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爱燃尽,一朝成劫by装可乐0310-装可乐0310小说

    《当爱燃尽,一朝成劫》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作者为装可乐0310,主角是季洁程浩然,季洁程浩然小说精彩节选:第1章开始第1章 心太疼 门把转动的声音响起。 季洁倚在窗边,看着身材挺拔、面容俊逸的男人,抛开所有的杂念,微微一笑。 “浩然,回来了。” 程浩然眯起眸子,看着倚在窗边的季洁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对上她...

    当爱燃尽,一朝成劫by装可乐0310-装可乐0310小说

    第1章 心太疼

    门把转动的声音响起。

    季洁倚在窗边,看着身材挺拔、面容俊逸的男人,抛开所有的杂念,微微一笑。

    “浩然,回来了。”

    程浩然眯起眸子,看着倚在窗边的季洁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对上她那双满是笑意的眸子,黑眸中写满厌恶:“季洁,我警告你,别挑战我的耐心,也别在我面前耍心机。”

    难道又是她的手段?

    看来他对她还是太仁慈,她竟敢一而再的骗他!

    看着愤怒的男人,季洁拿起一个文件晃了晃,她脸上带着笑容,压下眼底的落寞:“你还欠我一杯交杯酒,喝了这杯酒今夜陪我,明早我就签了它,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绝不会妨碍你跟傅晓。”

    程浩然皱着眉头,一把捏住季洁的下巴,“你又想搞什么花样?”

    季洁微微一笑,伸手将酒杯送到了他嘴边,“你欠我的,不还上我是不会放手的。”

    四目相对,季洁清楚的看到程浩然眼中的厌恶,她脸上的笑容就要僵掉的时候,程浩然接过酒杯,将杯中酒一仰而尽,“你真够贱的。”

    “还不够。”季洁拿下酒杯扔出窗外,直接踮起脚,笨拙地将唇凑了上去。

    为了这一天,她看过许多的电影,既便如此,此刻的季洁还是充满了无措,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最后,她一咬牙直接将他推倒在沙发上,小手用力撕扯他的衣服。

    见程浩然不为所动,季洁咬牙在他耳边说道,“程浩然,我说到做到,只要你肯陪我一夜,我马上签字!”

    两人依偎在一起,程浩然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惹火的身材。

    季洁柔软的小手在他衣服上一阵撕扯,就已经让程浩然浑身前所未有的火热,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程浩然看着脸颊红得快滴出血的女人心里一阵悸动,静静地看着她挣扎了片刻,心里的火气再也压制不住,一个翻身将她压在地板上。

    冰凉的地板让季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咬着牙没动。

    “记住你的话,如果你食言,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程浩然咬牙切齿。

    他最恨被威胁!这个该死的女人,上一次威胁他娶她,这一次威胁他要了她!

    没有怜香惜玉,程浩然直接进去。

    钻心的疼痛传来,季洁一声闷哼,感觉有血缓缓流出,她疼得皱起眉头,嘴唇都快咬出血,却忍着不吭一声,颤抖着手圈住了他的脖子。

    男人咬牙切齿在她耳边讽刺:“跟那么多男人鬼混过,以为补一张膜就是第一次了?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单纯了?”

    话音落,程浩然更加用力,季洁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她不想让程浩然看到,也不想再做无谓地解释,随即闭上眼睛,不再去看他那双充满讽刺的眼睛。

    心太疼!

    坚硬的地板将她白皙的皮肤硌的通红生疼,她全然不顾,只在心里欺骗自己,程浩然还在她身边!他跟她在一起。

    第2章 我也会害怕

    她紧闭双眼的模样深深刺激了程浩然,他双眼喷火,嘴角满是讥讽:“终于忍不住暴露本性了?动作这么笨拙,演得真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朵纯洁的白莲花。”

    看着这样的季洁,他突然就想到了被他锁在抽屉里的那些照片,全是她穿着暴露依偎在不同男人身边娇笑的模样,他不由握紧了拳头加大了力气。

    “白莲花是傅晓,千万别搞错了。”季洁忍着剧痛,睁开眼睛看着他还不忘讽刺。

    “闭嘴!”程浩然猛的往前,季洁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却视而不见,咬牙说道:“这就承受不住了?真以为我会相信你?季洁,想想你跟那么多男人鬼混过,真让我恶心。”

    嘴上说着恶心,可他脑海中全是那些惹火的照片,视线落在她锁骨处的红痣上,他握紧了拳头,非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加大了力度。

    “季洁,你就这么想吗?是不是就喜欢跟不同的男人做?你怎么这么贱?”

