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能说出来。

    灵力用尽,他彻底化成原形。

    标签:

    230046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