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你时空气很甜》寒时丁玖玖完本-寒时丁玖玖小说

    《爱你时空气很甜》是由作者曲小蛐最近写的言情小说,文文章布局大气,强推。爱似骄阳情似火小说试读:“我见天光崩解如世界末日,也见你为我撑起新的黎明。”

    《爱你时空气很甜》寒时丁玖玖完本-寒时丁玖玖小说

    病房安静。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泄入,  在窗台上搁着的花盆里洒下明媚的暖意。

    房间里只有仪器细微的电流声音。

    丁玖玖坐在床边,  眼睛旁边还带着余红,正一眼不眨地看着病床上仍在昏迷中的人。

    她坐了不知有多久,  动也未动。

    直到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

    丁玖玖终于有所察觉。

    她眼皮动了动,慢慢抬起望过去。

    进来的徐婉晴面有疲色,但神色不算沉重。

    丁玖玖心里先松了下口气。

    “……阿姨,主刀医生怎么说?”

    徐婉晴走到床边,“已经顺利度过术后危险期,  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丁玖玖情不自禁地攥紧了手,  “……太好了。那医生有没有说,  他什么时候会醒?”

    “这个还要看个人恢复,不过你也不需要太担心。”徐婉晴皱眉,“玖玖,你从昨天到今天中午,  应该一点都没有休息过了,真不需要去睡一下吗?”

    “……”

    丁玖玖抬头,  露出个有点憔悴的笑。

    “阿姨,我想陪着他,……等亲眼看着他醒过来,我才能安心。”

    徐婉晴:“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先垮掉的。”

    “困了的时候,  我会趴在床边休息一下的。”

    见丁玖玖执意,  徐婉晴也没有再劝,  只又补了一句。

    “寒时的爷爷今早得的消息,已经坐着私人飞机在来的路上了,你……”

    丁玖玖没有急着开口。

    她的目光缓缓扫过病床上的人,每一条白色的绷带与纱布的痕迹都让她眼睛和心里刺痛。

    看完之后,她才抬起头,神色平静。

    “阿姨,这次我不会再做逃兵了。”

    女孩儿的脸上甚至浮起了一个极浅的笑容。

    “昨天一天我都浑浑噩噩……守在手术室外的时候我对自己发誓——只要他能活下来,哪怕他成了残废甚至是植物人,我都一定要和他在一起——相比于昨天压在那废墟下面时我所身经的那个地狱,再没有什么能把我吓退了。”

    徐婉晴目光慢慢定下。

    须臾后,她笑,“需要我帮你给寒时的爷爷带句话吗?”

    丁玖玖微怔了下。

    徐婉晴莞尔玩笑。

    “开|战之前,先震慑敌方,这是心理战|术。”

    丁玖玖也回过神,眼角弯下去,声音平静。

    “好,那就请阿姨帮我转达寒老先生——昨天,差一点我就一无所有,所以从今以后,我无所畏惧。他如果还想用那些手段,我奉陪到底。”

    丁玖玖稍作停顿,随即也玩笑似的说了句,语气却认真。

    “——他如果想送寒时进监|狱,那今后所有的探视机会,我都提前占了。”

    徐婉晴笑容更甚。

    “这你倒是不用担心……”她若有深意地看了病床上的人一眼,“有些人如果不是自己掉链子,现在应该跟老爷子坐在谈判桌两头才对。”

    丁玖玖一愣。

    未等她反应,徐婉晴摆了摆手,“好好照顾他。”

    女人转身出了病房。

    ……

    不知道是不是丁玖玖的“战|前放话”起了作用,当天寒老爷子到了医院,只站在病房外,一边听着主治医生小心翼翼的汇报,一边面无表情地审度着房间病床上差点被包成木乃伊的孙子。

    到最后听完,他也没进门,转身离开了。

    从头到尾,始终把丁玖玖当做空气一样的状态。

    丁玖玖并不在意,甚至还松了口气。

    ——

    她现在只想守着这人醒来,不想再闹出任何不愉快的插曲。

    所幸,丁玖玖并没有等上太久。

    傍晚五点四十左右,从病房外走进来的丁玖玖走到桌前抽了纸巾,擦干手,疲倦地揉了揉眉心。

    她转回身,正准备走到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脚步就突然僵在了原地。

    丁玖玖睁大了眼睛,有些呆滞地和病床上的人对视了几秒。

    “你……醒了?”

    寒时眨了眨眼。

    他刚准备开口,突然便见女孩儿头也不回地往病房外跑。

    寒时正愣着,又见女孩儿一阵风似的折了回来,伸手去按病床旁的护士铃。

    ——

    着急慌乱,全无理智。

    寒时还从来没有看过丁玖玖这样的一面。

    只是看着看着,他便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寒老爷子早便把主治替换成了寒家的私人医生,这边一按下铃,门外护士站的就连忙跑去通知。

    两分钟后,寒家的私人医生便走进病房。

    做了一些基本检查,医生点了点头。

    跟旁边的护士交代了一些医嘱后,回头对病床上的寒时问:“寒先生,情况就这些,您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吗?”