    原本以为这个女人的一切早就跟他没有关系,可此时此刻,程浩然发现他的心依然会痛。

    曾经他用尽了生命宠她爱她,恨不得将她捧在掌心。

    可她呢?只不过把他当作一次跟朋友间开玩喜的赌注,一边享受着他的爱与付出,一边跟别的男人肆意享乐。

    因为季家生意出现危机就设计他娶她,因为傅晓知道她太多的事情就想害死傅晓,她恶毒又自私!

    要不是傅晓告诉他真相,恐怕他现在还头顶一片草原宠着他的程太太。

    “季洁,你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女人。”程浩然双眼通红,一手掐着季洁的脖子,恨不得直接把她掐死。

    季洁全身剧痛,可身体的疼痛哪有心里的疼痛来的狠?

    当初听信‘好闺蜜’傅晓的话,以为男人都喜欢女人性感的模样,特意去拍了一组大尺度的写真想留给程浩然看,却没想到写真被傅晓拿走后P图,出现在程浩然面前的就是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

    到现在,她都记得程浩然将那些照片摔在她脸上时愤怒的样子。

    他当时恨不得掐死她,一如现在。

    窒息的感觉袭来,季洁脸色涨红,忍不住咳嗽了几下,多么想就这么死在他手里,死在最爱的人手里也是一种幸福,可她不能,她不能用自己这条苟延残喘的命,毁了程浩然一辈子。

    “浩然,不要,我喘不过气来了。”季洁挣扎着想要掰开他的手。

    可他的力气那么大,她用尽了全力也没能撼动分毫。

    眼泪顺着眼角不停地滑落,季洁望着程浩然,悲伤又难过,曾经最深爱的人如今恨不得她死。

    她真的要死了!她很想问问程浩然,如果她用死来证明,他可不可以相信她?心里绝望蔓延,季洁松开了手停止了挣扎。

    程浩然如同困兽,怒吼一声停止了动作,他受不了季洁那样的眼神儿!她有什么资格埋怨他,有什么资格委屈?

    季洁哭起来,她抱着程浩然的腰身歇斯底里地哭着,似是想将这三年的委屈全部哭出来。

    浩然,你知不知道我快死了!我也会害怕!

    第3章 真的解脱了吗?

    她不想再忍耐,只想痛痛快快地爱一回,然后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程浩然一动不动,她的哭声就像一把尖锐的刀子刺进他的胸口,连呼吸都困难。

    他多想拥她入怀,吻去她所有的泪,像曾经承诺过她的一样,爱她到老,不让她流一滴眼泪!

    可一想到傅晓险些丧命,直到现在还要靠药物维持生命,他的心就瞬间冷硬起来,无情地将季洁推开,拽过衣服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就像看着恶心的垃圾一样。

    “满足了吗?满足了就签字!”

    季洁浑身散了架一样的疼,对上程浩然的眸子,只一眼就移开了视线,那样的眼神,是她生命无法承受之痛。

    她慢慢撑起身子,每走一步仿佛都要跌倒,最终艰难地走到了窗边,拿起笔盯着离婚协议书许久,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一笔一画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用早就准备好的印泥按下手印。

    看着那一抹红色的指纹,她的心痛到麻木。

    结束了!真的结束了!想到那份诊断书,季洁用力闭了下眼睛,下定了决心。

    程浩然,现在开始,我不能再爱你了!余生珍重!

    程浩然自始至终都看着她,她每走一步他的心就跟着颤抖一次,可一想到她做过的那些事情,强压下想过去扶住她的冲动。

    这一定是她的阴谋,她想用这样的方式逼他心软,逼他妥协。

    季洁走过来,将离婚协议书塞到程浩然手中,张了张嘴,最终一句话没说转身往外走,她怕一开口就会忍不住流泪。

    程浩然一怔,看到离婚协议书上的签字,心突然狠狠地疼起来,他愤怒地瞪着她,似有千言万语想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明明是解脱了,为什么他的心却仿佛空了一样难受。

    从卧室到门口,短短十几步的路,季洁却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脚下踉踉跄跄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晕倒,她告诉自己不能在程浩然面前倒下。

