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孤女韩窈霍建峰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韩窈霍建峰主角小说
精选热书《农门小孤女》由知名作者五女幺儿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韩窈霍建峰,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就去找她去,叫她给做个证!”“奶,你可别去了啊!”韩龙一把拉住老太太,“她昨个儿都把你告到生产队儿去了,还差点儿撞墙死了,这会子心里边儿指不定咋恨你呢,你现在过去,她肯定不能给你作证,说不定还得满屯子嚷嚷呢,这事儿要是吵吵开了,那我这招工的事儿不.........

小说《农门小孤女》在线阅读

老余婆子也舍不得还回去,她双手拄着炕,从炕头儿挪到了炕沿边儿上,说,“队长不是说了吗?要是小秀能给做个证,证明那些东西是她自愿孝敬我的,就没事儿了,我这就去找她去,叫她给做个证!”

“奶,你可别去了啊!”

韩龙一把拉住老太太,“她昨个儿都把你告到生产队儿去了,还差点儿撞墙死了,这会子心里边儿指不定咋恨你呢,你现在过去,她肯定不能给你作证,说不定还得满屯子嚷嚷呢,这事儿要是吵吵开了,那我这招工的事儿不就艮屁着凉了吗!”

老余婆一听,心里也没底了。

昨儿那丫头醒过来后,就跟从前不一样了,不光敢拿眼睛瞪她,还敢出口骂她“滚”,这可是她从前万万不敢的,想来也确实是被她逼急眼了,打算鱼死网破呢!

这会子她要是去让她作证去,她还真不见起能答应!

“那,那你的意思……就是把那些东西给她还回去呗?”老余婆子痛心的问道。

韩龙说,“对呀,还回去,一定得还回去,你没听队长说吗,咱们屯子好几个人都盯着这个指标呢,咱可一点儿都不能出错啊?要是这事儿真让小秀嚷嚷开了,就算咱们把东西还回去了也没用了,屯子里那么多啥说头儿都没有的小子呢,队长推荐谁不是推荐啊?干嘛非得推荐一个履历上有污点的呢?这不是上赶子给自己找罗烂吗?再说,就算队长真不顾影响推荐我了,那帮小子也肯定不能容啊,指定得借着这个事儿把我给告下来。”

“奶,这可是关系到你孙子前程的大事儿,我要是进了成当了工人,往后那前途就是一片光明了,这点儿玩意算个啥呀,我俩月就能挣回来,到时候我还能接您进城去住呢!”

韩龙怕他奶奶不肯,苦口婆心的劝和着。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韩明燕开口了,“我觉得我哥说得对,还是暂时先还回去吧,免得出什么意外,等我哥招上工走了,奶你再去那回来不就得了吗?反正她家里就她一个人儿,这俩月的时间也吃不了多少!”

韩明燕儿今年十六岁,正在乡里的初中念书,是个又漂亮又聪明的姑娘,很得她爹娘和奶奶的欢心,虽然老余太太和儿子媳妇都是重男轻女的,但是对这个乖巧懂事儿的丫头真轻不起来,非但不轻,还挺惯着的呢。

韩明燕儿也没辜负长辈们对她的偏爱,学习成绩总在班里排名第一,不光如此,她还心眼活泛、足智多谋,刚才一家子一筹莫展的问题,不就一下子叫她给解决了吗?

“对呀,这个主意好,我咋就没想到呢!”韩志德一拍大腿,咧着大嘴丫子笑起来,“哈哈,还是我闺女聪明,这些书没白念!”

老余太太听说东西送回去了还能再拿回来,顶多也就是招工前这两个月被她吃掉点儿用掉点儿,虽然也挺心疼的,但是为了大孙子的前程,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那行,等会儿你们就把那些东西和给她送回去吧,告诉她省着点儿吃那些细粮,也不行乱花钱,要是她敢糟蹋东西,回头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

这会儿,韩明秀正在家里跟队长媳妇唠嗑呢,刚才队长媳妇回去后,她本来想洗洗脸,收拾收拾就做早饭的,可是刚洗完脸梳完头,队长媳妇就又来了,还是抱着那只鸡来的,说是队长一定要给她只鸡补补身子,还说队长去她奶奶家帮她要粮食去了。

韩明秀一听队长出马了,就知道她的粮食和钱肯定能要回来了。

队长在孙傲屯儿这片儿可是个人物,目前为止,除了逼她嫁给张二驴子那事儿没成,剩下的还没有他拿不下来的事儿呢,就算她奶奶和二叔都挺精明的,但也根本不是队长的对手,人家要是没两把刷子,能当上生产队的队长吗?再说,没能耐也摆愣不了孙傲屯儿这好几十户人家啊!

怕韩明秀上公社告状去,队长媳妇就一直守在韩明秀家里跟她唠嗑,表面上是闲话家常,实际上就是看着她呢,怕她告状去。

结果没过多久,就看见韩志德挑着个担子进来了,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来还韩明秀的粮米来来!

队长媳妇也是个精明的人,知道韩志德过来还东西肯定得挺抹不开面子的,就留没在这儿碍眼,只推说家里还有事儿就赶着离开了。

韩志德见队长媳妇走了,好歹不那么难为情了,他撂下担子后,抹了一把脸,有点儿尴尬的说,“秀啊,你的粮食二叔都给你送回来了,你过来点点看吧!”

韩明秀走过去,把那些粮食一袋一袋的从扁担上搬了下来,一边搬一边估算着重量。

有一袋子大米,大约三四十斤,一袋子面,面不多,顶多也就三十斤吧,还有一袋子靡子(二十斤的样子),跟她奶当时抢走的分量差不多。

她粮食袋子挨个的拎起来,靠墙一溜摆了,拎米袋子的过程中,顺便在心里估量了粮食的重量,发现他们没有克扣她的粮食,心里很是满意。

“不用点了,我信二叔的,你是我亲叔叔,咋的也不可能丧良心的贪我这点儿粮食啊!”

韩志德看她都点完了还拐弯抹角的骂人,不由得脸色一黑,差点儿气得背过气儿去!

这要搁往常的话,死丫头蛋子敢这么跟他说话,他早立瞪起眼睛臭骂她一顿了,揍她一顿都有可能,但是现在不行啊,他儿子要争取那个珍贵的找工指标,他不敢吵吵把火儿的跟这丫头干仗啊,要不她把他们算计她粮食的事儿咧咧出去,他儿子那事儿不就悬乎了吗?