    寒时原本一直盯着床边的丁玖玖,而丁玖玖则一直紧张地看医生,此时听到医生的话,她才连忙去看病床上的寒时。

    寒时闻言皱了下眉,笑着问。

    “别的伤处没什么关系,医生,我脸没毁容吧?”

    医生被问得一愣。

    ——

    他给寒家做私人医生这么久,可没听说小寒总是个这么自恋的性子啊?

    连丁玖玖也疑惑。

    医生迟疑了下,“这个当然没有,除了额角发根位置会有一点伤痕……寒先生是觉得脸上哪块区域不舒服吗?我们要不要再进行一遍仪器排查?”

    “不用了,没毁容就好。”

    寒时微勾了唇角,转向丁玖玖——

    “能勾人出轨的一般都是颜好,为了等你眷顾,我也不能毁容啊,对吧?”

    “…………”

    白紧张了好几秒的丁玖玖气得想捶他——

    都什么时候了,这人还记得这件事。

    而旁边的私人医生和护士,看向丁玖玖的目光顿时也变得十分复杂了。

    既有人之常情的探究和八卦,又包含对人性沦丧的道德谴责。

    看得丁玖玖逐渐面无表情。

    偏还辩解不能。

    等医生护士离开后,丁玖玖坐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

    她并不说话,放任病房里安静得像是那人仍未醒来。

    寒时等了一会儿,笑问:“生气了?”

    “嗯。”

    女孩儿坦诚得让寒时有些意外。

    “是因为我刚刚的话?”

    “……你明知道是因为什么。”

    “……”寒时无声地叹了口气,桃花眼的眼角微微扬着,看起来颓懒又散漫,笑都不正经。

    “可就算是再给我一次、十次、一百次的选择,我还是会这样做。……这你就生气了,那以后的几十年我们怎么办?”

    丁玖玖一怔。

    回神后,她赧得脸颊微热,不自觉地转开目光,低声,“谁跟你……以后的几十年……”

    寒时却认真地看着她。

    “我没有在哄你,我是说真的。”

    “……”丁玖玖转眸看他。

    寒时:“哪怕告诉那个时候的我,我一旦进去,以后就再也没机会睁开眼睛看你了——那我还是会进去。”

    丁玖玖的呼吸微滞。

    她攥紧了指尖,“你这样……有没有考虑过,如果你真的出了事,那我怎么办?”

    “……”

    一提到这个,寒时眼底的温柔却陡然冻成了冰块。

    “想过。”他面无表情,轻眯起眼,“一想到很有可能会便宜了林晏清那个王八蛋,我就觉得自己能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丁玖玖:“…………”

    丁玖玖哭笑不得地叹气,有些无奈。

    “你明明已经知道了,我和他只是骗你的了吧?”

    寒时闻言,面上情绪一滞。

    须臾后,他看向丁玖玖。

    两人对视了几秒,寒时向旁侧转开眸子,哑声笑起来。

    “我还以为,你想要一直瞒我、拿他做借口搪塞我……怎么却放弃了?”

    “因为你是个疯子。”

    这一句话间,女孩儿的眼圈蓦地红了起来。

    她扭开脸,压下了情绪上骤起的波澜,才重新转回去——

    “……而且是个执迷不悟的疯子。”

    寒时垂眸,笑。

    “我是。”

    “我以为的为你好,我为你考虑的那些……你全然不顾,我没有见过比你更偏执的疯子了,寒时。”

    寒时笑得更加愉悦,他抬眼看向女孩儿,眸里漆黑微熠,“很高兴你终于认识到这一点了,玖玖。”

    “……”

    丁玖玖垂眼看着他。

    今天以前,她从来没有在这个角度观察过寒时。

    不得不承认,面前的人生了一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极为祸害的脸。

    flower里,她还记得自己对这张脸的第一印象——

    满脸刻着“薄凉”,偏一双尾线半勾的桃花眼。

    犹如一件风流薄情相的艺术品。

    他后来那些谑弄与亲近于是一并被她打为“多情”,只想敬而远之,却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就陷在里面出不来了。

    她以为的薄情偏是最专情也最深情。

    甚至到了不顾生死执迷不悟的程度。

    这大概是flower里那晚上的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曾预料到过的事情。

    丁玖玖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她缓抬头。

    “我不逃了,寒时。”

    “这一次,无论结果、无论过程,我会一直站在你身旁。

    标签:

    爱你时空气很甜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