    在踏出门的那一刻,季洁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她似乎听到程浩然惊慌失措的声音,还有他的手机铃声,一定是傅晓打来的。

    季洁醒过来的时候,还躺在她一直住的卧室里,她对着头顶美轮美奂的水晶吊灯愣了好久,直到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发现她醒了,问道:“季小姐,您醒了,我是程总安排过来照顾您的,您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季小姐?季洁愣了一下。

    对,她又做回了季小姐,不再是程太太了。

    昨晚,程浩然在晕倒的她以及傅晓之间,选择了傅晓。

    虽然明白那是必然的,可心还是不受控制的难受。

    “我没事,你走吧。”季洁撑着想坐起来,却发现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女人急忙扶着她起来,一双手十分粗糙,看到季洁皱了下眉头,她尴尬地说道:“我是个粗人,之前在程总公司做保洁,程总也是突然让我过来照顾您。”

    保洁?季洁险些失笑。

    派个保洁照顾她,程浩然还真是看得起她。

    第4章 原来是找好了下家

    “多谢,不过我跟程浩然已经离婚,我不需要他假好心,您请回吧。”季洁满脸寂寥。

    女人一听她是原来的程太太,心中唏嘘不已,不过瞧着她可怜,还是去厨房端了一碗粥给她,“季小姐,离婚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养好身体要紧,你年轻长得也好看,不愁没出路的。”

    季洁垂眸掩去眼底的苦涩与落寞,“程浩然与傅晓感情好吗?”

    “……还可以。”女人犹豫了一下,“傅特助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程总对她很好,公司里的员工也都很喜欢她。”

    季洁苦笑,“我输了!”

    她输的彻底,傅晓那个女人不但在程浩然面前演戏,就连在普通的员工面前都演戏。

    “季小姐也不要太难过,离婚了就往前看,能做夫妻也是要看缘分的。”女人劝她,总觉得眼前这个憔悴毫无生气的女人跟她听到的那个恶毒的程太太似乎不太一样。

    “谢谢。”季洁视线落在无名指上,一枚粉色的钻戒闪闪发光,这是程浩然送她的婚戒,只是如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她摘下钻戒递给女人,“这个送你,谢谢你照顾我。你走吧,我也要去我该去的地方了。”

    女人不敢要,看着季洁总觉得她有些想不开,劝了许久也不走,季洁为了让女人安心,当着女人的面给顾城打了电话,“是我,我跟程浩然离婚了,来别墅接我吧。”

    挂断了电话,季洁将钻戒塞给女人,“睹物思情,这东西在我这里只是徒增伤感,你拿去卖个好价钱日子也好过一些,我就当为自己积德了。”

    女人推脱不掉,一直等到顾城过来接走季洁才离开。

    两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季洁从电视上看到程浩然的一切。

    他回了程氏,短短两个月时间就将程氏推上了十年来的巅峰。

    他与傅晓成双成对地出现在媒体面前,被媒体称为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大众似乎集体忘记了程浩然之前结过婚的事实。

    季洁苦笑,她作为一个过去式,被程浩然与傅晓抹杀的一干二净。

    顾城走过来直接将电视关掉,眉心透着无奈与疼惜,“季洁,你又何必?”

    “不看看他做得有多绝,怎么能让自己死心?”季洁笑笑,“走吧,今天是去医院的日子,我也要为自己赌一把。”

    隔了两个月,她终于决定接受手术,死了是她命该绝,活下来就是新生。

    如果可能,她希望医生能把她对程浩然的记忆一起切掉。

    顾城终究没再说什么,给她披上一件毛呢外套,扶着她出了门。

    程氏总裁办公室,程浩然捏着额头,视线落在安静地放在桌上的钻戒上。

    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把他们的结婚钻戒送给了一个清洁工,若不是那清洁工不敢拿这么贵重的东西又找不到季洁,只能把钻戒送还给他,他到现在还不知道。


    整整两个月零三天,他的心无时无刻都在疼,想到她什么都没带就离开了别墅,他甚至一直担心她身上有没有钱,吃的好不好,住的可还习惯?

