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条金龙》独家全集小说-一条金龙作者十两相思

    小说《一条金龙》是一本最新上线的抖音古代完结文,一条金龙主要讲述了主角独家全集之间爱恨情仇,是十两相思编写的一部经典小说:捏碎。我承认我是故意的,没什么理由,只觉得戏弄他很有趣。可我没想到卿容竟然求我,「别这样,好不好?」这就叫我既意外,又兴奋了。虽说也算不得求,可卿容第一次态度这么绵软,明明气急,又压着性子说好话,真叫我新鲜。我转身搂住他的脖子,红唇靠近他的耳畔,蛊惑道:「你在求我...

    《一条金龙》独家全集小说-一条金龙作者十两相思

    我没再理他,爬起来就要走,卿容却一把搂住我的腰,「留在这里,不要不乖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明白了,我与卿容之间,他想要我乖,我想要他乖。谁都要当那个把主动权握在手心里的人。

    我温柔地拍了拍他的手,说出的话略带笑意,以致我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身子顺着我的动作变软,好像很温顺,「陛下快些放开吧,乐茗还在榻中等我呢。」

    他僵住,似要将我捏碎。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没什么理由,只觉得戏弄他很有趣。可我没想到卿容竟然求我,「别这样,好不好?」这就叫我既意外,又兴奋了。

    虽说也算不得求,可卿容第一次态度这么绵软,明明气急,又压着性子说好话,真叫我新鲜。

    我转身搂住他的脖子,红唇靠近他的耳畔,蛊惑道:「你在求我?」

    卿容的耳尖肉眼可见的红了,「嗯。」声音哑而沉。

    我奖励地吻了吻他的耳尖,松开他,「不行,你的祈求又算个什么东西?」

    我退开半步,就晓得卿容忍不住了,这人本就不是好性子。

    他神力外露,只施于我一人,像是要我跪下,可是我是龙啊,最善战了。

    我眯着眼睛从背后抽出龙脊微微使力,龙脊上就生满了密密麻麻的骨刺,二话不说就朝卿容抽去。

    卿容黑着脸让开,那一身压人的神力变得更为凝实,我动作不由得僵硬了一些,他不怕疼似的抓住我那长满骨刺的龙脊,我看着鲜血从他手中渗出,心里不由得一紧,但心下更为疯狂地促使骨刺倒生,扎进他的骨头里。

    这根本不及我逆鳞被拔又重新长好所受苦痛万一。

    我狠狠抽出龙脊,看着他手上被划开的极深的口子,看着里头的森森白骨,转身就要走。

    卿容却抽出腰带将我的脚踝死死缠住,我跪倒在地,膝盖骨砸在玉石地面上,有些疼。我反手用龙脊划断他的腰带,扭头骂他,「找死。」话音没落,我就扑杀过去,而卿容下手自然也不轻。

    不过卿容不用武器,而我却用着天下最锋利的龙脊,自然是将这人满身鲜血地丢在殿中,忍着身上的暗伤离开,呵,休想拦我。

    六、

    回到自己的宫殿,看着乐茗衣衫整齐地立在那儿,我倒是兴致不高了。

    乐茗上前一把扶住我,「姐姐怎么了?」

    我笑了笑,「可是为了你特地跑回来的,快些给我倒些水喝。」

    乐茗听我这么说,倒是红了红脸,看上去有些可爱。我接过水解了渴,就坐了下来。

    小孩再美,被打断我也就失了兴致。伏沉爱说我不像龙族,怀疑我其实是只凤凰。当时我一巴掌扇他脸上,谁要像那群倒霉玩意儿。

    「你要在我这儿待多久?」我扣了扣桌面,随意问道。

    小孩眼尾有些红,似被我欺负了,「姐姐因为那个人,要赶我走吗?」

    我突然发现,这小孩也是倒霉玩意儿,怎么这么娇气呢,我不就随口一问吗?我也就意思意思地哄了哄,「没有的事,我就问问。」

    乐茗看着我,「姐姐,我什么都会。」

    「那随便你吧。」

    我其实对卿容以外的人还是很正经的,是以我心里虽然想调侃他,还是忍住了。其实我不缺人,我们龙族都比较随性,糙也能过,精致也能过。

    七、

    标签:

    一条金龙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