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羽张雅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真假和尚完本

王羽张雅主角小说
男女主是王羽张雅的言情小说叫《契约赘婿》,是由网络作家真假和尚倾力所写。讲述的是后面,再说一会你们都会戴上面具,到时候你找个丑点的面具就行了。"菲姐说道。"哦!"我点了点头。稍倾,菲姐便把人叫齐了,一米八以上的男公关一共七人,还有包括我在内的五名服务员,总计十二人。"对方是大客户,要求你们戴上面具增加神秘感和刺激性,大家挑选一下面具......

小说《契约赘婿》在线阅读

第1章

我叫王羽,梦幻娱乐会所的服务员!今天有个大客户,想要十个一米八以上的男公关,一时之间要凑够,还是有点难度。我就临时被菲姐拉去凑数!

"菲姐,客人不会挑中我吧?"我担心的问道。

"应该不会,我会让几个男公关站在前边,你们几个凑数的服务员站在后面,再说一会你们都会戴上面具,到时候你找个丑点的面具就行了。"菲姐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

稍倾,菲姐便把人叫齐了,一米八以上的男公关一共七人,还有包括我在内的五名服务员,总计十二人。

"对方是大客户,要求你们戴上面具增加神秘感和刺激性,大家挑选一下面具,特别是你们七个真正的男公关,面具挑的最好有点挑/逗性。"菲姐拿来几十个面具让我们挑选。

我在里边找了一个小丑的面具戴在脸上,心想这么滑稽的面具,应该不会有人选自己吧。

稍倾,我们一行十二人戴着面具跟在菲姐身后走出了休息室,朝着一个大包厢走去。

自己心里很紧张,还有点害怕,万一被对方选中了怎么办?如果拒绝的话,看样子会被马上辞退,事情搞大了的话,肯定还会被毒打一顿,这种娱乐会所,没有养打手的话,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我低着头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一直走进包厢之后,仍然低着头,心里十分的紧张,突然耳边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于是我马上抬头看去,看清对方容貌的一刹那,我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这怎么可能?我不会在做梦吧?"下一秒,我使劲拧了自己大腿一下,痛,自己不是在做梦。

包厢里一共两名女人,其中一人自己认识,正是张雅的母亲,我名义上的丈母娘,她今天穿着一件素色的连衣裙,腿上穿着黑丝袜,脸上化了妆,再加上她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也就四十岁左右的样子。

在梦幻娱乐会所看到张雅母亲的一刹那,我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被雷得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可能?"张雅的母亲是江城大学的教授,一个十分文雅的人。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寻欢作乐?

可能自己的目光盯着她看了太长时间,刘静有了感应,抬头朝着自己看了过来,刘静是张雅母亲的名字。我马上低下了头,胸口砰砰直跳,心跳加快,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似的。还好戴着面具,不然的话,我们两人在这种地方见面,会尴尬死。

我低着头,站在最后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心里祈祷着:"千万别选我,千万别选我!"

果然,跟刘静一块的那个女人选了一名真正的男公关,同时耳边传来她的声音:"刘姐,你也选一个吧,到时候让他们摘下面具,看看我们两人谁的眼光好。"

"我、我就不用了吧!"这是刘静的声音。

"刘姐,既然来玩就放开点。"

"那,那我就选最后面的那个小丑吧。"刘静可能因为紧张,说话有点结结巴巴,我猜她可能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等等,后面的小丑?啊!难道她选了自己?下一秒,反应过来之后,我猛然抬起头,正好跟刘静四目相对。

"坏了,老天爷你玩我是不是?自己的老婆张雅还没有上过,今天晚上难道要为张雅她妈献身?"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过,现在不仅仅是目瞪口呆了,而是惊心动魄,浑身战栗。

"菲姐,菲姐!"我小声的叫着菲姐,希望她能帮自己想办法推掉。

菲姐微微一点头,随后一脸笑容的对刘静说道:"站在后面的人都是新手,能力比较差,我推荐你还是选前面的人吧。"

"不了,我就选那个小丑。"刘静拒绝了菲姐的提议。

"好的!"顾客就是上帝,看到刘静如此坚决,菲姐只能退让,她朝我偷偷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将我从后面拉到了前面,同时用微弱的声音说道:"王羽,帮姐这个忙,今天晚上你只要帮姐伺候好了这名客人,姐给你包个大红包,并且保证三个月之后调你到A级区当服务员。"

本来就是这份工作不要了自己也应该断然拒绝菲姐的要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在点完头之后,感觉脸有点发烫,心跳再次加快,还好有面具,不然的话,自己肯定会出丑。

稍倾,菲姐带着其他男公关离开了包厢,当包厢门关闭的一瞬间,我身体一阵颤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还是害怕,又或者心里还有一丝期待。

我看到另一名男公关很自然的坐在了跟刘静一块的那名女人身边,随后十分老练的倒酒,说着俏皮话,不一会便把那名老女人给逗笑了。

我看了刘静一眼,最终硬着头皮坐到了她的旁边。

"刘姐,让他们两人把面具摘了,比比看谁帅?"

刘静还未说话,我马上抢着开口说道:"我是新人,紧张,可不可以戴着面具?"

"就让他们戴着吧。"刘静说。

我没想到刘静会帮自己说话,难道她已经认出了自己?不会吧,自从自己和张雅结婚之后,便很少跟她见面,自己现在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脸上又戴着面具,她应该认不出来啊。

对,她肯定没有认出我,如果认出来的话,怕是早就换人了,看来她应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心里可能也很紧张。

那名男公关把刘静的同伙哄得咯咯直笑,我已经看到那老女人和男公关,互相伸进了对方。

稍倾,两人搂抱着朝包厢旁边的一个房间走去,老女人还回头对刘静说道:"刘姐,来这里就是为了快乐。"

"嗯!"我看到刘静点了点头,脸上有点不自然。

两人离开后不久,隔壁房间里便传来了女人声。

可能是这声音,也可能因为包厢里只剩我们两人,刘静的胆子好像大了点,身体朝我靠了过来,同时拿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手掌碰到刘静穿黑丝的大腿,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并且手不由自主的在她大腿上滑动,差一点忍不住往她那处,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也不给姐倒杯酒?"她说。

"哦!"我应了一声,马上拿起桌子上的红酒,开始倒酒,不过在自己倒酒的时候,感觉下身被人摸了一下。

"这么硬?"耳边传来刘静的声音。

"呃!"我脸红了,感觉很烫。

"处男?"

"呃!"此时的自己已经呆了。

听到自己是处男,刘静也不喝酒了,拉着我朝包厢的另一个小房间走去。

我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心跳不由得再次加快。

小房间里只有一张床,灯光是红色,十分的暧昧,我木纳的坐在床上,刘静坐在我的大腿上让我抱着她。

她低头吻我,,不知何时,我们两人滚在了床上,刘静的手此时正握着坚硬如铁,随后她开始发疯般的脱我的衣服,自己则在天人交战,最终理智占了上风,在最后一瞬,我阻止了她。

"我们不能!"说着,我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讯速的穿好衣服,然后缓缓的把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啊!是你!"当自己摘下面具的一瞬间,几乎全裸的刘静惊呼了一声,随后马上用床单包裹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