    他以为那只不过是她博回他的关注的手段,可她真的就消失了,连一个消息都没发回来!为了刺激她,他故意在媒体面前跟傅晓在一起,以她的嫉妒与狠毒,她一定会出现的。

    可是没有!她真的就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呵呵,他担心了这么久,原来她不出现,是因为找好了下家。

    “顾城!”程浩然咀嚼着这个名字,恨不得生吞活剥了。

    第5章 不会替他养儿子

    傅晓推门进来就看到程浩然又盯着那枚钻戒发呆,心里闪过一抹浓浓的嫉妒,随即将那种情绪压了下去,巧笑倩兮地走过去,“浩然,又在担心季洁?她也真狠心,走了连一个消息都不发回来,我这几天也总是做梦梦到她。”

    程浩然将戒指锁进抽屉里,脸色阴冷,“跟顾氏的合作案进展如何了?”

    傅晓摇摇头,“之前我们困难的时候跟顾氏的合作进展顺利,怎么现在你回到程氏顾氏不说赶紧巴结,怎么还拒绝合作?搞不懂。”她并不知道季洁是被顾城接走的。

    程浩然的脸色更难看了,为什么?还能为什么?

    顾氏之前合作是季洁授意的,现在拒绝合作也是因为季洁,顾城倒是宠她。

    “浩然,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傅晓瞧着他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

    程浩然深吸一口气,“没事儿,让他们送杯咖啡进来。”

    傅晓开始撒娇,“浩然,你是不是忘记今天是我去医院复查的日子,医生说若是这次检查没事儿,我的身体就基本恢复了,以后也可以要孩子了。”

    程浩然视线在她脸上拂过,总感觉有一丝异样,不过想到她被病痛折磨三年,之前医生说因为心脏承受力不足她可能无法要孩子,如今身体痊愈,能要孩子自然是高兴的。

    “浩然,你陪我去医院复查好吗?我一个人有点忐忑。”傅晓说着捂着胸口,“可能是太激动了,心脏跳的好快。”

    “走吧。”程浩然率先朝外走去。

    傅晓能痊愈,季洁的罪孽就能少一点儿,他也可以不用内疚再格外关照她。

    医院。

    季洁去了主治医师的办公室,医生面色凝重,两人的心同时提起来。

    “季小姐,你脑部的恶性肿瘤有扩散的趋势,即便手术,成功率也只有30%,可现在的情况是你怀孕了,必须先做流产手术。”医生说道。

    季洁愣在当场,“医生,你说我怀孕了?”

    “从血检跟B超来看,孩子已经八周。”医生看了下检验报告,“得尽快手术。”

    “等等,让我缓缓。”季洁脑子里嗡嗡的,她有了程浩然的孩子?

    “季小姐,你的情况已经不能再等了,你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再拖下去,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你活不了孩子更不可能存活,先保住大人,孩子的事情看缘分吧。”医生语重心长地劝道。

    “我再想想。”季洁喃喃着,失了魂一样往外走。

    就那一次她居然就有了孩子!孩子才八周,她怎么舍得打掉!

    顾城拉住她,“季洁,这件事情由不得你,你跟程浩然已经离婚了,你身体状况又这样,孩子就算生下来没有爸爸,哪天你突然走了,他有多可怜你知道吗?”

    无论如何,季洁都必须接受手术。

    季洁泪流满面,是啊,她是个随时都会死去的人,她的孩子依靠谁?

    她泪眼婆娑地看向顾城,“顾城——”

    “想都别想,我绝对不会替那个混蛋养儿子。”顾城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第6章 把孩子打掉

    季洁咬着唇,她舍不得孩子!

    顾城将她拉进怀中,轻轻亲吻着她的额头哄劝道:“乖,别哭了,孩子还会有的,等你养好了身体,再考虑孩子的事情好吗?”

    季洁心如刀绞,她知道不会有了,程浩然那么恨她,绝对不会再跟她发生第二次关系,而且她的身体真的还会再有孩子吗?

    “顾城,我好害怕!”季洁圈住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我好害怕。”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留住什么?

    几步之外,程浩然看着那一幕,双眼赤红,双手紧握成拳头,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他冲过去一把将季洁从顾城怀中拉出来,照着顾城的脸就是一拳。

    季洁懵了一瞬间,本能得拽住了程浩然,“程浩然,你做什么?”

    两月不见,她整个人瘦了一圈,下巴尖的都能戳破纸,双颊凹陷眼眶暗沉,显得一双大眼睛特别大。

    程浩然看到她的模样先是愣了一下,心随即狠狠地疼起来,他看向顾城,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就是为了这个男人迫不及待地跟我离婚?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他就是这样对你的?”

    对上他的眼神,季洁心里一痛,随即移开了视线,冷冰冰地说道:“这是我的事情,怎样都跟程先生无关。”说完转身看向顾城,声音轻柔,“我们走。”

    程浩然一把拽住了她,“季洁,你就这么贱吗?离开男人活不了?还是你就喜欢被人虐待,就喜欢把自己折磨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可以的,只要你说一声,我可以满足你。

    这才离婚两个月就有了孩子,这个混蛋还不想要,那你留着孩子做什么?干脆打掉,你这种人没资格做妈妈。”

    程浩然气疯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说着一把拽住季洁的手腕,“跟我来,先把孩子打掉。”

    季洁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拽出去好远,情急之下扒住门框不肯松手,“程浩然你疯了,你快放开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闲事儿?那朵白莲花还在等你,你倒是去折磨白莲花啊!程浩然你放手!”

    程浩然疯了一眼不肯松手,也不管拉扯着季洁痛不痛。

    顾城急忙跑过来抱着季洁,一边拽着她的胳膊,“程浩然,是个男人你就松开手,你跟季洁已经离婚了,现在谁也不要管谁的事情。”

    “闭嘴!你算什么东西?”程浩然怒火攻心,握紧了拳头又要打顾城。

    傅晓跑过来从后面抱住程浩然的腰,苦苦哀求,“浩然,求你,不要冲动,这里是医院闹僵了不好。既然季洁已经找到了她的幸福,你就放手吧。”

    季洁看着傅晓那张脸无法释怀,就是这个女人毁了她的幸福。

    “放手!”季洁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她死死地盯着程浩然,她不要看到他们两个。

    程浩然对上她的眼神有些发怔,却牢牢地握着她的手不肯松开,即便是离了婚,他也不能容忍季洁在别的男人怀里哭!就算是下地狱,他也要拉着她!

    第7章 想给我戴绿帽?

    “放手!”季洁情绪激动地甩着手,程浩然还是不松,愤怒之下她低头咬住他的手背,发泄般狠狠的用力,直到口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握着她的手都没有松开。

    她终究是松开了口,抬头已是泪流满面,“放手,程浩然,我跟顾城准备结婚了,也祝你幸福。”

    程浩然双眼猩红,直接用力把她扯进了怀中,圈着她离开,“别做梦了!就算离了婚,没我的允许你也别想嫁给别的男人!”

    顾城想上前,却被程浩然的保镖拦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季洁被程浩然带走。

    他愤怒地说道:“程浩然,你若是敢伤害季洁,你这一辈子都会后悔。”

    程浩然无动于衷,冷着脸以一种不容拒绝的霸道把季洁塞进了车里,“开车。”

    傅晓追出来的时候,只看到豪华的车子绝尘而去,她气得跺了跺脚,指甲掐进掌心中,“季洁,只要有我在,程浩然就是我的,一切都是我的!我要你不得好死!”

    顾城追出来刚好听到她的话,“不得好死的是你!傅晓,你不过是酒女跟人鬼混生下私生子,再装也改变不了你骨子里的低贱。”

    丢下一句话,顾城转身离开,他很生气。

    傅晓站在原地,接受着众人对她的指指点点,盯着顾城的背影,一双眸子里几乎淬出毒。

    季洁、顾城,你们都不得好死!

    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奔,季洁窝在后座上,仿佛突然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将头扭向一边放弃了挣扎,管他带她去哪里,就这样吧。

    程浩然看着突然安静的季洁,视线落在她的腹部,心里却仿佛有一团火再烧。

    “你跟顾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程浩然忍着掐死她的冲动,问道。

    “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季洁微微一笑,放弃狡辩,反正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季洁!”程浩然磨牙,“别逼我对你动手。”

    季洁坐直了身子,水润的大眼睛看着程浩然,“程先生,我想你可能没有搞清楚我们现在的身份,我跟你已经离婚了,就算我把全世界的男人都睡一遍也跟你没关系。你大可以放心,就算这世上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再睡你。”

    程浩然额头上的青筋跳了几下,“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

    “不好意思,我本来就是这副样子,你三年前不是已经知道了,装什么傻?停车,我要下去。”季洁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

    她不想跟他吵了。

    程浩然看着季洁的样子脑子隐隐作痛,感觉有根弦会突然崩掉一般。

    “把孩子打掉。”程浩然说道。

    “不可能。”季洁态度坚定。

    “季洁!”程浩然揉了揉太阳穴。

    “别喊我的名字,我听着恶心。”季洁弯腰就想去前面副驾驶。

    程浩然一把将她抱进怀中,“你疯了!”

    “我早就疯了,让他停车。”季洁愤怒地看着控制着她的男人,“程浩然你是不是有病,你不是巴不得跟我离婚,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不去守着你的白莲花跑来跟我耗费时间做什么?还是说男人都贱,拥有的时候不珍惜,不属于自己了又开始蠢蠢欲动。”

    程浩然咬牙说道:“离婚协议书我还没签字,你现在依然是程太太,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管你?身为程太太你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给我戴这么大顶帽子,你觉得我没权处置你腹中的孩子?!”

    第8章 我们一起下地狱

    季洁愣了愣,他还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随即苦笑,“你牺牲那么大得到的离婚协议书不签字?那是你自己想要大帽子,跟我无关。”

    “季洁!”程浩然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咬牙切齿道:“只要我一天不签字,你一天都是程太太,你的事情就得我做主。”

    “你先等等,等我死了再让你做主。”季洁笑了,笑容里满是疯狂。

    程浩然看着她,陌生又心痛,“季洁,你一定要这样吗?你恶毒、你自私、你做错事情这些都可以,但你为什么不承认?你承认了,我可以原谅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折磨我?”

    “我折磨你?”季洁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她盯着程浩然看了许久,他眼中的痛苦那么真,不像伪装的,可季洁的心却更痛了,为一个深爱却不懂她的男人,“那些年,我真是瞎了眼。”


    程浩然脸色一瞬间苍白,呼吸急促,“你说什么?”

    “我说我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种混蛋,我后悔了。”季洁索性一次痛完,“停车,我要下去。”

    “停车,你打车回去。”程浩然对司机说道,视线却紧紧地盯着季洁。

    司机得到命令急忙将车停在路边,推开车门离去,他快撑不住了!

    季洁也想下车,却被程浩然一把拽了回去按在车座上,“后悔也晚了,没我点头,你就算死也是程太太,逃避了两个月,现在你该履行做妻子的义务了。”

    意识到程浩然要做的事情,季洁小脸瞬间白了,她看着疯狂的程浩然心中生出一丝莫名的恐惧,“不要,程浩然,我会恨你。”

    “那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程浩然全然不顾她的反抗,俯身而上。

    季洁震惊地说不出话,她没想到程浩然会这么对她,剧烈的疼痛袭来,那种感觉糟透顶,她没了那次主动的坚强,眼泪从眼角滚落,双手撑在两人中间,避开他的唇,“程浩然,你混蛋!”

    程浩然抬手将她的胳膊置于头顶上方,一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季洁,你看清楚你的男人是谁!”

    窄小的空间里,季洁退无可退,看着额头上折腾出汗珠的程浩然,她的心狠狠地疼起来,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流,喃喃道:“程浩然,我恨你!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程浩然受不了她的眼神,拽了一块衣角遮住她的眼睛,狠声说道:“爱也罢恨也罢,你就算死也要跟我纠缠在一起。”

    眼前一片漆黑,季洁咬着唇停止了挣扎,死气沉沉的她刺激到了程浩然,他发了狠一般更加用力。

    季洁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一股热流汹涌而下,她的小脸瞬间苍白,痛苦地捂住了腹部,“痛——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程浩然看着一摊血懵了,惊慌失措的看着季洁,“季洁你——”

    “去医院,快,去医院,我的孩子。”季洁疼得脸都白了,她努力蜷缩着,紧紧护住自己的腹部,试图护住她的孩子。

    见她这副模样并不像是装的,程浩然一下子慌了。

    医院急诊科。

    程浩然抱着下半身满是血的季洁冲了进来。

    “医生,医生,快救人!”

    季洁垂着手,浑身冰冷,仿佛没有一丝气息。

    “快,放在病床上。”护士催促着,立即跟同事一起,将季洁推进了急救室。

    “季洁,季洁——”

    急诊室门口,护士拦住了程浩然,“家属不能进入,在外面等候!”

    “不行,我要进去。”

    “别耽误时间,时间就是病人的生命!”护士说完,推了他一把,直接把门关上。

    标签:

    当爱燃尽,一朝成劫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